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體今用」光復中華建築

2017/2/20 — 22:22

作者在四川考察畫的測量圖

作者在四川考察畫的測量圖

筆者按:此文之前寄予我一個敬愛的建築師鍾華楠, 希望能拋磚引玉, 分享時局, 互相學習。

「形」和「神」的關係是什麼, 兩者本身不能切割, 就像太極的陰陽; 功夫的剛柔, 故此我的答案是「形為神先, 神為形後」, 「神」的開始是「形」, 「神」是「形」的終結。 討論「形似」和「神似」就像笑傲江湖弱小華山派的「劍宗」和「氣宗」之爭, 對練功無益,又是廢神。 所以對當下的中華建築採取的方式可參考齊白石的「不似為欺世, 太似為媚俗」為方向。

以香港島、九龍為例, 城市建築用的離不開的石屎、 鋼鐵和玻璃, 不再以木, 磚石為材料, 即使新界的村屋都轉成石屎屋, 磚石建築失傳, 西班牙瓦取而代之, 所以技術上已不能實現承傳到傳統(工業時代前的建築), 強行模仿只會不倫不類, 再加上現代建築功能的改變, 以前的廟是學校和教堂兩種功能, 但現在已經一分為二, 有的基督教學校有小禮堂, 但小禮堂只是附庸功能, 另外像工廠一類的建築本來不存於中華建築, 是洋務運動時傳入中華, 當然中華亦沒有消化這些西洋建築。 故此, 中華建築需要改革, 而傳教士的中西折衷和民國建築師呂彥直已開先河, 建築材料的改革,例如岩代木, 運用西方的新古典主義比例, 可惜的是隨著新中國前期一度的意識形態之爭而消失。

廣告

我在四川發現了一個反例, 在一條小村, 人們會用石屎或木頭造屋, 兩者兼用亦有, 我訪問村民發現當地石屎不如木材耐用, 村民稱石屎造可用50年, 但他的木房子已用了200年有多, 可見當地的石屎技術不如城市, 可能是便宜和方便而流行, 而當地政府亦好心做壞事, 在災後重建全部都用一式一樣的石屎屋, 直接毀掉建築的文化傳承, 令村民不滿, 但可幸的是, 村民對自身文化的自豪感強, 而在社工協助下, 村落可以平衡發展, 有少少旅行業亦不會損害當地環境, 在大陸功利意識強的情況下, 重建宗族互相幫忙的精神。 還不認識自身文化的香港人可作參考, 發掘自身文化再擴展。

不過我們可以參考日本明治時代的建築改革,首先日本政府銳意「富國強兵」、「脫亞入歐」, 政府部門引入英、法、德建築師為師, 再新設建築大學培育建築師, 甚至日本工匠主動學習洋學, 佔取先機, 日本人上而下改革並且上下一心, 故此成功。

廣告

當時的日本人比今日的中國人對世界的認識更強, 不停於中西之分, 日本人更認識日本、 中國、 英國、 法國、 德國等多國建築;而中國人到民國時代只分中西, 而很多留學生都集中留學於美國,眼界不如日本人,日本人有和風建築、日西折衷、全盤西化多道出路(德、英、法諸國), 中國現在有些人停留在明代的「會通中西」, 而清代的「中體西用」再退一步, 新中國前期的「意識形態之爭」一度逼死中華建築, 到現在是虛無價值的「現代化」。 所以中國人, 香港人應重拾漢唐之風, 以「會通世界」學他人之長, 補自己之短。 我們可以以日本為師, 一來日本和中國的文化源自唐才分支, 較為相近, 二來日本是一個建築設計成熟之國, 有成功的經驗, 可做個遣和使。 除此之外, 越南、 韓國、台灣、 蒙古、 甚至諸國的唐人街都可借鑒。

也許可以從稱呼開始改變,用古中國的「營造家」、「園冶家」;日本明治時期的「造家」。

雖然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 但國民因空氣污染而死是世界第一, 放棄粗放式的經濟發展是第一步, 另外軟實力不振, 對傳統建築只停留旅遊業但又不珍重, 常常拆了後悔再重建, 現在中國政府實行傳統文化的復興, 只從宣傳入手仍是不足夠的, 首先要放棄虛無縹緲的「現代化」 , 建築師不能再追求這種什麼都不是的東西, 現代化只是一種科學發展的方法, 科學是手法, 人文應為本。

