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上如有真正的賭博,是愛情

2018/12/16 — 21:57

蔡炎培朗讀詩歌

蔡炎培朗讀詩歌

【文:梁健邦(《最後的情詩》導演)、圖:香港電台】

有些愛情是你不能寫的,與現實很矛盾,寫了會傷害很多人; 有些情詩是你不能讀的,讀了你就明白,你被愛著,可是你並不愛他。

對很多男人來說,不能相守的那個她,卻總會縈繞一生。被感情壓迫的詩人,為討個釋放,便開始寫詩,一寫六十年⋯⋯ 

蔡炎培認為人生若有真正的賭博,便是愛情

蔡炎培認為人生若有真正的賭博,便是愛情

廣告

華人作家系列《最後的情詩》,在12月16日晚上九時正於港台電視31播放,紀錄了香港詩人蔡炎培的詩歌世界,卻有別於一般文學紀錄片對文學內容的沉實,竟更著重於詩人愛賭馬、愛女人及「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愛情觀,更會聽到詩人說粗口等等,是一部沒有故意「太乾淨」的紀錄片。

廣告

還下着離離的細雨
又是聖嘉肋近夜的晚鐘
為誰燃點了一根銀燭?
你輕輕地掩門,走了

                                《彌撒》(寫於1954年)

四句成詩,成了蔡炎培一生寫詩的起始,也從此與初戀情人一別六十年⋯⋯然後,到了今年被拍攝時,蔡詩人已經八十又幾。

今年春天,我以筆耕大半生的香港詩人蔡炎培為中心,從他的詩歌回溯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文學,也一同穿越詩人的生命史。這位在鍾國強口中「最真實的詩人」、廖偉棠眼中「最痴情的詩人」,我拍攝中「說到舊愛就眉飛色舞的詩人」 寫過比《離鳩譜》更離譜的詩,把粵語、白話、古典的語言,甚至是馬名都能隨時入詩,年過八十的蔡炎培,到了二零一八年的今天還在寫詩,仍是一如故我,對愛情有最純真的想像。

王無邪、崑南、蔡炎培重聚,回憶過去文壇生活。

王無邪、崑南、蔡炎培重聚,回憶過去文壇生活。

蔡炎培雖為知名詩人,他為人卻低調,鄰居均不知他詩人身份,時常像一個買馬的老頭在藍田遊走,卻又寫出了詩集《藍田日暖》。身為上代文人,他曾帶動香港「三及第」詩學潮流,六七十年代以「四毫子小說」與蔡浩泉、西西等齊名,其後為了生活,又在明報開始寫馬經,卻被不看重新詩的金庸邀請他出版詩集,接近一炮而紅,成為別人口中的「馬經詩人」。幾十年過去,他因為情詩寫得太多女性,被邀上電視分享他的風流詩生活,更揚揚灑灑地說自己一生有八大情人,成為香港詩壇傳奇人物,文人口中的「蔡詩人」,更變成了今天尊稱他為「蔡爺」。

他被稱為「馬經詩人」,除了寫詩,就是寫馬經。

他被稱為「馬經詩人」,除了寫詩,就是寫馬經。

歲月悠悠,一生寫詩將盡五百首的蔡爺,在台灣大詩人瘂弦口中,蔡的詩是「一語定江山」,更認為蔡爺寫出了香港的鄉愁,然而瘂弦慨嘆蔡炎培的價值始終未被詩壇完整發掘。

詩人瘂弦談到蔡炎培的詩與香港的關係

詩人瘂弦談到蔡炎培的詩與香港的關係

其實蔡爺由十八歲開始的每一首詩,都是一個思念,都是一封封寫給家國、山河、戀人的情詩⋯他所寫的出色作品不少,很多都和某些情人的離開有關,如他非常出名的短詩《彌撒》,就是寫於高中三年級。那時,一位作家的妹妹與蔡常在一起上學放學,蔡炎培暗戀著她卻一直沒敢表白,至那位妹妹有天突然離港到外留學,他便寫下《彌撒》這短詩。相隔六十年後,又因為我們多次要求,死纏不休,蔡爺終於肯交出文學友人妹妹的聯絡,原來他們早在兩年前相認,卻又因二人都太老了,住在天各一方沒法相見,我和紀錄片團隊得到詩人「文學生命中第一個要人」在加拿大的聯絡方法後,便飛到地球另一邊採訪。

《小詩三卷》中蔡炎培的畫像

《小詩三卷》中蔡炎培的畫像

眼前白髮蒼茫的她,在畫面中對詩人的思念尚且一如昨日,當詩人的《彌撒》手稿傳遞到她的手中時,竟同時證實了她當年也深深的愛著蔡炎培,只是當年的道德標準太高,才至二人也沒有向對方表白,那就是他們倆的十七八歲,而他們的愛情結晶就只有《彌撒》這一首四行短詩。

蔡爺的文學要人重讀蔡爺詩作

蔡爺的文學要人重讀蔡爺詩作

蔡爺像是迫著展開寫詩之旅,從此停不下來,一首接一首。神秘學一點說,不是他寫詩,而是詩選中了他,他被命運作弄,不得不寫。他心知所愛的女生在別個男人身上得到了幸福,又只能再寫一首詩,好好祝福,這本身就充滿詩意。

蔡爺對馬兒讀出一首詩歌

蔡爺對馬兒讀出一首詩歌

我一心一意把這種愛,這種詩紀錄下來,拍成了紀錄片,記錄了慾望與愛情,本來就是他寫作最大的動力。以今生無法再見的故人,如是寫下一闕《最後的情詩》,致所有他愛過、未能好好再愛的人。

——

《華人作家III》(《最後的情詩》於12月16日播映)。逢星期日晚9時在港台電視31 /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outstandingchinesewriters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