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丹麥女孩》與《卡露的情人》

2016/2/18 — 16:34

電影《卡露的情人》與《丹麥女孩》海報

電影《卡露的情人》與《丹麥女孩》海報

很久沒有要追看電影的衝動,感謝《丹麥女孩》讓我重拾這種「衝動」!

對比另一套講述兩名女同性戀者的新片《卡露的情人》,觸及變性人議題的《丹麥女孩》顯然行得更遠、更前、更 “WOW”,但兩者也不是沒有可比之處的。

如何在社會/法律/親友壓力下大膽 say no「忠於自己」,如何在失去自己另一半時不驚不怖不畏地 keep calm「尋回/活出真我」,兩齣電影在這兩點上都各自交出了一個動人的故事。但最能觸動我心的,還是那個我相信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無可避免要面對的課題:捨得(let go)。

廣告

在《卡露的情人》的 Carol 寫給新歡 Therese 的那封分手信中,她寫道: “Please believe that I would do anything to see you happy and so I do the only thing I can - I release you.”;在《丹麥女孩》中,男主角Einar(亦即變性後的 Lili)去世後,留下的一條「定情頸巾」給大風吹走了,遺孀 Gerda 的好友 Hans 本想給她追回來,誰不知她卻淡淡然的說:“Let it fly.” 

在我們身邊,總會有些朋友,明知和身邊那個人不夾、不配、不對、不爽,但礙於種種不知是自找的原因還是不敢面對或處理的「結構性」問題,勉強一起下去,然後「焗住」結婚、生仔、買樓……直到後悔莫及的那天,赫然發覺自己已是明日黃花的「中女」,甚是可憐。看完《丹》和《卡》,我想這兩套電影或許可以給這些朋友一點勇氣吧。Timing 不對的,不妨數到三就放手;已經過去的、逝去的,即管讓一切隨風。作為前者,永遠愛得自在瀟灑的 Carol 所得到的,是一個更好更成熟更懂得愛的 Therese(儘管結局沒有完全交代);作為後者,覺醒頓悟後的 Gerda 所得到的,則是「放下」丈夫 Einar(然後全心擁抱接受變性後的 Lili)後自己的藝術生涯乃至整個人生的一片海闊天空(她所畫的 Lili 肖像畫大受觀眾歡迎)。

廣告

當然,講就容易!「誰得到過/願放手?」

“Everything comes full circle. Be grateful it was sooner than later. You’ll think it harsh of me to say so. But no explanation I offer will satisfy you.

Please don’t be angry when I tell you that you seek resolutions and explanations because you’re young. But you will understand this one day.”

-- Carol @《卡露的情人》

曾精彩過的,不論是年少輕狂的歲月、曾經滄海的情人,還是一次美麗難忘的旅程,我們都會捨不得。正如 Carol 所說的,如果你還會在「捨不得」的時候問「點解?」、「何必偏偏選中我?」、「我怎樣才能得到他/她的歡心?」,只因你太年輕(too young)了。但有一天,我們終究會明白,所有事情其實都是一個循環,而我們也應該慶幸,悲歡離合的循環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讓我們遇上了。

「還是會想念/時候沒太晚/和太早/正好。」

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但願,you will understand this one day to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