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大媽救難民 —《芳舟》

2018/11/14 — 13:39

過百萬中東難民通過希臘進入歐洲避難,他們失去依靠,在地中海漂泊。華人陳雪艷和她領頭的難民救助隊伍在岸邊等著向他們伸出援手。

過百萬中東難民通過希臘進入歐洲避難,他們失去依靠,在地中海漂泊。華人陳雪艷和她領頭的難民救助隊伍在岸邊等著向他們伸出援手。

【文: 啟深匙、相片:CAT&Docs】

「黨和政府一定會幫助大家重建家園!」

電影《2012》設想人類文明在坦塌邊緣,拯救地球的大任由傳統的美式英雄交棒至宣揚喜訊的解放軍;各方支持中國打造方舟保住文明。當美國拒絕在岸邊呼喊著的凡人上方舟,中國首先決定打開船閘救眾生。電影院內心情亢奮的中國觀眾,可有聽到在大國崛起的主旋律外,眾生掙扎求存的呼喊?走出電影院,一群失去依靠的個體在地中海漂泊著;而在岸邊等候打開懷抱的,是華人陳雪艷和她領頭的難民救助隊伍。旅居希臘15年的陳雪艷被稱為雅典唐人街的「大姐大」,這位操東北口音的中國大媽四處遊說,組織起義工團隊,連人帶貨走訪邊境接濟難民。在希臘小島的岸邊,她似乎正在打造著另一艘Made in China 的「芳舟」。紀錄片導演王申以鏡頭跟隨大媽造舟,卻在敍述另一個漂泊故事。

廣告

救援團隊上前迎接侷促狹小的橡皮艇,這樣的場面常見於難民紀錄片的開首。《芳舟》沒有用上如此類型化的場面作為開局,可見導演有別的話要說。

救援團隊上前迎接侷促狹小的橡皮艇,這樣的場面常見於難民紀錄片的開首。《芳舟》沒有用上如此類型化的場面作為開局,可見導演有別的話要說。

廣告

海平面上漸漸浮現橡皮艇的影子;船身入水,難民抱著稚子涉水而行,義工一擁而上接過小孩……這樣的開頭是難民紀錄片的常見套路,《芳舟》的開首沒有用上如此類型化的場面,可見導演有別的話要說。故事開展於鄰國保加利亞的一個墳前,陳雪艷正在拜祭父親,在鏡頭前道出父親因自己的緣故被近距離開槍致死。父親客死異鄉,陳雪艷傷心過後明志,要在立足之地回饋社會,是要彌補對父親的愧疚,也是讓父親以另一方式的落葉歸根 。她發現當希臘面對空前的難民危機,救濟行動中卻鮮見華人的身影,便盡力四處遊說,讓同胞帶著物資走出唐人街,在異地建立身份認同,分擔作為世界公民的應盡之責。同道中人卻好像感受不到這份俠義之慨,有華商回顧起自己的走難史來,說自己由廣西翻山到越南,擦得滿手鮮血才到達希臘落腳,難民抵岸卻能滿手麪包?還是顧好自己,專心賺錢好了。其他華商口裏沒說甚麼,身體卻很誠實,只管舉杯暢飲。陳雪艷很是勞氣,覺得同胞們自私;肯聽她訴苦的只有華商小應。

父親客死異鄉,陳雪艷明志要在立足之地回饋社會,彌補對父親的愧疚,頗有江湖俠義之氣。

父親客死異鄉,陳雪艷明志要在立足之地回饋社會,彌補對父親的愧疚,頗有江湖俠義之氣。

作為團隊中少數的華商成員,小應站在希臘與馬其頓(現稱北馬其頓共和國)的邊界,看著難民魚貫跨過鐵絲網,緩步向西歐前進。他想起十數年前一個寒冬的晚上,小應沿住同一條火車軌蹣跚而行、跨過同一道鐵絲網,不同的是他從馬其頓偷渡來到希臘。身無分文的他來到一小賣店,是老闆不求回報替他買下往雅典的車票,他才能在這千島之國尋得安身之地。今天小應走上接載難民的遊輪上,從言語不通的異國眼神上彷彿看到當天的自己,亦鼓動他延續陌生人的雪中送炭之情。

