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起眼的街頭創作 想到這只有不可做的城市

2019/7/20 — 12:04

行街乘車時,不時可以在不同的公眾地方看到一些創作,好飲在街邊路壆上有人用彩色膠紙貼上花紋,又或在一個陰暗的橋墩上被人畫了塗鴉,誇張地認為有種大隱隱於市的感覺。

但這些街頭創作也令筆者想起一件事,在幾年前的聖誕時期,銅鑼灣Fashion Walk找來本土針織塗鴉工作室La Belle Epoque合作,在京士頓街、食街一帶的鐵欄套上一些特別織有富有聖誕色彩的毛冷裝飾,如聖誕老人、雪人、鹿等等,為節日贈慶,但之後有消息指Fashion Walk需要將這些創作拆掉,後來知道原來有人向政府部門投訴,所以被下令拆除,但消息傳出後,反而引起大批網民關注,發起留住聖誕欄杆的運動,記得最後都能保留下來,按原定計劃展覽下去,沒有因為無知的人而被無辜消失。

筆者只想說,政府固然有大大小小的法例去保護市容的清潔衛生及安全,但好像沒有甚麼去保護街頭巷尾的創作,只有大家不可以做的一系列事情,但沒有你可以做的東西,就好像去公園,你會看到:請勿踐踏草地、請勿採摘植物、請勿餵飼雀鳥、請勿刻字塗污、嚴禁園內吸煙、請勿嬉水、請勿攀爬欄杆、嚴禁擺賣兜售請、勿在園內放生動物及魚類、不准攜帶狗隻或寵物、不准踢球、不准踏單車、不可喧嘩騷擾......你可以做的,或者就是保持清潔了。

廣告

除非已向相關的部門,好像路政署、康文署,甚或警署、消防處,以至區議會交了林林總總的申請表及寫信查詢,得到批准後,才可在街頭創作,如果不是就會有機會被當成犯下大罪。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