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打仗的士兵

2017/6/14 — 13:53

黝黑的雙手

士兵先生就叫士兵先生,不是因為他沒有名字,而是因為他忘記了。他忘記的東西可多著呢!他記不起他是誰,記不起他從哪兒來,也記不起他原本所認識的人。他身穿一身英國軍服,但他忘記了戰場上的一切。

士兵先生沒有因為遺忘而懊惱,也不太著緊他的記憶會否回來。他覺得,捉不住就捉不住了,他想要捉住值得捉住的。他記得,黝黑的一雙手。

廣告

這一雙手曾經為他包紮、為他抹汗、為他餵食,這一雙手做的都是簡單的粗活:洗衣服、燒飯、打水……。從士兵先生醒來有意識的一刻,這黝黑的一雙手已深深地吸引著他,他好像在這黝黑的顏色中看見了甚麼。

士兵先生的雙手是白色的。他曾手持過的長槍仍在身旁,他拿起長槍,一邊撫摸,一邊想像自己是一個獵人,射殺過熊和鹿。是的,他只希望自己是一個獵人。他知道,他還是記得怎樣開槍的,不如就做個獵人吧?

廣告

士兵先生用他那雙白色的手,緊緊地握住黝黑的手,那一雙手不曾介意過他是侵略的士兵,那一雙手不曾懼怕過他的長槍。

士兵先生握住了她,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放開,這單純的幸福。

馬哈拉的心

馬哈拉是一個被死亡包圍的少女,她從小已經很熟識死亡的氣味。如果你問她死亡是甚麼,她會這樣回答:「死亡就是曾經存在,而今不復存在。」

馬哈拉聞說自己有兩個姐姐,但她從沒見過她們,因為她們在馬哈拉出生前,已經離世。在她的爸爸被捉去做奴隸之後,媽媽也離世了。她了解死亡,但是她不喜歡,像你不喜歡蟑螂一樣,只是馬哈拉不會尖叫,因為她對死亡沒有恐懼。

當馬哈拉遇見士兵先生的那一刻,她的手在抖,那是因為她的震驚。她是第一次在士兵身上看見死亡的氣息,馬哈拉想都沒想,立刻便努力地拯救他,也保留了士兵先生的槍。她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她不喜歡死亡。

馬哈拉在叢林中盡力地照顧士兵先生,這叢林很罕見,而且是馬哈拉很喜歡的。她在叢林內看見過許多動物的出生,那是她最快樂、最珍惜的記憶,因為她覺得生命很動人。馬哈拉在這個叢林中,了解到原來眼淚不一定是傷心難過的標記,也可以是感動的烙印,直印到心坎。

士兵先生用馬哈拉的語言,向她說了聲謝謝。她不知道為甚麼士兵先生會懂得她的語言,也不知道他懂得多少,但這一聲謝謝,叫馬哈拉的心很溫暖。士兵先生用這一句她聽得懂的謝謝,進入了馬哈拉的世界,讓她知道,他們在同一個天空之下。

在叢林中,馬哈拉微微地笑了。

士兵先生輕輕地握住馬哈拉的雙手,柔聲地問了她的名字。馬哈拉告訴了他,她沒想到的是,士兵先生竟然也曉得,她名字的意思。

是的,馬哈拉,就是「愛的禮物」。她已經許久沒有想起她名字的意思了,但士兵先生仍在喃喃地說著:「馬哈拉,愛的禮物……」

文章原刊於 Beloved.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