陳雪艷四處遊說,讓同胞帶著物資走出唐人街,到海島邊界幫助敘利亞難民。同道中人卻好像感受不到這份俠義之慨,認為專心賺錢就好,陳雪艷面臨孤軍作戰的局面。

陳雪艷四處遊說,讓同胞帶著物資走出唐人街,到海島邊界幫助敘利亞難民。同道中人卻好像感受不到這份俠義之慨,認為專心賺錢就好,陳雪艷面臨孤軍作戰的局面。

義工團隊中還有在大學教漢語的祖教授,他原本是陳雪艷的戰友,曾經幫陳雪艷惡補英文,讓她可以把救援信息帶給更多人。及後他帶同事加入義工團,同事卻被陳雪艷批評因為只顧自己外表而穿不夠衣服,更公開責怪祖教授領導無方。晚上來到難民營,陳大姐想打開紙箱分發物資,難民已一擁而上爭奪之,場面混亂。祖教授檢討華人團隊打游擊的到不同難民營分派物資的做法,認為他們一再被西方義工團阻止,是因為他們會造成混亂。祖教授主張把物資送到倉庫,與其他團隊統一發放,陳大姐則認為「自己物資自己派」,最後被西方義工勸退。祖教授認為西方義工隊一般有嚴格的培訓選拔和籌備,華人團隊沒有公益組織的管理經驗,應該學習配合。他不滿陳雪艷一言堂,憤然離隊。

看著難民沿著鐡軌緩步向西歐前進,華商小應想起十數年前的他亦是沿住這火車軌蹣跚而行,並在這千島之國尋得安身之地。

看著難民沿著鐡軌緩步向西歐前進,華商小應想起十數年前的他亦是沿住這火車軌蹣跚而行,並在這千島之國尋得安身之地。

陳雪艷與另一親密戰友亦愈走愈遠。丈夫Takis 是希臘人,一直默默在她身邊支援。當陳大姐面臨孤軍作戰的局面,丈夫亦漸漸浮現出心底裏的不情願。要以自己的土地盛載無止境的難民,丈夫雖一同參與行動,「停止驅逐出境」的口號始終叫不出口。孤獨地打造芳舟,陳雪艷現時唯一的安慰,可能是贏回長期分居的女兒的心。女兒從北京遠道而來參與救援工作,親目母親的難處。母女倆在小島的沙灘遠望,家族的根就在異地的海岸線接上。

華人團隊如打游擊般到不同難民營分派物資,被西方義工團不斷阻止,怕他們會造成混亂。西方義工隊一般有嚴格的培訓選拔和籌備,華人團隊相對之下稍欠經驗,只是「心口有個勇字」。

華人團隊如打游擊般到不同難民營分派物資,被西方義工團不斷阻止,怕他們會造成混亂。西方義工隊一般有嚴格的培訓選拔和籌備,華人團隊相對之下稍欠經驗,只是「心口有個勇字」。

片中出現的華人與難民相似,無一不是漂泊他鄉。導演透過這艘由女性領航的「芳舟」,展現不同民族的人作為「他者」,在同一片土地面對自己的身分。他在受訪時指出,片末呈現陳雪艷回歸家庭,抓住了家庭崗位的身份,是一種「很亞洲」的選擇。回民的身分也許讓導演對議題更敏感,也讓導演意識到《芳舟》可突破難民紀錄片的既定視角: 有別西方紀錄片的議題先行,中國的獨立紀錄片幾乎都是跟拍人。

丈夫Takis 是希臘人,一直默默在陳雪艷身邊支援。但想到自己土地要盛載無止境的難民,「停止驅逐出境」的口號始終叫不出口。

丈夫Takis 是希臘人,一直默默在陳雪艷身邊支援。但想到自己土地要盛載無止境的難民,「停止驅逐出境」的口號始終叫不出口。

《中國紀錄片系列2》搜羅世界各地與中國有關的紀錄片,與觀眾跨越時空地域,了解中國人在不同年代、不同疆界的發展和生活狀況。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11月15日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女兒從北京遠道而來參與救援工作,親睹母親的難處,家族的根就在異地的海岸線接上。

女兒從北京遠道而來參與救援工作,親睹母親的難處,家族的根就在異地的海岸線接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