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文,不應有恨

2017/7/21 — 11:57

資料圖片 l Benny Lin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Benny Lin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文: 錢彦鈞】

「為什麼恨中文科」一說,本人覺得這不準確。恨的主要來源並非來源於中文科,應是教育局課程編排的不足而已,要是大多數學子都恨中文科,那麼八大院校的中文系不會每年都那麼多學子報讀吧。所以嚴格而言,應該要探討的是「為什麼恨香港考評局核下的中文科」。

筆者認為是考評局核下的中文科永不懂變通。

廣告

寫作卷為例,儘管學生寫得一篇好文章,但往往因為扣題不足而落地滿盤皆落索的局面,評卷的老師不會因為文章寫得好而給予好的分數。故此常有人說中文是考扣題不是考中文能力。如此的埋沒人才,筆者亦覺得可怒也,捨本逐末愚不可及。

又如閱讀卷中,往往要考學生文章背後意義,但為了讓評卷員統一便利,所以往往定下些 「標準答案」,儘管有合情合理的答案,但偏離標準便成了不標準了。另外,筆者亦有一迷思:考生閱讀答卷分析中回答「白描」會獲得分數,但筆者不解有沒有句子是沒有寫作手法的呢?如果全都有寫作手法,那麼區分「白描」有何意義?(觀點想法源於一位文學老師的課堂分享)。

廣告

回想中學時期,我有幸遇到幾位好老師,他們都教得不錯,很用心。如在我中二時他們便要求學生背誦多首唐詩宋詞。最有趣的是,老師會用背書當作懲罰,在校內,很少會聽及有罰抄這回事。如今天那個遲到、欠交功課或是做了錯事便要翌日早上七時許站於操場中央,背上幾首李白、杜甫、蘇東波的詩,案情嚴重的同學便要背《前赤壁賦》李斯《諫逐客書》等。那時又不知為何,同學都乖乖就範,寧欠功課卻對背書永不走數。老師為何這樣對學生,他們大抵懂得中文要有穩健基礎才會讀的好的道理。學校在我中五暑假才操練所謂的考試技巧,儘管大家都覺得意義不大,但現實驅使亦只好無可奈何。為什麼筆者要提及往事,因為我覺得中文科怎樣教,中學老師有他們的自由度,如果他們處理得好,學生對中文的恨應該不至於堆積如山吧。

文科不像理科,讀文科沒有天才,所以我們很少會見到有中文科的兒童天才,但數學卻不時聽聞,這是因為語文要慢慢培養、累積、有了人生經歷才會寫得一手好文章的緣故。香港步伐太快了,很多學子都希望能一步登天,上些補習班便可快快成為中文達人,但過程中被打通任督二脈的如鳳毛麟角幾稀,多數都進步不大,亦因此便覺中文難,因難生恨,亦隨之而來吧。

聽說現在恢復了範文,希望情況有所改善吧,但筆者始終覺得學生恨中文與否,關鍵還是怎樣教的問題。

 

作者自我簡介:喜愛中文而不得志、喜愛生活而不得意、喜愛改變而不得已的傢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