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安於現狀的山本耀司

2015/2/17 — 15:37

山本耀司(YouTube 截圖)

山本耀司(YouTube 截圖)

如果時裝一定要跟潮流掛勾,我認為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 做着的不全是時尚,而是他選用布料、用黑色講他的人生哲學,將一生的人生高低潮,由生意破產到出現了白武士後又一條好漢的經歷,透過每根線展現出來。他說,「即使每根線,也要注入生命」。近年常被人叫「你唔好咁認真啦」,當看到其他人的認真故事時,包括 Yohji,當中找到某些好像已是屬於上世紀的價值觀時,我忽然覺得自己老了。

齊澤克在《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裏指出「信念重點不在我們所思所想,而是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行動就是我們的信念。」一直相信,做事認真不只是態度,更是信念 。山本耀司對時尚的認真程度,是「就算要以生命換取機會,你也想製作服裝嗎?」唔係講笑,有甚麼事情或夢想,能令自己甘願以生命換取?這種全程投入是否(日本)男人的浪漫?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廣告

成功的創作人或藝術家都要忠於自己,甚至會毫無掩飾地讓人看到裏面的自己,應該是說,和觀眾一起探索裏面的自己。老套一句,要感動人,先要感動自己。創作,是自我治療的過程。設計是 Yohji 的生命,出書大概是他用文字說自己故事的另一種方式。近幾年他出書很密集,一本接一本。真的咁多嘢講?然而,我即使有這些問號,也因為這些問號,最近我又買了他的新書《Source 9 製衣/無限/非道德》。講真,讀完他的《My Dear Bomb》時,我以為已經把 Yohji 徹底地看了一次,但這晚看着《Source 9》時,竟然也有「哦,原來 Yohji 係咁!」的感覺。點解?文字的確可以一種玩戲。

廣告

講真個句,Yohji 設計的服飾是頗難 carry 的,剪裁又 draped 又 oversized,從今天的審美觀,這重剪裁不是 contemporary 了。然而,他沒有因為要賣多件服飾而改變剪裁,即使公司破產,他依然固我,堅持現今看來有點out的「山本耀司 cut」。正如他說,設計師的作品就是反映出他們想要怎樣的生活方式、是設計師的生命軌跡。這種寬闊的剪裁、正正就是 Yohji 對美的演繹,也是集他童年傷痕和缺憾、與母親的關係、成長的所見和浪蕩人生的結集,以憤怒和不滿作調子,再用黑色呈現出來。

神秘感這回事也不是你想有就能擁有。Yohji 的服裝黑色裏,隱藏了一種男人對女生的欲望,更成功締造出一種「你想知他更多」的魅力。他說「我覺得服裝與性,即性行為與性欲之間大有關係呢。我持續不斷設計的都是要『盡力隱藏』,這點讀過我寫作的讀者們應該都很清楚。因為你愈是隱藏,就愈能製造出一種『裏面到底有甚麼?』的想像。」黑色於 Yohji 來說,不純是一種顏色,更是情調。他的黑跟日本詩人谷村俊太郎所形容的有着異曲同工。在谷村的《春的臨終》的〈顏色的氣息〉有這一段:「黑色。它是空洞的。黑色,它在甚麼樣的深度裏都只是一個表面。照耀黑色的光,被黑色攫取。黑色不會把任何東西返還給我們。而且它吞噬全部。同化為己有。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無論怎樣渺小,它都是一個黑點,但不是污點。質地是極其堅硬和沉重的,但,具備它特質的物質,現在還沒有在這片土地上發現。我們有時只是在噩夢裏,能夠觸摸到真正黑色的一端。黑色,它不是顏色,它是一種存在狀態。」黑色,就是 Yohji 的存在狀態——不安的狀態。72 歲的 Yohji 對社會依然看不過眼、對政府依然充滿憤怒和不滿,他化「負能量」為面對現實、繼續生活和設計的力量。

如果 Yohji 的女裝是給一班「我啊,已經放棄當女人了」的女生,而男裝呢?我認為是屬於兩種人:充滿「火」的年輕人和飽歷風霜的成熟男。前者有拼勁,後者有人生閱歷,把 Yohji 的 oversized 剪裁都壓下去。因為自信,外觀變成其次了。我想如果黃之鋒著 Yohji 應該幾 match。如果用半杯水去形容山本耀司的時裝,那一定屬於半空那部份,只有空了,才能盛載更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