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久別重逢的美麗 Sin Sin Man

2015/4/25 — 6:41

【文:黃源順】

我們這期書中書《Lifesthetics》的生活美學主題為"The Beauty of Raw",靈感源自我們和封面人物Sin Sin Man的一席話。在眾人心目中,Sin Sin Man一直是一位美藝設計全才,所涉獵的創作範疇由服裝首飾至家具室內空間至書法粵劇至攝影視覺藝術等等,所以我們總想為她的設計風格或美學堅持來一個統一的定義,最佳的方法,莫過於直接問她自己了。

結果,Sin Sin Man給了我們一個字:Raw。她的意思是,她追求物料的本質,每當見到質樸自然的物料,她便不期然被觸動,很想親手撫摸這些材質,希望以最坦然的心,和最真確的東西交流。

廣告

其實我們這裏說的Raw,實在是一種探索過程的結果。我們欣賞Raw,並非叫大家直接便回歸人類最原始的狀態,反而是經過了一個思考檢驗的過程,最後才懂得欣賞Raw的好處。

像近年非常流行的Raw Food熱潮,提倡生吃食物(主要為蔬果類),外國有由丹麥明星大廚René Redzepi及多位世界級大廚合作發起的Cook it Raw組織,本地有環保先鋒周兆祥力推的生吃素食文化等,他們都是在經歷過世間最精緻的美食洗禮後,在極盡摩登的城市生活過後,在千帆過盡後,重新發現食物的真味,還有當然是對身體健康的好處。

廣告

正所謂有比較才有進步,因為嘗試過了,深入探索過了,回過頭來才發現,最原始最本質最純真的,才是最美。誠如Sin Sin Man口中的Raw,當然並非茹毛飲血的要大家穿動物皮戴象牙首飾,而是一種品味的昇華過程的結果。因為都見識過了世間最精美的東西,到頭來才重新發現當物料處於最原始狀態時的撼動人心的美麗。

而且,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但凡喜歡Raw的人,他們本身必然是最注重細節的人,對他們來說,Raw就像一張白紙,可以賦予他們最大的創作空間,讓他們把自己心目中各種細節肆意傾注,這過程本身便已經是一種無可取代的愉悅,甚至狂喜。

走筆至此,忽然便想起徐皓峰為《一代宗師》撰寫的一句對白:「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們其實早已認識了Raw,只是因為種種原因,或是為了不甘心,為了貪心,為了不放棄整個樹林,我們繼續探索,途中為自己的品味增添了不少細節,萌生了不少要求,成就了屬於自己的一套美學風格,但當良久後重遇Raw,又會驚覺它底真善美,大有世間始終你最好的感歎。為甚麼?!

大抵,人只有在面對生命最原始的東西時,才有最自由的感覺,覺得沒有包袱,可以放縱自己,可以做一些平日不會做的事情,把身心裏各種天馬行空的概念一一付諸實行,讓自己從自己築起的框框中解放出來。而Raw依然是Raw,它由始至終都是那樣沉實安穩的靜靜待着,等候和大家重逢。


Impressions 因創作之名

早在十多年前便已聽過了Sin Sin Man這個名字,亦聽聞了關於她是如何original的一位設計創作人,但卻要到今年三月初在Ringo的引領下才在她上環西街的畫廊工作室首次邂逅。

那次會面雖然只有半小時,但卻叫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中最記在心裏的是Sin Sin Man在訴說她覺得是無理的顧客要求,「人們常常問我,何時有新衫新貨,我便會反問他們,你們都着過了我所有的衫嗎?!要問我有無新衫,先把我已經推出的衫都着過再說!」

說得多麼豪氣,起初你以為只是戲語,但想深一層又何其真實!我即時便想起同樣不按一年兩度的時裝季節推出新系列的Alaia,還有來自中國的馬可,他們都是按照自己的步伐創作,懶理市場規律,可是創作出來的衣服都是超越時間的長青作品。

