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轉、傷 2018 香港流行文化總結

2018/12/31 — 18:53

又到年終,又是各式大事回顧出爐的時候。流行文化的總結回顧,有沒有意義?香港社會急風暴雨下,娛樂行先的大眾文化,怎看也是奢侈品;但反過來說,正因社會環境惡劣,人心萎靡、流動,香港流行文化的趨勢,似乎更像在隱喻香港本身。

如何總結 2018 年的香港流行文化現象?三個關鍵詞:中國元素、文化轉型、傷逝離別。

*   *   *

廣告

中國元素

高鐵通車、港珠澳大橋啟用,法治染紅……對 2018 年香港社會而言,「融合」無疑是一大關鍵詞。流行文化亦正如此。

廣告

Google 早前公布本年度熱門搜尋關鍵詞,當中包括兩齣大陸劇集,《延禧攻略》更高踞首位,成為港人今年第一熱話。《延禧》何以成熱話?有說劇本吸引,故事引入追看(不然怎捱幾十集),加上佈景、道具、服裝精美講究,燈光攝影技藝高超,難怪迷倒無數香港師奶、OL,以至普羅百姓。

《延禧攻略》宣傳照

《延禧攻略》宣傳照

你說《延禧攻略》的觀眾,多是上了年紀的一群?但中國流行文化的「入侵」,其實又是一場全年齡全方位的大圍堵。去年《中國有嘻哈》除了捧紅 MC Jin,也令不少香港中學生認識吳亦凡,愛上 Rap(不然怎會有那麼多中學學生會宣傳片用 rap 來創作),如今走入中學校園,還會看到不少學生在「skr」來「skr」去。

「老嘢先用 facebook」今年成為了許多「香港老嘢」心中最痛,而事實上現在不少香港初中生,不單少玩 facebook,就連 IG 也略嫌衰老,最後生那一群有不少玩的是大陸的「抖音」。

很多人說,這是劣幣驅逐良幣,其實真的未必。當然,來自中國的流行文化,不少質素參差,弄虛作假(例如被講到爛的《我是歌手》觀眾),但亦有許多作品已遠超香港水平。像《延禧》,你可以批評其一貫官廷劇格局,但若與 TVB 今年主打的《深宮計》相比(即額頭有華為 logo 那齣),後者看似豪華,但實則粗劣草率,對白難聽,而畫面上,如鄧小宇所評「俗不可耐的Color Scheme,flat無可flat的照明,連基本技術也在大倒退」。

另一個例子。早兩個月我在家人介紹下,看內地演技選秀節目《我就是演員》,有明星(章子怡任導師,香港面孔有惠英紅、許鞍華、劉嘉玲)、有質素(對戲劇認真)、有修養(觀眾真的會對「什麼是演技」等戲劇基本問題多了認識),比兩三年前 TVB 的《Sunday 好戲王》的惡劣,真的好一千萬倍。後來這節目據說被賣了版權,其他國家會用來製作。

如何面對「來自大陸的不一定是劣幣(甚或是良幣來驅逐港式劣幣)」這現實,或許是很多抗拒政治中國的香港人(包括我),必須思考的課題;而怎樣在欣賞流行文化裡中國元素的同時,又不失戒心,亦是我們必須緊記的一點。

只因中國式流行文化,跟政治往往脫離不了關係。像上述的《我就是演員》,兩名常設導師章子怡、徐琤,演戲了得,評戲也頭頭是道,觀眾很難不欣賞;但到台灣金馬獎當晚,徐琤獲頒最佳男演員時所講的「我相信『中國電影』(意指台灣在內)一定會越來越好」,又實在刺耳;而 D&G 事件後,第一個出來捍衛民族大義的中國演員,又正是章子怡……你很難不心情複雜。

劉德華紅館演唱會失聲落淚並向觀眾道歉(大會提供圖片)

劉德華紅館演唱會失聲落淚並向觀眾道歉(大會提供圖片)

香港更如是。今年我們繼續有群星合唱《共同家園》(「忘懷微笑看看心中願望的家」、「大灣區簡直同一個心跳」),有肥媽教大家到大灣區(自殺式)食鯇魚生,還有劉德華與董建華合流,推銷團結香港基金會萬億填海方案,再與林鄭互通,勸大家倒錢落海,建設成效不明的人工島。中國因素繼續在香港流行文化身後,張牙舞爪。

