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門的薩那 — 阿拉伯半島上的快樂高山城市?

2019/6/23 — 19:13

薩那古城的天際線。

薩那古城的天際線。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根據也門傳說,挪亞的兒子閃姆(Shem)跟隨一隻小鳥的指示,來到阿拉伯半島南端 — 翠綠山谷,決定在此落地生根,這裏便是今日也門的首都薩那 (Sanaʽa )。薩那是一個神秘的城市,它有超過 2500 年歷史,但歷史記載不多,亦鮮有歐洲探險家留下記錄,就像在歷史中消失近1500年。探訪薩那舊城,仿如坐著時光機,當置身在中世紀的也門高樓之中,感覺就如活在《一千零一夜》般迷幻。薩那曾是古代示巴女皇的國土,經歷埃塞俄比亞王國的耶教統治,曾受阿拉伯及鄂圖曼的回教文明洗禮,但其城市設計卻沒有集各家之大成,而是根據當地的傳統及氣候而建,擁有不一樣的迷宮網路,虛實空間與私密性並存。她的建築風格獨特,高原上的褐色石磚塔樓,以精美的白色花邊及雕窗裝飾,已超過 1000 年歷史。也門在古代曾被稱為阿拉伯明珠 (Pearl of Arabia) 及阿拉伯快樂土地 (Arabia Felix),但近年陷入內戰之中,薩那的快樂何時才可回來?

薩那溫建築地圖

薩那溫建築地圖

廣告

也門──阿拉伯的快樂土地?

廣告

也門位於阿拉伯半島南端,北面接壤沙地阿拉伯,東面毗連阿曼,她與對岸的非洲之角,緊握紅海出口及印度洋的要衝,在歷史上透過海路與陸路貿易,與不同的文明溝通,古羅馬人稱她為阿拉伯快樂地 (Arabia Felix) 。

薩那舊城給人阿拉伯快樂地(Arabia Felix)的感覺

薩那舊城給人阿拉伯快樂地(Arabia Felix)的感覺

也門的建築設計世上獨有,他們早在千多年前已懂得利用當地材料,針對每個地區的氣候特徵,發展不同形式的高樓建築,外貌出眾,結構堅固,所以也門人被認為是高樓大廈的始祖。除了在希巴姆 (Shibam) 建造了沙漠中的曼克頓外,他們在 2000 多米的高山上也有另一個童話式的高樓城市,就是她的首都薩那。

薩那 ── 只有傳說的國度

薩那古城很早已是以高空發展。

薩那古城很早已是以高空發展。

薩那位於海拔 2300m 的高原上,周邊被超過三千米的山脈所包圍,是阿拉伯半島上最高的地帶。這裡天氣暖和,日照充足,而且土地肥沃,非常適合耕作。此外她擁有地利的優勢,距紅海邊約 150km,北連阿拉伯沙漠,古時是兩條區域貿易路線的中轉站。

薩那雖然 5000 年前已有人居住,但有關的歷史卻很少。大約在公元二至三世紀,神秘的甘丹皇宮 (Ghumdan Palace) 建成,傳說它是有 20 層樓的建築物,但在伊斯蘭統治前已被毁滅,之後試過多次重建及拆掉,最後甚麼都沒有留下來。有人估計,甘丹皇宮曾在不同時代重現,成為舊城建築設計的模範,亦作為城市設計走向高空發展的參考。

伊斯蘭教的傳入,建立大清真寺

薩那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Sana'a

薩那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Sana'a

因為地理位置優越,也門成為伊斯蘭所吞併的第一個地區。公元628年,薩那被穆斯林征服,先知穆罕默德命令建造薩那大清真寺 (Great Mosque of Sana'a)。穆斯林把原有的大教堂拆掉,取其石頭作建材,在甘丹皇宫的原址上興建,只花兩年便竣工。它是當時在伊斯蘭世界內,在聖城以外第一座建成的大清真寺,亦是全世界最古老仍然運作的回教寺之一。