於是靈機一觸,便覺得讓Sin Sin Man來為我們帶出今期時裝號的「時裝的哲學性」主題的封面人物,是最適合不過的人選了。更理想的是,Sin Sin Man剛巧亦於三月中開始舉行了她在2007年之後的首度個人作品展「The Sin Sin Show」(展期至四月十八號),經過八年的沉澱和整合,我們必然能在Sin Sin Man身上得到更多關於時裝關於設計關於創作的各種啟迪。

展覽分成三個部分:「靈感」(Inspiration)、「靈性」(Spirits)和「剪影」(Silhouette),分別在Sin Sin Man位於西街的三個獨立空間舉行,涵蓋了她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多範疇創作,由服裝首飾,至家具家品,至攝影繪畫藝術作品等,還有Sin Sin Man的珍貴藝術及古董收藏,可以說是一次過接觸Sin Sin Man創作和品味世界的捷徑。


「靈感」

首先第一個部分是「靈感」(Inspiration),主要闡述Sin Sin Man的創作靈感。甫踏進這個空間,大家首先感受到的,並非視覺上的東西,而是背景傳來的歌聲,原來便是Sin Sin Man自小便受到熏陶的南方戲曲文化,其中有她最喜歡的白駒榮版本的《客途秋恨》,還有小明星系列等。事實上,Sin Sin Man自己亦參與了戲曲演練多年,每年都會參與不同的唱戲演出,難怪在「靈感」這一部分會聽到。畢竟,創作的靈感從來便沒有種類界限,當中成長過程受到滋養的個人喜好自然是很重要的源泉。

空間中央擺放了一個黑色長櫃,是Sin Sin Man特別設計製造,用來展示她去年十月(準確一點是十月二十六日,她生日當天)在印尼以攝影鏡頭追蹤海邊情境的七張幻燈片作品(《10.26》),由日出開始,由一個人開始,至中間出現很多人到海灘,甚至有慶祝新婚的,然後到最後日落,灘上只得一人,寓意了生老病死的人生循環。

空間最盡頭則是一張叫人目眩的純白畫作,原來是Sin Sin Man放在家裏最喜歡的一幅畫,《CREATION, DAY 1》,為印尼畫家Rudi Mantofani 2002年的作品。眾所周知,Sin Sin Man一直以印尼為第二個家,早在三十年前便已開始到東南亞尋找創作靈感,最近十年更積極引入東南亞藝術家,為他們舉辦了許多展覽。看着Rudi的作品,你會為他的純粹而感動。

畫作前方則放置了一個玻璃櫃(《Explorer's Clues》),是Sin Sin Man把她的工作桌上的寫生隨筆及設計繪圖及創作工具等照搬過來展示,讓大家一窺她的創作過程,你會得見一位絕對隨意率性的設計師痕跡。然後你轉一個180度,便會看見後方牆上一張看似畫作的巨型掛毯,原來是她在2013年為Sin Sin Fine Art畫廊空間創辦十年舉辦的回顧展「Ten Years After」所創作的畫作,以毛筆揮洒,一個呈「X」字形的重量筆觸代表十,它的前後則有「-」和「+」的符號,意喻十年作為一個過程。

另一邊黑色牆上則懸掛了數件Sin Sin Man自東南亞搜羅回來的古董珍藏,都和衣服配飾有關,但都對Sin Sin Man的創作影響深遠。而因為Sin Sin Man對攝影着迷的關係,她亦為這次展覽創作了三個相框,但大家第一眼看上去會以為是充滿建築感覺的木雕塑!你不得不佩服Sin Sin Man對空間對形體的觸覺,還有把它們應用到相框的想像力。

和「靈感」打對面的空間,在西街另一邊的分別是「靈性」和「剪影」兩部分。踏進「靈性」(Spirits)空間首先影入眼簾的是五張充滿原始雕塑風味的木椅子,取名《Me Chair》,因為每張只可容一人而坐,靈感源自Sin Sin Man亦甚為喜歡的非洲古風結構和造型,只是簡單的由兩個Teak wood構件組成,便成就一張舒適的低身座椅,椅子本身沒有不必要的打磨,對正了Sin Sin Man一貫擁抱Raw的設計考慮。

