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個香港導演的《十年》之約 — 在個人/工業/社會之間

2015/11/18 — 8:41

《本地蛋》導演 :伍嘉良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本地蛋》導演 :伍嘉良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三年為之一代,十年人事可以幾翻新。回望香港,從 2005 走到 2015,過去這十年變化之大,都叫我們驚訝。身為香港人,志在電影的五名導演走在一起,將短片作品合輯為《十年》,於香港亞洲電影節首映。映後座談會上,兼任項目策劃的導演伍嘉良指形容,促成合作計劃可謂「一隻手掌拍唔響,五隻手掌先拍得響」。

《十年》由五部短片組成,包括:郭臻導演的《浮瓜》、黃飛鵬導演的《冬蟬》、歐文傑導演的《方言》、周冠威導演的《自焚者》和伍嘉良導演的《本地蛋》。前兩名導演均是剛入行的新晉,其餘三人則是畢業超過十年。新新舊舊舊的組合,共譜一段關於香港十年後的想像。五人從電影工業談起,討論到創作與社會的關係,創作人又如何用電影與觀眾溝通。

 

廣告

個人創作與工業邏輯

2004 年畢業的歐文傑,甫踏出校園就遇上後沙士經濟,見證著香港電影的革新求存。他剛剛入行,投資者來自歐美,拍攝的都是西片。能夠參與荷里活級的製作,令他「覺得好爽」;後來歐美市場受到金融海嘯打擊,香港電影尋找新投資者──北望神州,出現今日所謂「中港合拍片」的類型。

廣告

《方言》導演:歐文傑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方言》導演:歐文傑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身為主流電影從業員,歐文傑坦言近年創作令他「好掙扎」,「要用普通話去做創作,或者寫的題材跟自己生活沒甚麼關係,例如《高海拔之戀》、《單身男女》之類,會覺得距離自己好遠」。參與《十年》的電影計劃,他憶述是「二話不說就應承」,原因無他,只有一個:「我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講自己想講的東西。」

接拍外判和委託計劃為生的郭臻亦同意,工業自有其運作邏輯,而《十年》卻是一個幾乎毫無限制,只有概念框架的創作,說:「計劃好正!因為它不是在電視放,不用考慮合家歡時間,粗口食煙都不用迴避,創作好自由。」

《浮瓜》導演:郭臻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浮瓜》導演:郭臻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個人創作與社會環境

大學時期未參與過社會運動的郭臻,何以今日拍出中央謀算刺殺議員的《浮瓜》?他指出轉折的關鍵在於 2009 年──他大學畢業那一年,也是反高鐵運動的那年頭。學生苦行期間,郭臻人不在港,反而感覺更大,「我在好遠,而香港發生一些會改變好大的事件,是我隔那麼遠都能感受到的。」自此,他漸漸關注社會議題,目睹香港「各個方面都走下坡」,也就開始思考個人可以做甚麼回應社會,「我甚麼也不懂,只會拍東西,有機會,不如直接面對一些感受。」

《自焚者》導演:周冠威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自焚者》導演:周冠威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另一位導演周冠威感嘆:「你問我,十年前,剛畢業,也沒有想到會搞成今日這樣,十年之後也有些欷歔。」去年雨傘運動期間,他的孩子剛剛出世,形容那是「最喜悅和最悲痛同時間出現」的時刻,但他在困境中抱緊樂觀,「世界就是如此,但不代表沒有希望。」──他的希望,在於電影,在於揭露現實。

他記得,在學期間書寫家庭題材,今日卻以社會政治為主。人變成熟了,社會責任漸漸成形之餘,他認為環境變遷也促成題材改變,「天下太平的時候,我覺得題材好闊,說家庭愛情都可以;但這幾年,當下香港那麼政治化,面對那麼大危險,作為創作者,作為香港人,你都不去回應,而去拍其他東西,我覺得是沒甚麼意義的。」

 

創作人與觀眾的關係

大時代之下,創作人以時代作為背景可謂無可厚非,但創作人的主觀意願,如何跟觀眾口味作出平衡,正是黃飛鵬思考的方向。他形容,參與《十年》的五名導演都表現出個人風格,流露自己的情緒,直言可以做自己的狀態「好爽」,但他強調「拍自己想拍的,並非不用理會觀眾,而是與觀眾溝通,不代表要將自己扭曲,到連我自己都不喜歡的地步。」

《冬蟬》導演:黃飛鵬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冬蟬》導演:黃飛鵬
(圖片來源:《十年》製作單位提供)

畢業以來一直從事獨立電影工作的黃飛鵬憶述,策劃《十年》的導演伍嘉良主動接觸,介紹一個想像十年之後的拍攝計劃,他第一個反應是:「我十日後都不知怎樣?你問我十年?」因著《十年》計劃,沒有預算沒有準備的黃飛鵬,也嘗試迫自己,在絕望的環境之中,思考其他可能。就像伍嘉良也說,五個人本身就對這個城市有一定關注,才會走在一起。

回想當初,伍嘉良去年年初發起《十年》,也沒有想過能夠來到戲院,接觸群眾,直言這一切都是始料不及,也正因如此創作一直都沒有包袱,「如果開頭太多計算,可能我們的作品都不會拍成這樣。」工業、社會、觀眾之間,伍嘉良更重視創作人本身,《十年》只是源於一個問題:「我們想講甚麼?這一刻,我們想跟香港說的是甚麼?我們想問自己的又是甚麼?」

《十年》的五部短片,明明述說未然的想像時空,卻呼應著種種已然的荒謬現實,伍嘉良形容「這種貼身的感覺是令人心寒的」。過去的日子裡,我們面對困境處於捱打狀態,導演們分享了他們的一些想法,但現實中的十年卻在我們每一個人手中,故周冠威說:「作品只是 20 分鐘,而未來是我們大家的。」

《十年》首映禮後座談會,五名參與導演
左起:郭臻、黃飛鵬、歐文傑、周冠威、伍嘉良

《十年》首映禮後座談會,五名參與導演
左起:郭臻、黃飛鵬、歐文傑、周冠威、伍嘉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