回教寺的設計較簡單,中央是正方形的內庭,四邊的建築物均為朝拜大廰 (Praying Hall),以正南北向擺放。八世紀時擴建,把面積加大,兩支宣禮塔分別是 9 世紀及 11 世紀時加入,設計極其簡約,只有純白的平滑外表,在舊城中別樹一格。

不一樣的迷宮城市佈局

也門大門附近的薩那塔樓

也門大門附近的薩那塔樓

薩那舊城不均勻地分佈著數十座圓柱狀的宣禮塔,像是要與傳統的磚紅色方型塔樓爭高,又各自精彩,合組一條高尖的天際線。在材料上,因為高山地區上缺乏樹木,所以建築物採用當地豐富的石材而建,結果存活了多個世紀,而且當地人活用了白色石灰泥點綴裝飾,把舊城打造出一致的格調。

除了建築風格外,薩那的城市設計也與其他伊斯蘭城市不一樣,她的迷宮格局看似複雜,其實亂中有序。古人把可持續性的概念帶入城市設計內,與環境及天氣相互配合,既華麗又實用。從高樓頂部觀看城市,會發覺城市的密集感覺是佈局營造出來,其實圍城內有五份一的私有綠化空間,是外人並不留意到。整個城市實中有虛,佈局是按空間的私密性鋪排。

也門大門(Bab al Yaman)

也門大門(Bab al Yaman)

薩那沒有一個大廣場,其核心地區是由唯一的城門也門大門 (Bab al Yaman) 開始,到大清真寺一帶的鹽市集區 (Souq al Minh)。這裡是市內的公共空間,而城內的窄街路網又形成一個半公共的空間,把不同的住宅區域連在一起。住宅區域是由 60 多個傳統住宅群組成,這些住宅群雖然形狀大小都不同,但其實空間組織概念相似,各有清真寺連小空地(Surha),作為有宗教活動時的聚集場所。

數座石磚圍合有一個蔬果園

數座石磚圍合有一個蔬果園

清真寺的四周,是多個由數座石磚住宅高樓組成的小鄰舍群組,每個群組中間圍合有一個蔬果園 (Megshamah),形成一個供鄰舍使用的半私人空間,除用作耕作及社交場所外,亦可把陽光帶入高樓。這些神秘花園通常被大樓分隔,所以街上的人並不易察覺到。

薩那精美的傳統塔樓

夜間亮起燈時,窗口變成七彩的燈籠

夜間亮起燈時,窗口變成七彩的燈籠

現在古城內有約 6000 座塔樓,由 3 至 9 層樓高不等,各約 15 至 35 米高,據說是在10世紀時已開始建造。雖然大部份高樓只有 400 多年歷史,但都是依據 1000 年前的設計。這些塔樓要向高而建,並不是土地問題,而是與當地傳統習俗有關。每座塔樓都是由一個家庭所擁有,如有成員組成家庭,便會在舊宅上加層擴建,發展成高樓的形式,一代傳一代。

舊城一條主要街道賽拉路(Sailah Road),即是大溝渠的意思。

舊城一條主要街道賽拉路(Sailah Road),即是大溝渠的意思。

在設計上,樓梯通常會放在大樓較中心的位置,形成一個結構核心筒,有助日後加層發展。建築物底部的 6 至 10 米,都採用堅固的黑色火山石建造,砌成約半米厚的保護牆及地基,那麼便可預留足夠的結構強度,以便將來向上擴展之用,也可達到防洪的作用。較高樓層的外牆採用 40 厘米厚的深褐色磚,是一種很好的吸熱媒體,加上它的散熱時間較長,屋內便能長期保持日涼夜暖、冬暖夏涼。

全屋最重要的地方會客廳Mufraj

全屋最重要的地方會客廳Mufraj

塔樓最低一至兩層除了入口大門外,一般用作養牲畜或倉庫之用。二樓是接待客人的大廳,地上鋪滿地毯或地蓆,可與客人聚會聊天。三樓則是家庭的起居室 (Diwan),用作家族的慶祝或紀念活動。以上的樓層通常是家居共用室,沒放太多傢具,可以靈活使用,當作是寢室或活動室。最高層是叫作 Mufraj 的會客廳,是全高最開陽的地方,多面開窗,可觀看全城景緻,也是全屋最重要的地方,供主人與客人飲茶嚼吉草 (qat) 之用,男人專用。