空間盡頭則為Sin Sin Man為這次展覽全新設計的首飾,共有兩個系列,分別為Light和Barong系列,都是以已經日漸失傳的印尼峇里傳統手工藝製作,只要拿上手撫摸,你便會不期然感受到那種人文手心的溫度。Light系列以羽毛為主題,有全銀吊墜和指環等,工藝在raw中滲透着細工的氣味。


「靈性」

Barong系列則是Sin Sin Man在過去數十年不斷探索宗教的成果結晶。自小受道教熏陶的她,老早便在香火中長大。所以Sin Sin Man對一切宗教儀式都抱有莫名的親切感。她覺得無論甚麼宗教都好,都是導人向善的,都是一種人與人溝通交流的渠道,由此她更漸漸發現宗教之美,開始覺得宗教儀式裏很多元素如衣服配飾等都是充滿美感的,覺得自己在裏頭能夠感受到一種開放的自由精神。

Barong系列便是她深入研究這個印尼峇里酷似獅子的精神守護神之王多年後所得到的靈感啟示,更特地情商當地一些傳統手工藝師傅特別雕製,要把通常人頭般大的Barong造像縮小至指環般大小,難度極高,但看着這些指環卻又栩栩如生,所謂巧奪天工,莫過於此。而因為這兩個首飾系列,Sin Sin Man又特別設計了一組首飾木箱的作品《Gem Trove I & II》,一樣是充滿雕塑建築美感,你會以為是家裏一件擺設多過首飾盒。

至於隔鄰Sin Sin Man個人辦公室樓下空間則為「剪影」(Silhouette)的展覽,是Sin Sin Man把去年在柬埔寨的七天之旅濃縮而成的服裝系列(包括Tender、Bold和Enchantment系列)。她在這星期的體驗孕育了一系列既富線條但又不拘形態、錯落有致的絲織設計,靈感當然都是當地傳統絲織演繹,配以純棉質感和動感的針織和紗衣,讓一向予人矜貴感覺的絲綢能夠迅間變成日常衣服。而這亦是源於Sin Sin Man的服裝設計哲學,便是人穿衣,不是衣穿人,衣服和配飾,都應該為突顯穿者風格態度為己任,更應該是作為日常穿戴的衣物,要和穿者發生最密切關係。現場除了有一段拍攝柬埔寨手工絲綢傳統工藝的紀錄片,最叫人眼前一亮的,自然是居中有天花懸掛下來的最新服裝系列作品,充滿飄逸氣質,彷彿不吃人間煙火。

有趣的是,Sin Sin Man自己卻是一位盡吃人間煙火的人,在採訪她時的第一條問題,我便問她的信念是甚麼?她說,「人生苦短,對於做創作的人時間永遠不夠,我希望能一直向前行,接觸新事物,像小朋友一樣保持好奇心,這樣才會有活着生存的感覺。」

所以Sin Sin Man亦從來不喜歡被人標籤了她是怎麼樣的人,在2007年她出版了一本小書,名為《Words & Visuals》,她情商了四位創作人好朋友,包括Wong How Man、Kengo Kuma、Roland Hagenberg和Matthieu Ricard,一起撰寫了自己兒時記憶和創作靈感來源,Sin Sin Man自己寫了一篇名為"I am not a Fashion Designer"的,內裏便提到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創作,藉着今期時裝號,我們特別刊登出來,供大家細閱咀嚼。

「剪影」

"I am not a Fashion Designer" by Sin Sin Man
People shake their heads when I say that I don't consider myself a fashion designer.
To say that I am a fashion designer is a too narrow way of categorizing me.
It excludes too many other creative aspects when producing wearable art as I do.
Of course, there is no direct link between my dresses, bags and accessories on
one side and calligraphy and singing opera on the other. But they are all interconnected.
Handwriting and music for instance add flavor to the working process and outcome.
And so does meeting people. I go to the weaver. I handpick materials myself.
I search for days or months. It is part of the struggle, and when you finished your work of
art it feels like meeting a guy for the first time: you don't know how he
will turn out in the future.I let my imagination go loose. Who will be the person to
wear this jacket, shirt, necklace, bag? Will the person be able to see
the functional aspects of a jacket, shirt, necklace, bag? Will the person be inspired?
Will I have been able to trigger the person's imagination?
Me, who is not a fashion designer?