事實(或危機)已經擺在這裡:香港人所喜歡的流行文化,將來只會愈來愈多中國元素。下一代更甚,玩抖音、飲喜茶、返深圳、講「帥到不行不行的」將會(或已經)是他們的日常。你準備大叫「香港冇得救」?但飲喜茶是否就代表這一代人會認同「政治中國」?明顯也不一定。看看中大、港大有關「香港人/中國人」身分認同的民調,一清二楚。

若然如此,怎樣讓他們在接受「流行中國」的同時,對「政治中國」有認識,有戒心?思考這個問題,明顯比單單拋下一句「他們是港豬」、「下一代無得救」(然後轉身走人),更加重要。

2018年12月25日,大陸品牌「喜茶」位於沙田的香港首間分店第二天營業,店外繼續大排長龍

2018年12月25日,大陸品牌「喜茶」位於沙田的香港首間分店第二天營業,店外繼續大排長龍

文化轉型?

2018 年 1 月 1 日,謝霆鋒突然現身叱咤舞台,拋低鑊鏟、廚師袍和「Chef Lé Mon」名號,重拾結他、玉蝴蝶和「單線Solo」美技,粉墨登場。七分鐘演出,結果令Mike Orange瞠目,教攝影師跌倒,更使一代人心跳加速,熱血沸騰,快活到半日也像活盡一百萬歲。

這演出只是 2018 年香港流行文代「食老本」、大賣集體回憶的序幕。年中古天樂用十幾年前的《今期流行》拍廣告引起熱話,甚至有機會一舉成為「我最喜愛男歌手」,又是一例。少不了的還有深夜時段的大台劇集重溫,在我的同溫層中,為《義不容情》肉緊的,肯定比談論《兄弟》的多。就算是黃金時段的「新劇」,看著張衛健演「大帥哥」,感覺也跟當年的「yo,駛乜驚呀」,相差無幾。

普及文化的主流,正在瘋狂食老本,而觀眾(不包括年輕一代)又實在相當受落。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

古天樂

古天樂

但這也不等於流行文化在停滯不前。就以近年因玩集體回憶玩到今年上市的「毛記」為例,在恆常節目以外,今年它少再食老本,已經玩到爛的實體版《100 毛》宣布停刊,上下半年則搞了兩個大騷,均為全新創作,其中《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那堆感嘆號是騷名的一部分),主角一如所料地發狂(一開場就高唱國歌並感動流涕)、發癲(淘寶淘到「馬雲」並與他上契),但在癲與狂之間,又偶爾清醒,說起人話 — — 例如批評觀眾聽國歌不專心、嘲諷人大會議乃例行公事,尾聲甚至(派文青女聲)高歌《新獅子山下》,於娛樂大騷闢出一角,鄭重呼籲觀眾減省「懶肉」,送別犬儒,重新上路。年底杜汶澤與盤菜瑩子的《我殺死了尊貴客戶》也是一次不錯的新嘗試。幀

順帶一提,杜汶澤的網台及其瘋狂的《一鳩大事回顧》也成了今年香港流行文化一道辛辣風景。

新媒體創作空間大,但特點是 easy come easy go,創意很快枯竭,要麼食老本,要麼艱苦轉型。近年 CapTV 的創作俘虜不少對社會議題有些微興趣的後生仔,令許多人由衷讚嘆:「呢班人個腦係咪裝屎架?」今年中,其主腦 Cap 盾卻因「創作疲勞」連同五個骨幹一同出走,各人都有新搞作。如何在一個創意來得快燒得更快的媒體環境下繼續玩落去,是所有香港創作人的挑戰。

CapTV 大合照(圖片來源:Cap盾、我阿爺係雷超 fb page)

CapTV 大合照(圖片來源:Cap盾、我阿爺係雷超 fb page)

主流媒體也不是完全在食老本。不少評論人都觀察到,今年香港的電視、音樂都頗有起色,甚至有回勇跡象(電影方面則較沉寂)。以電視為例,港台節目保持一貫質素,五夜講場成了某些觀眾層的精神食糧,劇集如《獅子山下.定風波》、《火速救兵IV》亦是一時熱話,勇氣與質素兼備;ViuTV 走過去年的低谷,《最熟悉的陌生人》具人文關懷、《全民造星》是有人味的港式娛樂節目,小品如《做演藝嘅》都清新好看(當然,也有不少劇集質素參差),如馬傑偉所言,正「走出一條免費電視『舊中有新』的鮮明蹊徑」。

