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亂用日本簡體字,點算崇優?

2019/3/3 — 10:25

圖:「発売」錯寫成「発壳」

圖:「発売」錯寫成「発壳」

上篇文章出街後,有人話我舉的例子,不是日本簡體字,而是日本漢字,又話未聽過日本推行過漢字簡化,此言差矣。所謂日本漢字,正式名稱叫「和製漢字」(わせいかんじ),是指日本人自己發明的漢字,較出名的例子,有「辻」代表十字路口,「畑」代表旱地,或者現代華人也有引用的「腺」。

日本推行的簡體字,我其實之前已說了,它的官方名稱叫「新字体」,未簡化前的原有寫法,日本則叫「旧字体」。點解日本要推行漢字簡化呢?很多學者已講解過,有興趣的人,可看日本國語學者岩淵匡的介紹。當然,對於沒閱讀耐性的人,你可以選擇看日文維基。什麼?你不懂日文?那你自己找中文維基看吧。

畢東尼信中的日本簡體字

畢東尼信中的日本簡體字

廣告

又有人話,畢東尼封公函,同日本簡體字有甚麼關係?對日文有最基本認識的人,都會發現信上的「湾」和「区」字,日本簡體字其實也是這樣寫,詳情可看日本《常用漢字表》或上面的截圖。什麼?大陸的簡化字都係一樣咁寫?係啊﹗所以咪話囉,如果在香港寫大陸簡化字有問題的話,寫日本簡體字亦一樣有問題的。

廣告

有人又或者會問,信上的其他簡體字,又是日本簡體字嘛?不是,但大部分都是民間簡體字。民間簡體係乜東東?顧名思義,便是民間大眾嫌有些字筆劃太多,為求慳力而發明的簡體字囉?好像「麗」的大陸簡化字是「丽」,那封信只是把麗上面的「丽」簡為「亚」,這是民間簡體。至於「場」字,大陸簡化字是「场」,那封信則是把「塲」字簡化了,也是民間簡體。注意,「塲」和「場」其實是兩隻字來的。

至於信上的「园」和「议」字,則係大陸簡化字,但又同時係民間簡體字。「園」的聲符「袁」用「元」取代,最早在元代便有的了。至於「议」字,形符簡化成「讠」,其實由草書楷化而成;聲符的「义」本是「叉」的民間簡體,本人過去已撰文講過,後來到了1934年,民國教育部推出的第一批簡體表時,用「义」代替「義」,中共係抄民國的。

所以話,假如你以為中共的簡化字,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發明的話,你便是太傻太天真了﹗查實,他們80%以上的字,都是抄民間簡體,或者係從草書楷化過來㗎﹗當然,反對簡體字的人都講過,不論是否民間簡體,都是扭曲字形本義嘛?例如上面提到的「區」字,从匸从品,將真品收埋的意思,本義為藏隱。乂是刈的本字,意思是割草,你把區入面的品變成割草,這不是亂來啦?

最後,有人話香港店鋪用日本新字体,不是媚日是崇優,一聽便知對方根本係識字文盲。上面已經講過,無論大陸簡化字、民間簡體,定係日本新字体,都有扭曲字形本義的問題。真正崇優的話,應該係香港堅持用繁體,然後叫日本恢復舊字體,同香港一樣用返繁體字啦?自己的東西明明比人家好,竟然用人家差的東西,這叫乜崇優啊?

仲有,香港最大的問題,不只是用日本新字体,仲有亂用一通。之前講過的「全線発売」跟「全日発売」不分,用來住的樓叫作「都會駅」,只是冰山一角。其他例子仲有:「優の良品」那個「の」是多餘的﹗「食の美白針」,廣告竟然將個「の」成粵語的「之」音﹗更離譜的是:「売」、「壳」唔識分﹗這樣亂用,分明是用來呃唔識日文的人啦?假如你覺得無問題,你就是抵被人呃的白痴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