文中Sin Sin Man很顯淺直白的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是白描卻滲透着厚厚的份量感,因為都是真正、真實而完整的自白。這就是Sin Sin Man,開朗、自由、不吝嗇,充滿分享精神的創作人,她的生命便是創作,她是為創作而生的。

Sin Sin Man

冼倩文是一位創作全才,藝術和設計一直是她努力探索的創意範疇。1984年開展了個人服裝及配飾設計事業,與及形象包裝顧問工作,客戶業務遍及美國和歐洲。1998年於中環安蘭街一棟1930年代興建的老房子開設了Sin Sin Atelier店舖及工作室。喜歡周遊列國旅行的她尤其鍾愛亞洲地方及國家如蒙古、印尼、老撾及柬埔寨等,對峇里更是瘋狂,影響了她於2003年決定開設Sin Sin Fine Art,透過畫廊空間把印尼藝術引進香港,兼營東南亞及亞洲其他國家的藝術品。2006年搬遷至上環西街,其後更在峇里興建了三座漂亮的別墅式酒店,以充滿深思的細節而為人津津樂道。

A dialogue between Sin Sin Man and Peter Wong

PW:就容我單刀直入直接地問,你的信念是甚麼?你相信甚麼?
SSM:我相信人生苦短。尤其對做創作的人來說,時間永遠不夠。

PW:所以你不斷有新嘗試及創作,就是基於這原因嗎?
SSM:現在回想,從小我就喜歡一直向前行、不斷創作,這可能就在我的DNAˆ洁C在每個學習新東西的過程間,都會遇到新的人、認識更多事物—這樣我覺得我在生存。I feel I'm alive. 學習無止境,無論幾歲,學習時你都覺得自己像小朋友般天真,因為你甚麼都不知道嘛!
PW:那可以說你的好奇心非常旺盛。
SSM:一定是吧。求知欲於我而言很重要,求知就要尋找,過程中發生很多事和演變。很多人問我為甚麼那麼energetic,廿幾歲的朋友會說怎麼你都不累、從未見過你打呵欠。對哦,我真不會打呵欠。終於昨晚準備展覽開幕到凌晨四點,就真的會累。我想,在追尋的過程中,人的生命力會變強。

PW:你曾說自己的靈感經常源於自省及冥想,其中一個說法是在追求一種平衡,那怎謂之平衡?
SSM:你看我到現在還跳跳紮,還小時我很喜歡玩,如果要我做十小時才能玩,我會做,但我肯定亦要玩足十小時!那時已經有自己平衡的觀念。小時候沒有事業的概念,有人問志願是甚麼,我就最頭痛了,甚麼都想做。人生其實就是為了吃和住,我覺得,無論你在做的是甚麼,都是生活生命的一部分。工作、返工,在我們的文化中,就是「搵食」,聽上來就恐怖。但中間是不是有compromise的空間?是否能在其中尋樂?在香港,大家都面對困難,住得貴,物價又貴,這是我們不能改變的,但我想,再貴的地方都總能找到方法生存,就看你如何取捨,看你願意用甚麼來換甚麼。

PW:你是一個很全面的creator,哪範疇是你最愛的?
SSM:這也真難答。讀書時便已經甚麼都有興趣參加,但總的來說,圍繞瞂金、木、水、火、土,及衍生出來的,我都有興趣。