當然還要數 TVB,其雷聲大、資金多的節目、劇集,特別是合拍劇、科幻劇,一律非常難看。但與此同時還有些空間給《跳躍生命線》、去年的《降魔的》一類溫情小品,看得出它也在嘗試走一條改進的路。不過還是要說,以《東張西望》為首的節目,還是反映了 TVB 真正的惡俗面目。政經關係,將永遠拖著這間電視台的後腳。

音樂方面,亦有回勇跡象。唱片店衰亡,新人難現,是扭轉不了的事實,但同樣不能忽略是很多有心人在做具質素的音樂,絕對不能單用一句「香港樂壇已死」來抹殺他們的努力。今年陳奕迅、張敬軒、RubberBand、岑寧兒、許廷鏗、Supper Moment、古巨基、Juno,還有許多名字,都炮製出質素不俗的唱片、演出。臨近年尾,如果你又在呻「今年有咩歌呀、點解我無乜聽過」,不如反省一下,這是樂壇的問題,還是你的問題吧。

《定風波》劇照

《定風波》劇照

傷逝離別

2018 年,也是 say Goodbye 的一年。由最沒人記得的一間電視台開始 — 今年 3 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正式放棄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一場革命就此結束。就連永恆亞視都已經翻生,但港視卻正式宣布死亡,何其悲涼。

有些告別無人記起,有些 goodbye 受萬人景仰。年中,黃子華在紅館舉行最後一次棟篤笑《金盤哴口》,一票難求。演出打正旗號要講一個香港故事,結果「子華神」在台上沒狠批林鄭,沒高呼「結束一黨專政」,更沒就香港當下困局交出救港良方……《金盆𠺘口》明顯不是2018年版《秋前算賬》。那「神」有何臨別忠告?

棟篤笑尾聲,黃子華提起自己被黃藍粉絲一同謾罵的經驗,呼應開首的「香港大撕裂」。對他來說,當政制停步、香港被「收返」無可避免,香港故事能否繼續的關鍵,不在於政治環境(因無法改變),而在香港人的品性。社會撕裂無疑令人頭痛,但更大問題是跨越光譜的集體人格墮落 — — 個個視「製造仇人」為人生目標,公餘興趣由「睇人仆×」進化成「討論人類應否慶祝希特拉死老母」,再變「我祝你全家覆沒」;見慣世面的香港,變成表態先行,細節可免;情緒大晒,人性不見。政權在摧毁香港,我們何嘗不是?記住「面斥不雅」的精神,是留住香港的最好辦法。

資料圖片:黃子華於《金盆𠺘口》中的演出

資料圖片:黃子華於《金盆𠺘口》中的演出

黃子華作為 legend 的離去令人惋惜,但大家起碼可以期望他反口。但今年香港流行文化還永遠送別了許多人。最令我深刻的,是兩個女子。

一是藍潔瑛。她的離開令人慨嘆,除了因為她是一代美人,更因為她在娛樂圈所受的逼害——例如永遠無法證實的性侵案,又例如八卦媒體的窮追猛打,如廖偉棠所言,「這種奇觀化一個影視從業人員的方式,把一個人遭遇的不幸隨時變成與她演出的電視劇一樣的茶餘飯後談資」。如果香港流行文化對人們來說是一種娛樂,也許我們間中要問:這種娛樂會否正築建在某些人的痛苦之上?

最後是盧凱彤。事發後那夜,有朋友躲在房間,流乾眼淚,不想見人;有人無言無語,於社交平台憑歌寄意,抒發悲憂;打開家門,摯愛雙眼通紅,問「點解會咁」,我本想安慰她「the best is yet to come」,但話到嘴邊,雙唇微震,我說不出口。認識的朋友當中,部分是at17、盧凱彤的忠實擁躉,由阿貓地攤年代追隨至今,更多其實與Ellen素未謀面,也談不上是歌迷。但大家真的如失去朋友般傷感,這是理想的失落,更是一代人的傷痕。

8 月 13 日下午,到香港殯儀館出席盧凱彤喪禮,然後跟不少歌迷朋友傾談,有人提到偶像與情緒病打仗的經歷如何鼓勵同樣患病的她,有人因為 Ellen 正視自己的性取向,還有很多很多人因為盧凱彤這個人,變得更加勇敢而溫柔。

盧凱彤

盧凱彤

回程的路上,我在想:如果香港流行文化能帶給人們這樣的影響,就算短暫,也值得。

願 2019 年香港和香港流行文化會好起來。我們有更多因流行作品被啟發、感動的時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