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閃電 — 讀曹疏影〈無題〉

2018/12/14 — 14:07

抄寫、攝影:孔惠瑜(聯中文二)

抄寫、攝影:孔惠瑜(聯中文二)

【文:關天林】

願念著自由的人終得自由。

願生活輕快如緞帶。

廣告

願孤寂疏離者,終得溫暖問候。

願溫暖,如夜晚橙子林裡

廣告

披了輕紗寶石的雛馬。

——有雷電在林上閃過,

 

願世間的傷口全赤裸

扒出堆積的岩塊。

2012.4.25 東涌

 

只要停頓片刻,電腦屏幕便會冒出七色氣泡,在四面的框框反覆碰撞。如果我們假設,這就是世間的傷口?

人活著,難免感到被困,因此我們伸舒、跳躍,輕快如緞帶的感受,多麼短暫難得,卻又如此值得回味。輕快,意味著精準,我們恰到好處地,脫了身,在自身和世界平日糾纏渾濁,刻下卻清冽如球的弧面之上馳走。飄萍是無根的,小水窪上的落葉只能漿著,而輕快的時候,就是獲得兩者之間,我們突然以為把握住了自己以外的一切,世界縮小了。曹疏影在另一首〈無題〉說:「我一人看完了一條街的鮮花/我的影子完整的一團/湖水在心中漲高,過路人/也把你們的影子給我」,這個騎著車「在下坡路逃得快活」的「影子」,在這一首〈無題〉騎著「雛馬」,逃進「橙子林」。

「我的影子完整的一團」!溫暖暢適——但雷電沒有放過我們(不會放過我們的多著呢),「天空中那只巨大的眼球」(另一首〈無題〉)閃過,我們的影子再度孤離、伶仃,輕紗寶石暴露出虛飾的根底,我們還能憑靠甚麼?祝願還能繼續嗎?

劇烈的苦痛令我們停頓。被褫奪基本的東西,我們停頓,當祝願也幻滅,我們只能停頓。另一種自由或許會在此時趨近,另一種精準或許會在此時浮現,此時祝願調轉了方向,幸福的氣泡被詛咒,崎嶇被召喚,折磨被看重,它們以結晶的形態被凝視。傷口自由了。

我們只有一閃電的時間。願我們有很多很多個一閃電的時間。

 

附錄:曹疏影〈無題〉三首

 

〈無題〉

騎車時春風從身畔剪過

我一人看完了一條街的鮮花

我的影子完整的一團

湖水在心中漲高,過路人

也把你們的影子給我

 

喂,你的抱怨我聽夠了

如今,我在下坡路上逃得快活

微微張開的天空請我去呢,那些

吃也吃不完的藍色棉花糖

2002.6.10  藍旗營

 

〈無題〉

為什麼老人總是善用少女

有什麼東西曾經真的炸開

我是在什麼地方尋找

上午行走的人可曾真的擁有過軀體

幾個人走來,閃入同一株杉樹

天空中那只巨大的眼球

遙望一切人的悲哀是它的悲哀

 

2007.12.18  大嶼山

 

〈無題〉

願念著自由的人終得自由。

願生活輕快如緞帶。

願孤寂疏離者,終得溫暖問候。

願溫暖,如夜晚橙子林裡

披了輕紗寶石的雛馬。

——有雷電在林上閃過,

 

願世間的傷口全赤裸

扒出堆積的岩塊。

2012.4.25  東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