這是「現代建築」的迷思, 現今建築師和學生沒有意識到「現代建築」和現代材料建造的建築兩者的分別, 即使是勒·科比意 (Le Corbusier), 密斯·凡德羅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流派思想已經極不同, 各個偉大建築師都有自己的理念, 「現代建築」是天才的建築, 不可模仿, 以自己的視野觀察世界, 理解再創造, 對平庸人, 自以為理解者或者不去理解者會創造出糟糕的建築, 由其是受到香港環境挑戰 - 高地價政策和嚴謹建築法的限制。

另外,大眾很難去理解那種「形而上」的現代建築,一個個天才建築師,例如札哈·哈蒂 (Dame Zaha Mohammed Hadid)、 安藤忠雄, 這些建築的空間語言, 意義也許只有他們自己知, 對這種建築師來說, 建築是「智信」, 講求「頓悟」, 但建築不能脫離群眾, 建築要雅俗共賞, 就像古建築一樣, 有傳統格局, 有一些工藝裝飾(例如瑞獸)走是大眾明白的信仰和語言, 即使中國南北建築用的材料和造法不同, 但總有一些語言總是相同的, 士人、 農民、 工匠、 商人都會明白, 故此傳統建築語言的復興是重要的, 連接歷史, 但亦要配合政府的支援和健全的法律。    

政府應該加強力度參與城市建築, 從鍾華楠先生的《城市化危機》一書可知。 中國自周朝起官方已主導規劃, 一來是依照禮制, 二來依照風水(信仰和科學), 三來按照需求。

禮制分開等級, 令建築井井有條且有序, 今日再無表面的等級, 但建立一種建築的秩序, 可以令城市的整體觀更好。 風水是中國對自然的尊重, 依五行而行, 依山水而行, 另外背山面水, 就會冬暖夏涼, 是實實用用, 但今人以迷信為理由不敢談, 我很認同鍾華楠先生的「以古為師」。  

三來政府應大力監管樓市, 一個健康的樓市是建築設計發展的基本環境, 當建築師忙於造128尺的樓盤, 設計就難以發展, 當私樓質素差於公屋, 住公屋人們更沒有動力去買私樓, 公屋的流動性將會降低, 當加建公屋將會影響樓市, 因為沒有人用錢去買一個質素比現在住的還差的家(貴過頭令消費者減少選擇亦是原因之一), 以前是公屋好而私樓差, 現在則相反, 市場和建築設計有極大關係, 有一說法公屋加建過度會令樓市受害, 但公屋源自五十年代, 香港經濟蓬勃是七十到九十年代, 九七年樓市爆破是炒樓炒爆的, 和公屋加建有什關係? 所以政府改善法例加強力度投入樓市是重要的。

但政府要小心「外行領導內行」的局面出現, 干涉不能過度。

我認為藝術(尤其是建築)教育要注重全面發展,現在的專業分家令各個藝術領域難以磨合, 在以前, 中國建築、 書畫、 詩詞、 雕塑等是互有影響而融和的, 即使不同亦沒有違和的, 所以一個做文化, 藝術的人需要博而學之, 心態上不能單以專業待之, 更要有大眾監督和參與, 另外建築要注重本地建築文化和傳統的教育, 讓建築生了解自己土地的一樑一柱, 另外假若要復興中華建築, 書畫和詩詞必然重要, 學書畫看到我們的源流, 繼承文人氣勢磅礡的視野, 詩詞是展現中國人的生死觀、生活態度, 若然可以向老工匠去請教亦不錯, 學習他們的思考方式和工藝, 不至精但需要學, 因為老工匠的匠人精神和士大夫的詩情畫意塑造了中華建築。    

近來常談全民退保, 我相信既使是一班世界最優秀的數學家亦計算不了支出和回報⁠⁠⁠⁠, 因為世界形勢「日日新」, 很難從數據得知, 想依賴一個大政策作萬用藥是不可能, 計算愈多, 失誤越多, 相反要由小到大, 人人有意識做, 從建築角度,可以從建築和行政雙管齊下去做, 中華建築的復興要以以人為本, 尤其要關心老人和傷殘人士問題, 從以前開始, 中國農村除了養兒防老之外, 宗族之間還會互相幫手照顧老人, 由照顧老人幫手種田到儲醬油都「夥著用」, 不是一種「俾錢」去解決問題的方式, 配合人口老化問題, 建築師可以去設計讓老人, 傷殘人士和健全人居住得較近的空間, 方便幫忙, 當然當中不能缺乏政府強力的支援。

復興中華建築唯四字矣 - 「中體今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