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斯和他的雨傘

2014/12/30 — 14:42

也斯

也斯

十月中在台北華山藝術村裝置也斯的回顧展,心中總是掛念著香港的雨傘運動,特別是自已那群積極參與的學生。我崇拜年青人的堅毅和勇氣,但害怕她/他們會受傷害,或許這是我們曾目睹六四屠城這一代的心理弱點。

展場內員工正在安裝的《形象香港》部份,那首我喜愛的「中午在鰂魚涌」已貼上牆。心想,也斯這樣愛香港,他會怎樣看雨傘運動?他那麼愛錫學生,一定會支持她/他們,但肯定也會很擔心。

「中午在鰂魚涌」的最後一段已經貼上牆上:

廣告

有時候我走到山邊看石
學習像石一般堅硬
生活是連綿的敲鑿
太多阻擋,太多粉碎
而我總是一塊不稱職的石
有時奢想飛翔

***

廣告

展場中《形象香港》的對面,是《蓮葉》的部份,兩者都是也斯的重要詩作題目。《蓮葉》是也斯八三年回港後對自我處境的反思,但也正值中國收回英國送走香港的討論階段,《蓮葉》這系列詩作中處處可見隱喻香港的影子。1986年寫的《邊葉》,像是寫給今天的香港:

請不要帶着君臨的神色俯身向着我們
高唱激昂的雨曲,或是附和風傳的靡音
邊緣的花葉有自已的姿態,你可留意?
你會不會細讀?獨特的葉脈如街道縱橫

反駁你心中的藍圖,你有沒有細認?

《蓮葉》詩組在展覽中主要是透過電腦互動投射帶出來,只要在投射出來的蓮花池上走動,詩作便在水面浮動。在香港、台北展出時,這裝置都特別受孩子歡迎。她/他們在上面崩崩跳,十分興奮,相信不太明白蓮葉背後的思緒。有一天她/他們會明白的。

***

展覽包括展出也斯的個人物件如名信片、活動小冊子和手稿。整理這些展品時,發現也斯一首應該是早年撰寫、名為「一個人與一把傘」的未發表詩作手稿:

我從來沒見過好像你這樣的傘。
你的骨骼這麼嬌脆、衣服這麼輕柔
當你打開來你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我逐漸習慣了妳的存在
我開始在有太陽的日子也帶一把傘
坐在咖啡店喝一口咖啡
或者在藝術中心看電影的時候
老是想打開一把傘…
我知道人們在我背後竊竊私語
他們開始說我是個奇怪的男人。
這也不要緊的,只是有時
你老是閉上了,怎樣也沒法打開。你冰冷得好像冬天的雨
你鋒利得好像早晨的霜雹刺在赤裸的頸背上。
然後有時候你失踪了,
下雨的時候我沿街去找一把傘。
他們說我其實可以在七 — 十一另外買一把,
或者將就一下,用一叠舊報紙…
「你看,雨停了,還擔心什麼?」
我想我真是變得有點奇怪…

***

那幾天台灣沒下雨,仍是掛念着雨傘,那不能隨便取代、溫柔又鋒利的雨傘。是否和也斯一樣,我們也開始也變得奇怪?雨傘好像已經和我們分不開,有沒有下雨也心底也離不開雨傘。

展覽是「香港週」一部份,整個活動的開幕的那天,儀式相當隆重,官商雲集,像是要告訴人家香港是多麼活潑開心、繁榮安定。期間有香港學生打開兩傘示威。

第二天是也斯展覽的開幕,我們都掛上黃絲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