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女誘罪:一些索多瑪120天的聯想

2016/7/6 — 16:15

《下女誘罪》劇照

《下女誘罪》劇照

韓國大導朴贊郁新作《下女誘罪》當中,最搶鏡當然是金泰梨及金珉禧所飾演的女同性戀情侶,但其實以趙震雄飾演的姨丈為代表的一班男士亦變態得十分很有味道,他們與女角們展開的互動,值得一談。

提到變態,特別是性變態,大眾較易聯想到的應該有性虐戀﹑嗜獸癖﹑戀童癖等等,它們都涉及真正的身體接觸。《下女誘罪》的姨丈比較特別,他收養年幼的姨甥女,多年來強迫她朗讀各種情色故事。對語調和用聲方面諸多要求,稍有差錯例必重罰,更不惜對她展示酷刑以作威嚇,十足變態佬的模樣。奇怪是,女主角由昔日黃毛丫頭長至現在亭亭玉立,姨丈竟然不曾索求過她的肉體。一塊肥肉放到嘴邊也不吃,不是叫人很疑惑嗎?

或以為,姨丈齋講不做純粹出於膽怯。可膽怯一詞與他在電影的形像未免互相違背。更合理的答案應該是,姨丈對於敘事擁有非比尋常的迷戀,相較之下,是否佔有姨甥女身子一事就變得無關痛癢。用以支持這個講法的理據主要有兩個:

廣告

其一,片末姨丈與另一個男角伯爵對談,相較悔恨自己失卻姨甥女以及她的處子身,姨丈更著緊的是希望知道她與男人發生關係的過程。對每個細節,諸如她的反應﹑哪個開始主動等等,他都鉅細無遺去問。從中展現出來的興趣,遠超一般人所能想像。

另一個很能說明情況的地方是姨丈把拍賣會當成朗讀會搞。稍為描述一下當時的場面,拍賣會展開時,盛裝打扮的女主角坐在一面,朗讀古今中外的情色故事;姨丈與其他男買家則坐在另一頭,肉緊的根據女主角所講的內容作出各種猥褻的性幻想,期間沒有任何身體接觸。

廣告

此情此景,不由得讓我聯想起意大利名導帕索里尼的《索多瑪120天》。這部世界十大禁片常客的內容包括食屎﹑剜眼﹑燒性器官等等,叫人毛骨悚然。不過說到電影最詭異的地方,我以為反而是沒有那麼血腥嚇人的這段:施暴者每天都安排一個老鴇以專業語調講述性故事,他們與被抓來的少男少女則安靜地聽,遇上交代不清的細節,就窮追到底。整個設計與《下女誘罪》的拍賣會頗為相似。

記得初看《索多瑪120天》這段時我就覺得很疑惑。一部驚世駭目的禁片,不是應該趕忙施酷刑或是性虐待什麼嗎,幹嗎花那麼多時間講故事?後來嘗試理解多點帕索里尼,上述疑竇才得以解除。這個意大利導演探討電影敘事的權力關係,他認為掌控敘事就等同掌控權力,《索多瑪120天》中,施暴者透過老鴇的故事掌控其他人的性,高度象徵當權者利用話語權實現對民眾的支配。這種施暴比直接損害身體更加可怕,因為它是從整個精神層面以至知識架構對他者進行摧殘,影響相對下更加深遠。

討論範圍拉得有點太長了,讓我們回到《下女誘罪》。朴贊郁這部作品似有參考帕索里尼的意味。文首問姨丈為什麼那麼執著要求女主角朗讀色情故事,背後其實意味男性以掌控話語權對女性施行壓迫,與《索多瑪120天》所展示的理論有相當近似的地方。而兩者的差異在於,《下女誘罪》戲劇意味較濃,看起來比較爽快。價值觀方面也來得更積極。留意男角侵犯女主角的意圖從來沒有實現,可見女性透過實則的行動能夠對男性霸權作出有力反擊,對比《索多瑪120天》裡頭徹頭徹尾都是絕望的受害者,那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嘗試引入意大利經典進行對讀,希望為讀者帶來另一個欣賞《下女誘罪》的有趣角度。碰巧電影中心現時也放映講述意國電影大師死前日子的《帕索里尼》,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入場觀看。當然,連《索多瑪120天》一起看了,也是極好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