這些塔樓在 10 世紀時已有排污系統,當地人利用石造的管道,把排泄物送到最低層的密閉空間,利用高山空氣把它風乾變為無味,然後這些乾糞可用作公共浴室的燃料,燒完的灰燼又重用於花園內施肥,非常環保。

塔樓建築細部的精巧

薩那的窗戶設計非常精美

薩那的窗戶設計非常精美

薩那所有大廈頂層及屋頂平台都會塗上一層石灰泥漿,除用作防水,亦可加固邊角,所以窗邊或一些特別建築造型,通常也會塗上一層白石灰。塔樓的外立面本來是平平的紅磚牆,但各層都有白色石灰泥批成的花邊作裝飾後,再加入不同大小形狀的彩色玻璃窗,頓時變成一件藝術品,有如畫龍點睛。而室內每一吋天花及牆身都塗滿簡單的白石灰,非常純樸。

夜間亮燈後如燈籠一樣

夜間亮燈後如燈籠一樣

建築物最精巧的部份應該是窗戶設計,上半部份以白灰泥造成半圓形的通花梗窗,並用不同顏色的玻璃塊鑲嵌內花紋之內,可把七色的花紋光線帶進純白的室內空間,非常巧妙。下半部是手雕木製的通花圖案的窗葉,備有小孔能增強室內空氣流通,左右兩側有長條型的通風口。日落後,當各家各戶亮起燈時,這些多色小窗一透光,城市就如點起無數顔色的燈籠一樣,非常優美。

舊城的現代化破壞

薩那古城牆剩餘部份在1990年代用石磚重建

薩那古城牆剩餘部份在1990年代用石磚重建

北也門在 1962 年建立阿拉伯也門共和國 (Yemen Arab Republic),薩那成為首都,因人口膨脹,圍城面對現代化的改革,開始向外發展。結果這個千年古城終於迎來一次重大改變,公元後4世紀建成的薩那古城牆大部份被拆走,原有的城市脈絡遭受破壞。城牆打開後,西面成為現代的城市中心,並於舊城的交界處建立了一個新公民場所:自由廣場 (Maydan al-Tahrir)。廣場的四周出現第一批現代化的混凝土建築物,無視本地的特色。

結果,新城市在圍城外四方八面擴張,舊城老化的系統接駁不到新的基建,居住條件變差。最後,富有的居民紛紛賣屋離開舊城區,無法離開的居民只能陪著舊樓一起老化。舊城的活動結構也嚴重破壞,原有的 Hama 小社區鄰舍關係不再,傳統塔樓也容不了幾代人,傳統行業沒有新血加入,舊城與也門的傳統價值通通被新時代放棄。

用新技術重建塔樓,始終不及傳統人手工藝造得有質感

用新技術重建塔樓,始終不及傳統人手工藝造得有質感

1984 年,UNESCO 與也門政府合作進行保育薩那古城的運動,把古蹟修復,改善基建設備。這個古蹟保育計劃不只是修葺破舊的硬件,更重要是透過培訓年輕人,把也門傳統建築手藝傳承下去。1988 年,薩那舊城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也門統一到內戰: 阿拉伯快樂不再?

2015年薩那舊城區被轟炸 (Source: internet)

2015年薩那舊城區被轟炸 (Source: internet)

2011 年,也門捲入阿拉伯之春浪潮,薩那成為主要衝突場地,到 2015 年,也門爆發全面內戰,多國聯軍針對胡塞武裝,持續對薩那進行空襲並轟炸舊城區,對文化遺產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屹立千多年後的薩那,本在地球一體化下掙扎求存,正摸索城市的發展方向,希望把原有的文化土壤保留,卻不幸遇上嚴重的人為破壞。也門人本是快樂的民族,但戰爭帶來不只是對舊城破壞,也造成人道危機。城內的人被趕走,原有的傳統價值受損害。期望也門內戰盡快結束,讓薩那人重建家園,繼續紀錄及承傳原有文化傳統,讓阿拉伯快樂土地重回也門。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