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亂世之下,藝術何價?

2019/11/7 — 10:22

走到一間房前,看見一張字條,寫上:「請帶上眼罩,然後選一個最能保障你個人安全的口罩,並帶上。如果準備好,請進。」枱上放著外科口罩、N95口罩,以至「豬嘴」口罩等等,一邊深思:「甚麼是『最能保障個人安全』呢?」,一邊疑惑:「門外世界又會有多危險呢?」準備好了,然後正式入內,地下盡是木屑,長枱則放滿了勞工手套、軟尺、鎚、銼、鉗及鋸等等用具⋯⋯「眼罩、口罩本身是創作木工、塗鴉時的常用工具,只是當下的社會環境賦予我們一個特定的context(語境),但凡見到這些用具,就會聯想起這場社會運動」,還在探究眼前景象所為何事時,《敏感》(Sensitised)的創作人梁洛熙(Giraffe)現身訴說創作動機,「好簡單的訊息,就是不好隨便label(標籤)任何人和事。」

回看Giraffe的創作歷程,社會性一直佔據關鍵位置,「影響大得不能再大,要對社會發展毫無感覺,這是相當困難的;如果仍然覺得社會發展對自己全無影響,可能真的需要活像鴕鳥一樣」,他曾以硬幣、樹葉及手寫繁體字等分別拼貼出皇后碼頭、啟德舊機場及李小龍等圖像,不論是素材或者主題,都緊緊扣連香港人、香港事,「全部材料都因為社會發展而面臨被淘汰的命運,但是他們仍然有其價值。」雖然同樣聚焦於社會議題,但是《敏感》的創作媒介及呈現手法則明顯有別於Giraffe過去的作品,屬於一種全新風格。

廣告

「我本身的作品是比較雅俗共賞的,就算沒有受過深入藝術訓練,觀眾都會較易明白,這個方向可以令更多人看得見自己的作品,但是在學院內,當你做創作時,不太需要考慮『是否容易被人理解』這一回事」,本身修讀室內設計的Giraffe,畢業後短暫從事過相關工作,其後全身投入創作世界,自己愈做愈起勁,親友卻愈來愈擔心,「很多人都問:『創作路可以一直走下去嗎?』如果最後都失敗,再由室內設計做起,我就連新畢業生都不如,至少他們比我更熟悉軟件如何運作。」

思前想後,Giraffe最終決定進修藝術創作,「完全是基於破斧沉舟的心態,我要在創作路上繼續前行,行得更遠、涉足更深,不許自己再找其他回頭後路。」經歷過自修自習,重返校園時,Giraffe希望加強學術性、思考性等訓練,故於今年入讀香港中文大學藝術文學碩士課程,適值香港近月正經歷一場翻天覆地的社會運動,《敏感》成為了他開展學院生涯後的第一份習作。

廣告

Giraffe透過進修自斷後路,其師兄余榮基(Rik)則期望在校園內尋找前路,「當時做作品做了一段時間,甚至做到未能再問自己作品做得好或不好,同時也有一些混沌,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做有關社會議題的東西,還是比較個人化的東西,兩者猶如拔河一樣拉拉扯扯。」Rik與Giraffe的藝術路有點類似,修畢建築學並且正式入行,Rik很快發現自己志不在此,先到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學士課程,畢業之後一直創作,其後再想回到校園,「其實都曾考慮修讀其他科目,再讀藝術是因為在藝術學院時似乎接收了很多資訊資料,還未好好消化,同時自己作品的數量都已經累積到一個水平,都想挑戰一下自己是否達到一定程度。」

過去兩年,Rik按照個人節奏逐步梳理創作路的點點滴滴,「有些東西以前都接觸過,有些東西則是完全新穎,就算是舊的東西,都可以有新的看法」,他形容,這段時間讓他保持專心一致的狀態,非常難得,「例如每個學期只需集中做一至兩個作品,相比起我平常高速創作去回應外在環境,校園中的創作期不但歷時更長,而且多了一份沉澱。」正是這份純粹,讓他重新找到前行的動力,「過去自己總是又想去做創作,又想回應社會,但是過了2014年的雨傘運動,有一種做甚麼都不會有結果的感覺,於是自己都停下來了,這趟碩士旅程好像為我帶來一個喘息的空間,讓我找到一個小小的缺口。」

與Giraffe一樣,社會性在Rik的創作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其中《為她抹掉地上的眼淚》(Wiping her tears off the ground)關於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定居德國一事,《今晚打老虎:驚蟄高爾夫球》(Hit the night tigers: the awakening golf)則源於對社區空間的思考;在《無眠的身言》(Dialogues of a sleepless soma)中,他特別邀請觀眾在牆上留言,分享有關其創作主題「失眠」的所思所想,「創作是一個謎語,當你嘗試回應,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這正是藝術令我情有獨鍾的地方。」畢業展覽《始於此》(Nowhere)今年七月在中大舉行,這時這地,無眠的人自然很多,留言牆上也是熟悉不過的動作,他們留下的字句、紙條,都讓Rik感動不已,「觀眾既有香港人,也有大陸人,除了自身分享,他們更會閱讀其他留言,有些資訊未必是他們日常會有機會接觸得到,隨著他們開始回應,最終就可帶走屬於自己的東西。」

世界太壞,人們都不禁在問:「我該如何存在?」;亂世之中,藝術被提及的次數、受關注的程度往往相對較少,從Giraffe及Rik的創作,我們卻似乎感受得到一股一股似遠實近的力量,他們的老師——碩士課程總監何兆基直指這就是藝術的價值,不論創作人自覺與否,藝術創作都一直緊貼社會脈搏,「藝術提供了一個空間、一種距離,然後讓人能夠有足夠的沉澱,特別是當社會發生某些重大事件時,基本上每個人都會受到影響、都會受到衝擊,藝術往往就是一個方法、一種渠道,讓人反映現狀,並且作出回應。」

(全文完)

中大藝術文學碩士(兼讀制)課程諮詢會

日期:2019年12月14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2:30 – 4:30
地址:沙田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人文館地下12室

課程資訊
預留座位

(本文為立場新聞 × 中大藝術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