這次是2007年以來第一次個人展覽,「離開」了這麼久沒辦自己的展覽,自覺比以前更多元。這段日子策劃了超過八十個展覽,幫來自不同國家如東南亞、中港、日本及歐美等地的藝術家collaborate或表達他們自己的作品,和他們交流更充實了自己。因為做自己展覽的時候往往壓力很大、顧慮也多,但在旁邊看別人做展覽卻能像海綿一樣不停地吸收。經過這些年,走到這ˆ炾策菑v的,加上場地的影響,所以今次的展覽就分成三個房間三個部分。

「Inspiration」是我日常感官感受的一部分,我的錦囊、音樂、生活、看到的東西,當中包括那靈感源自建築線條,看來像三座房子的形象,是最近的木雕塑作品,它們能讓人清晰地看到,在這過程中我做了些甚麼。

「Spirit」是源於我在虔誠天主教家庭長大,小時候也讀教會學校。可能加上自己從小喜愛粵劇,公公及婆婆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亦給我很多想法,讓我認識很多中國文化,經常聽很多優美的七言詩、四言字,讓我成為一個很詩情畫意的人,甚麼都要很「骨致」。我很相信spiritual、很喜歡nature,那間房代表尊重不同宗教。就說我很喜歡美的東西嘛,你看Hindu的儀式,很美,尤其是在峇厘的Hindu,這就吸引了我在印尼來往幾十年。所以我找來一位當地藝術家幫我做那些sculpture(Barong系列指環,Barong是峇厘Hindu的守護之神),你可以稱為戒指,但我覺得那展示了一個藝術家的craftsmanship,和一般配飾不同。現在已不容易找到這樣的造諳,我非常尊重他的作品。

「Silhouette」就是我過去十五年和柬埔寨傳統織布發生關係的旅程結果。十五年前,我到柬埔寨和朋友合作,協助當地工藝師傅重新建立早已失傳的傳統織絲工藝。跟瞂六、七年前和他們合作,以他們編織的布料,創作了一個服裝系列。這次又重回當地,為今次展覽再作了新的嘗試。

PW:剛剛你提及金、木、水、火、土,大自然還有其他元素:風、火、空氣"�"Ô
SSM:有風的時候,我應該就只想享受大自然吧。你說的都是大自然,我們不能缺乏,否則不能呼吸。We don't communicate with nature, we borrow from it. 但五行不同,我也沒特地循這方向創作,但五行隨處都是,隨眼能見,不用尋覓,可能這樣比較容易吧。

PW:我看你的作品,感覺是藝術與設計共融,當中有特別的考慮嗎?
SSM:不是,我沒有這樣想。只是有人問,我就得思考怎麼回答。我會說:「曾經我覺得藝術是人創造的skills,無論你是甚麼藝術家,你都得有你的skill,例如要做畫家就要有畫功。這是第一步。再走下去,人要慢慢發現自己的inner layer。」所以「Silhouette」展出的衣服,看似簡簡單單,實則內有乾坤。你又怎麼看藝術呢?

PW:藝術對我來說太抽象。可能因為我寫作出身,我會希望我寫的是觸得到的,是實在的。所以我喜歡設計,起碼我能自己能受,再寫出來。比如一張暡,我坐下去,真的好坐喔!那我就能很有底氣地跟人說,我真的試過,所以你可以相信我。但藝術嘛"�"Ô
SSM:所以我用這十一年時間,跟四十多個藝術家合作,正因為如你所說,我就是要感覺下。當然前提是我喜歡他的作品,才想與他合作。

PW: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醉心印尼以至亞洲文化,是因為甚麼?
SSM:其實歐洲、美國我都喜歡。總的來說,每個國家的不同的文化歷史都吸引到我,只是印尼吸引我多一點。

我喜歡raw和earthy的東西,廿多年前去柬埔寨、三十年前去峇里,還有蒙古、老撾、尼泊爾,這些地方我喜歡,是因為那ˆ洏]含了很多我們不熟悉的文化底藴。還有我特別喜歡的印尼,令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加上當地人們天真爛漫的笑容深深的觸動了我。對我來說這大概就是平衝和對比。而且那ˆ洈漯F西很pure,一個創作人需要共鳴,我在那ˆ洐n做些甚麼,當地人會很投入、開心地想要完成。在文明的社會,只講生意。

