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神劇,是人劇 — 寫在《導火新聞線》結局前

2015/4/8 — 13:02

(劇透警告:至二十集 — 馬傑偉早前接受訪問時說得對,「你今日睇港視劇集,但你的朋友五日後才看第一集,沒有了共同的感應。」評論者亦如是。以前寫電視劇評,今晚劇集出了街,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評論劇情。到網絡年代,不行了。你看了最新一集,準備高談闊論之際,你的一眾朋友卻會說,喂我追唔切,只睇到十五集,幫幫手唔好劇透啦大佬。沒有免費電視,就沒有共同的感應,也失去了同步追看電視的刺激感 — 警告完畢。)

***

本周五,《導火新聞線》大結局。

廣告

老實說,作為電視迷,一個月前,我對這齣劇集不抱太大期望 — 其實是不敢抱期望。

當然,任誰看過其一分鐘預告片,以及第一集首八分鐘的飛車精華片段,很難不覺得好 juicy、好爆、好想睇,我沒例外。但另一方面,在摩拳擦掌甚至洗眼以待之外,我又跟許多香港人一樣,害怕悲劇重演 — 之前萬眾期待的《選戰》、《來生不做香港人》,最初同樣叫好又叫座,或是被捧為「神劇」。但口水噴過一地,掌聲迴盪全城以後,隨著劇情繼續推進,「神劇」的招牌又開始搖搖欲墜,泯然眾人,教觀眾看得搖頭嘆息,卻又不忍指責。

廣告

最後,大家只得拋下同一句評語:「當然好過 TVB 啦,但係……(下刪五千字)」。

因此,與其(再次)寄以厚望,然後(再次)失望,倒不如持觀望態度,抽離,多看兩集好了。《導火新聞線》啟播前,我如是想。

《導火》啟播以後,一切就如大家想像那般進行。劇集切入社會,貼近現實,於是觀眾個個高呼「有共鳴」、「好寫實」;大眾媒體(特別是眼泛淚光的前線記者們)眼見觀眾雀躍,於是高舉風扇,煽風點火,把劇集捧上神檯 — 演技出眾(而無人知)的周家怡、梁小冰就此獲封「女神」,寫出「總編被斬」、「黑警枉法」的編劇就更被視為「先知」……一句到尾,《導火新聞線》就是神劇。

然後,還開始有人想起當年《天與地》,並用心比對兩者,得出結論:「如果香港繼續出到神劇,就好喇……(又下刪五千字)」

這多少反映了近年香港觀眾對電視劇的要求。我們看電視,不單在尋求娛樂,更希望從中窺見自己身處的時代,帶來共鳴。因此,我們努力挖掘金句,欣賞cap圖,為「先知橋段」而驚歎,為似曾相識的橋段而暗暗落淚。是有點誇張,但畢竟過去多年來,大家不曾在電視裡,發現真實。我們看慣了無綫的潔淨(甚至潔癖)、甜美(但人工造),自然為港視「神劇」而感動,這不難理解。

但問題是,「神劇」就等同好的電視劇集嗎?換句話說,傳媒、大眾繼續單一地要求神劇、追捧先知、崇拜男神/女神,究竟有沒有問題?在「神劇」以外,我們有沒有別的角度,去欣賞一齣劇集?

有,答案叫「人劇」。

這才是我今天喜歡《導火新聞線》最主要原因。以往香港人看無綫劇集,主角的背景或許略有分別(例如披上不同的職業作外衣),但內裡的性格,以至價值觀卻始終沒太大分別(大多是中產,大多是好人,很明顯被定作「壞人」的角色除外)。一個個角色,看似不同,但實質都是產自同一個模板,沒有解釋不了的情緒,沒有擺脫不了的掙扎,也少有不能暴露人前的陰暗面 — 換言之,沒有人性。

更明顯的,一齣劇集裡面,頂多有四、五個主要角色,是有特別的篇幅,立體地描塑其形象,說明他們是怎樣的人。其餘的 — 例如是主角的父親母親同事好友 — 大多是平面的鐵板一塊,彷彿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映襯劇集海報中央的那幾個主角。

當然也有例外。大台的處境劇集,也能夠把周遭的小人物寫得活靈活現,而觀眾們也因此對馬氏一家有深厚感情 — 但畢竟是經歷了幾百集的朝夕相對,才能有這樣的效果。

因此對我而言,《導火新聞線》最吸引的,不是那些「如有雷同實非巧合」的橋段,也不是那些讓人「血脈賁張」的「床上戲」、「激吻戲」(咪鬼扮保守啦香港人),而是新聞室內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情緒有掙扎有故事的小人物。

(不厭其煩,又來一次「劇透警告」。)

有的掙扎在於工作上的層面。像方凝,沒錯是正義行頭的記者,但有的時候,卻少不免自我懷疑 — 究竟我追求的正義是什麼?一個追求公義的記者,究竟在幫人,還是在害人?好心做壞事的時候,究竟怎樣辦?於是乎,劇情中就有方凝穿起短裙去銀行見工的一幕,這恰好是許多記者的掙扎。

又例如 Noel。看似是不起眼的角色,但在雙性嬰兒一役,她的掙扎又很明顯 — 好不容易跟受訪者建立起互信,做到一個對社會(可能)有正面影響的報道,怎料上司使橫手,自己的心血被添加改寫,那張極具爭議的薄格照片旁邊,還印著自己的 byline。作為記者,怎能不崩潰 — 詳情請向無綫新聞部一眾員工查詢,他們應該大有共鳴。

就連最不起眼(但第一集就教阿咩 5W1H)的麗雲姐,一樣有故事。她是個傳統的新聞工作者,以往也嘗過捧著水壺跑突發,然後被行家輕視。面對日漸敗壞的新聞操守,以及語文能力(例如以R字起題),她有苦自己知。

這就是一齣人劇,連新聞室內最不起眼的校對嬸嬸也被視為一個真人的,一齣人劇。

當然不是每個小人物的掙扎都在工作層面。關公身為《囧報》社長,看似地位崇高,但實質無所事事,一到中年,甚至花去大副身家為兒子打官司討回清白,他的痛苦看到觀眾眼內,無不傷痛。還有莫財在報道真相與情愛戀事之間的取捨、Emily的趨炎附勢(但又有情感上的需要)、阿咩的「十年不回家」、輝爺的「以公司為家」……數著數著,全是一個個真人的故事。

不是男神女神,而是真人。寫出這些劇情的,不是先知,而是認真看待真人的說故事者。

神劇不是不好,但單純將劇集捧上神檯,而忽略其人性一面,似是對編劇們的不尊重。而在這個講究金句,追求「夠 juicy 夠爆」的時代,比較兩者,「人劇」恐怕比「神劇」更加難能可貴。

大結局將至,《導火》熱潮或許即將告終。神劇會完結,金句會甩色,橋段會過時,但《囧報》新聞室內,一個個真人的故事卻會細水長流,從此陪伴觀眾,甚至讓我們從中反省己身,思考何以為人。

這就是,人劇的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