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而再再而三 Live House 在港沒有生存空間?

2017/3/8 — 1:11

上年開業之後,多支樂隊已在 H.A.4.0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上年開業之後,多支樂隊已在 H.A.4.0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今晚到 Hidden Agenda(HA)看一隊來自加拿大的 Art Rock 樂隊 Braids,他們的現場演唱與 Album 版本不同,更多變化,多了即場調較的 effect,主唱的聲音也比起在網上聽的更加奔放、「空靈」和穿透——那就是能夠在 Live House 看本地和海外的獨立音樂樂隊表演後所得的快樂:聽到原來聽不到的東西,也會看到、感覺到單在 Spotify 或 Youtube 上找不到的滋味——然而,這一切能夠出現的前題是:香港必須有一間容納到到獨立隊隊表演的 Live House。

可是,在香港,莫講辦一間 Live House,辦任何藝術文化都好,都是困難重重的,面對現實經濟困境,以及,不必要的政治執法者打壓。HA 就是被政府部門侵凌得最多的一間 Live House,在多次的逼趕底下,現今的 HA 已是第 4 代,4.0。今天晚上(3 月 7 日),食環、地政聯同黑警又再打攪 HA 4.0,這一次,他們更奸狡得出動到「放蛇」。

廣告

據現場了解,食環地政等部門先派人扮作觀眾,「放蛇」進入會場,看見有免費的手工啤酒派,放蛇人就通知執法人員,到會場外,說要根據法例「檢控」HA。遭憤怒的群眾圍攻後,食環就召喚黑警,一行十多隻黑警就出現了。在群眾拍攝情況期間,有黑警更「有意無意地」以身體撞向拍攝者,於是場面一度混亂。最終黑警不了了之的離去。

目前,HA 已盡所有能力,在法律的明文間遊走,只求想找到苟存的空間做音樂會,以 4.0 為例,就是以「小食牌」運作,平常賣小食飲品,然後,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在工廈的場內有樂隊表演。基本上,考慮到資源、租金和工廈的地契問題,如此運作方式在 HA 的處境來說,已是 HA 能夠身處的最佳的位置,也給了獨立樂隊一個出演的舞台。

廣告

如果過時的法例不修改改進,迎合現今的文化藝術發展需要,一天執法部門還是日日上門趕盡殺絕的話,可想然之,HA 就會連這最後微小的生存空間都失去,也即是,香港也會失去 HA 這微小能夠容納獨立音樂的空間。這不只是喜歡聽音樂的人的事,更是整個香港文化界的事。

我不知道你們怎樣想。我只是不想香港只剩下沉悶的主流音樂、西洋菜街那些大媽躁音,我只想在如此壓迫、令人窒息的香港裡多聽點喜歡的音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