再來,我喜歡很ritual、spiritual的東西,亞洲多的是,還有很多deep stories,我想盡我一生也不能知其一二,所以想一直鑽研。最近我去柬埔寨,大家都說他們的traditional root在消失,所以我想多認識,也想透過給他們工作,反過來刺激他們繼續下去。就盡人事吧。

最近我聽有關luxury的論壇,我也有共鳴。講的大都是外國做branding或設計的人,說luxury應該是traditional、historical、cultural,最重要的是all hand made。他們說,要人手做,而還有人繼續在做,才真的是luxury。那不就是我的「Silhouette」嗎?幫我織絲的工人對手工藝還擁有熱情和耐性,但像他們這樣的工藝師傅已愈來愈難找到,我就是希望能多鼓勵他們,讓傳統手工藝能傳承下去。

PW:現在每天都有meditation嗎?
SSM:有個老師說,meditation 不受時間、地點所限。我很喜歡佈局,整個ambiance已經是meditation的一部分。當然,我會有一些時間留給自己,就不想別人、工作。It's your time. So, be quiet, close your eyes, listen to the ocean, feel the wind or sun on your face. 即便時間很短也好,抬頭望望天吧,和大自然有關係,就足夠,那天你定會過得不錯。我最討厭人說沒時間,時間是自己找來的,你以為大家都很閒就你要上班嗎?你想的,絕對能。中國人說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們這些old-school的人才會說這些,但之所以old-school就是因為是真理。哪管你的科技多厲害,你都是人,就有七情六欲、生老病死。工作是工作,回家就放下吧!但你看我,一整個星期為了展覽忙個不停⋯⋯(一笑)

PW:因為你是完美主義者吧!
SSM:不對,是因為我喜歡細節。沒有細節就沒甚麼好看了。我曾與很多人一起工作,發覺現在很多人都沒甚麼關心details,因為雜念太多,要看這看那,上Facebook又有WhatsApp,怎可能有心去看細節,不懂專注。

PW:能不能分享多點喜歡spiritual東西的原因?
SSM:之前說在天主教家庭長大,天主教也有很多儀式,而很小時候又在道教廟裏長大,真的可說是聞着香爐火長大,每天放學都要穿過長長的廟會大廳才回到家,那是小時候生活的一部分。那時的盂蘭節很熱鬧,我尤其喜歡那些工藝品,用竹煮漿糊用來貼紙,之後又燒掉,我看着就開心,覺得像聖誕節。家人也不會因為信奉天主教就不讓我去,畢竟就在家門外。家裏教得好,公公說甚麼宗教都是好的,總是讓人向善的。所以我想從小我的想法就是自由的。現在只要是我覺得美、感到舒服,就會喜歡。

PW:美也很抽象啊⋯⋯
SSM:也不一定,像印尼人便會利用大自然花草園林的東西做材料,手造創作一些廟宇供奉的祭品。他們每朝還會到處放一盆鮮花和一炷香作供奉⋯⋯我可沒有認識很多亞洲文化仍保留這樣美麗的傳統。

PW:你就是想留下美的東西。
SSM:是啊,因為看得多,感恩,所以也想和知音人分享。緣來緣去,我不是佛教徒,但喜歡佛教思想。現在人生活不容易,佛教講求心要平淡,你去大自然也能做到,但又不能常待下來。學會平靜,就是美。

PW:所以佛教思想對你也很重要嗎?
SSM:本來也不能說是,但人這麼大了,面對生老病死,我相信「無常」。因為無常讓我害怕,所以我會把握每一分鐘。無常就是你可能突然就死了,如果不懂珍惜,就枉過一生。「君子之交淡如水」,我覺得這很美,就是別看得太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