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夫

2019/3/5 — 11:24

陳果新作,單是片名已經叫人無限暇想,會想像《三夫》如何三個男人招呼一個女人,是三個一起來,還是有人只愛看不愛做,也會以為是 cuckold、swinger 之類色情網站的熱門搜尋題材。原來電影比想像中純真也變態,真正實牙實齒拚搏的嚴格說來只有一夫,其他都是嫖客。有違倫常是三夫之中包括小妹的年邁父親;老二也是老人,曾經快活過,迅間滿足不了小妹天生無窮無盡的慾望,於是提供了船艙,替小妹接客,位位三百,既替小妹解燃眉急,也順道幫補收入,期間遇上情深意重的老三。

比起《打蛇》,《三夫》至少沒有侮辱剝削,戲裡戲外都是一家老幼歡天喜地樂也融融。見到導演陳果便問,橫掂激開,《三夫》為甚麼沒有3p、4p等激烈群毆場面?陳果說自己也有底缐(吓!吓!吓!):「X,我拍三級片,毛都冇條!同《感官世界》close up 器官冇得比,同《色戒》玩花式體操亦差好遠。」但《三夫》意識之大膽未至於空前絕後至少也駭人聽聞。一切只因曾美慧孜願拍,演一頭無意識的女性㽼者,不計較鱔和金魚和大量叔伯麻甩的搓圓撳扁,還要增肥四十磅。是必須營造到那堆肉很有份量亦很廉價,要做到腰沒有腰,乳房不像乳房,既白白淨淨也鬆鬆散散,隨便攤在甲板上,任何人只要願付肉金也可以蹂躪她揉捏她。漁民可以、父親可以,如果有哥哥也可以。只有老三真心愛她要照顧她滿足她,竟然不介懷那亂倫弱智嬰兒,還正正經經拜堂成親。我最喜歡這其實超多餘又充滿嘲弄的一場,好像隆重其事又糊里糊塗,說明中國人再低能再低下階層都要戇居居遵從所謂傳統禮儀,偏偏兄弟們在飲宴時都準備好過兩日就要幫襯阿嫂。

廣告

好欣賞《三夫》,作為港產片可以拍到有如歐洲B片般神神化化,很有趣甚至值得驕傲。許多迫真到接近打真軍的性愛場面很貼近底線,奇就奇在那些祼體和動作不純粹在賣弄,亦絲毫沒有撩動起性慾,覺得好看同時也胸口作悶。大概自己就像其中一位阿伯嫖客,明明有份淫賤,但碰上人奶時,又要大罵三夫沒有道德沒有良知。我耐得住金魚和鱔,但頂不住嬰兒,由他被老三發現到被高舉,整個過程充滿祭治和邪教感。於是一直看得好辛苦,畫面一直升級,自己不斷在深呼吸調整自己的靈魂來容納一切,過程好像很漫長,一百分鐘感覺像一百五十分鐘。電影的故事、美指、演員都厲害到讓我一直在掙扎,也深深感到陳果在低成本施展巨大爆炸力。他用中國演員,拍的卻是徹頭徹尾港產片。他準確指導一切,讓所有演員觀眾都融進那荒誕氛圍。

曾美慧孜絕對演得超凡入聖,原先以為陳果癲到找個弱智女孩來演。後來才知道她演過《頤和園》,十年來半浮半沉,今次遇上陳果是完全豁出去。好欣賞她沒有絲毫扭妮造作,不管對手多麼骯髒猥瑣她亦照單全收,為了增磅弄至停經,讓電影的實感來得如此驚人震撼。她在訪問說,演戲比天還大,自己第一次見陳果,當晚就夢到許多魚,導演要她演那頭人和魚結合而成的傳說生物,她就變成一頭可吸納所有男人的神獸。她在拍攝前,為了整理情緒,足足在一個星期不接觸任何人,拋棄所有生活禁絕所有慾望,就像造了一座廟來困著自己供奉自己,修煉成妖,然後在《三夫》淫樂嬉戲,激動時又會叫著那海豚音。

廣告

最想知道陳果如何教戲,他令所有演員在自己電影逼煉出精華。不只曾美慧孜,演半瘋半呆老三的陳湛文也非常優秀,他讓所有天方夜譚變得自然流暢,連老大老二兩位七十多歲的老伯,也把獵奇荒誕變成日常生活,燒水蒸魚做飯,沒錢就讓小妹接客,有錢便加餸蒸多條魚,再去投注站買馬,輸光了再推小妹接客,嫖客多了就加價,畫面空前意淫大膽,卻一切為了生活、醫病、止痕、滿足慾念,像回到了原始社會,餓就吃痕就抓,後果和道德沒空閒去想。在海上的一切皆虛無,只有投注站和嫖客最真實。本來只有傻頭傻腦的老三想讓小妹從良,帶她上公共屋邨,小妹慣不了陸地又跑回水上,只輕微掙扎過,最後他的體力也吃不消,只好成為共同進退的馬伕。人生之淪陷,本來就是如此自然無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