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遺忘這永恆的纏綿 — 讀趙書《渡》

2015/2/27 — 16:22

【文:楊說/抄寫:關蘊彤/攝影:陸彥名】

 

趙書的《渡》是一首以時間為題材的詩,詠歎一段虛構的水上行記。同樣由流水聯想到時間,我們當然都知道孔子的名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相對孔子無可奈何的哀歎,趙書則選擇以一種昂揚的姿態開展旅程。

廣告

在詩的開首,詩人以「黑色」為旅程定調,可見她明白知道前路的不易。「黑色的名字」既指「時間」,也指涉在時間這個「海」上歷險過的多少前人。「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白髮固然值得哀傷;可是,「我的船帆即將長出白髮」一句,卻把少年易老的悲哀轉化為船隻起航的慷慨陳詞。這種激昂的情緒在第二段中不斷上升。尤其是「它們放蕩,驚動天地!/它們誕下飽滿和深沉,/湛藍的眼睛裏沒有陰影」幾句,用濃墨重彩的方式,把輕狂的少年情懷寫得生動可感。詩人的熱情即使到了最後一節仍沒有冷卻,而是誠摰地交代同行的人,「不要遺忘這永恆的纏綿」,並且交換彼此的「真言」。

《渡》的末尾說「讓/我的船帆不會長出白髮」,驟看與開首「我的船帆即將長出白髮」的說法相矛盾,毋寧說這是詩人的美好願望,像黃偉文歌詞《青春常駐》裏孩子誠摰的祝願。

廣告

時間是詩人永恆的題材。或許是由於我們對時間的流逝,明明知道,卻沒法阻止,如伸手抓起一片流沙,點點金光,只會在我們的指隙間溜走。或許,我們只能用文字記下時間的鱗爪。

 

《渡》 趙書

風行水上,
水上漂滿時間黑色的名字。
我的船帆即將長出白髮。

踏水而來的風,
鼓開帆布羞澀的懷抱。
它們放蕩,驚動天地!
它們誕下飽滿和深沉,
湛藍的眼睛裏沒有陰影
……

不要遺忘這永恆的纏綿!
就握住風,交換真言,讓
我的船帆不會長出白髮。

(詩人是香港中大大學社會學碩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