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美尼亞的葉里溫 (下)──以「快樂抗爭」拯救20世紀首個現代主義首都

2019/6/16 — 11:59

亞美尼亞式的快樂抗爭。

亞美尼亞式的快樂抗爭。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亞美尼亞大屠殺後短暫獨立

一戰期間,鄂圖曼暗地開展屠殺亞美尼亞人計劃,造成約一百五十萬人死亡,是20世紀第一宗重大的人為悲劇,稱為亞美尼亞種族滅殺(Armenian Genocide)。土耳其至今拒絕承認,但亞美尼亞卻一直追討,造成兩國關係變差。種族屠殺是近代亞美尼亞一個沉重的歷史傷口,但這國殤已演化成一種身份象徵,令亞美尼亞人更團結。

廣告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爆發,蘇聯正式成立。經過千多年的等待,阿美尼亞於1918年乘著亂世宣佈獨立,首都定於葉里溫。大屠殺期間,很多中東的亞美尼亞人逃難到葉里溫,令城市人口暴增至十萬,城市需要重新規劃,新政府邀請亞美尼亞裔建築師亞歷山大·塔馬尼揚(Alexander Tamanian)負責設計。

葉里溫建築地圖

葉里溫建築地圖

廣告

塔馬尼揚在1919年回到殘舊落後的葉里溫,並一直思考,20世紀的亞美尼亞首都,應如何設計才能體現新國家的民族意識,並深入研究古代建築物,嘗試為亞美民尼亞創造新時代的建築風格。可惜,在亂戰中獨立的亞美尼亞,只維持了兩年,於1920年便被蘇聯強行吞併。塔馬尼揚為了逃避共產政權追殺,流亡到伊朗。

塔馬尼揚的亞美尼亞夢想之城

蘇維埃政府發覺無人能接手葉里溫的規劃設計,於是邀請塔馬尼揚回國,並承諾保障他與家人的人身安全。流亡海外的塔馬尼揚苦三思量後決定回國,繼續葉里溫的新城設計。在經歷種族滅絕、獨立失敗、民主落空後,他更希望亞美尼亞意識能溶入首都的城市脈絡中,把民族傳統帶入設計內,藉此團結分散在國內及世界各地的人民。

塔馬尼揚的城市設計圖

塔馬尼揚的城市設計圖

塔馬尼揚為葉里溫所設計的城市佈局,是受到當時盛行的花園城市設計所啟發。塔馬尼揚把一個巨大的圓形綠化帶,重叠在不規則的格子街網上。他把城市分為行政、大學、文化、工業和博物館五個區域,各有獨立的規劃模型,再利用最短的路網把各區連接起來。

亞拉臘山腳下的粉紅城市(source: Serouj Ourishian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亞拉臘山腳下的粉紅城市(source: Serouj Ourishian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塔馬尼揚設計了兩條新的軸線,第一條是寬闊的花園大道,把主要的市政空間列寧廣場(Lenin Square),連接到外環路的綠化帶。 另一條垂直軸線則把列寧廣場及劇院廣場(Theatre Square)以對角線連接,把城中心原有的格子佈局以45度⻆切開 ,形成北大街(North Avenue)。這視覺軸線令整個城市面對亞拉臘山雙峰,讓它成為城市的巨大背景,巧妙地把亞美尼亞的意識形態放進城市規劃內。另外全城均以古代常用的凝灰岩建造,令葉里溫設計成一個粉紅城市。


列寧廣場,現已改名為共和廣場(Republic Square),被粉紅色建築物圍著

列寧廣場,現已改名為共和廣場(Republic Square),被粉紅色建築物圍著

他又把古代建築中所傳達的精神,以現代方式去呈現,創造了獨一無二的阿美尼亞新古典主義(neo-Armenian),以反映亞美尼亞歷史的連續性,成為民族完整的象徵,並讓市民體會到他們是文化的繼承者。塔馬尼揚又聲稱此設計是復興被沙皇時代打壓的國家,吻合當時推行「建設生活」(life-building)的藝術運動。結果,在反沙皇的大旗幟下,葉里溫這個含有民族主義的城市設計,於1927年正式興建。


國家歌劇院(National Theatre)

國家歌劇院(National Theatre)

後塔馬尼揚年代的史太林主義

共和廣場

共和廣場

塔馬尼揚死後,大清洗(Great Purge)時代來臨。葉里溫的城市設計,被認為含有重大的民族主義,不合史太林模式,需要徹底修正。列寧廣場附近的兩座建築物加了一個大拱門,企圖把視覺軸線弱化,聖山消失在廣場的整體設計之內。廣場的主軸線也加強,在正中心加入史太林式文化宮,破壞了整體阿美尼亞新古典風格,也改變了粉紅格調。

六十年代史太林巨像被拆除,換上亞美尼亞之母銅像。

六十年代史太林巨像被拆除,換上亞美尼亞之母銅像。

為了弱化北大街這條主軸線,劇院廣場被新馬路切成四份,變成十字路口。此一改動除破壞廣場的壓軸格局外,也是配合新加入的史太林大街,希望在此消彼長下,城市的焦點能放在這新的紀念軸線上,遠離阿拉臘山,所以最北端的山上竪立了一個新地標──近三十米的史太林銅像,正好體現小說《1984》中所說︰「老大哥正在看着你們呢!」

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紀念館

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紀念碑

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紀念碑

1965年,葉里溫市民示威,希望官方建立大屠殺紀念碑。1967年,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紀念碑 (Armenia Genocide Memorial)於大屠殺50週年揭幕,左側是100米長的紀念牆,刻上曾發生屠殺的材莊及抗爭英雄的名字;盡頭的紀念柱,是一支44米高的方尖碑,上面有一條深刻的垂直裂痕,象徵著亞美尼亞民族劫後重生;柱旁的永恆聖殿,以12塊斜放的玄武岩石塊圍成一個無頂的圓形空間,代表12個已失掉的西亞美尼亞省份;正圓心放有永恆之火,獻給死去的150萬亞美尼亞人。


永恆聖殿以12塊石組成,代表12個失掉的西亞美亞省份。

永恆聖殿以12塊石組成,代表12個失掉的西亞美亞省份。

在紀念公園南方的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博物館及資料館(Armenian Genocide Museum-Institute),以下陷式設計,藏在半地下的空間,內部的展覽空間充滿流動感,以活動流線簡要地解釋大屠殺的時間軸線,然後再探討災後的國際反應。最後是一個悼念空間,讓來訪者可以靜下來反思。

紀念館內部的展覽空間充滿流動感

紀念館內部的展覽空間充滿流動感

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紀念館帶有深層的道德意義,集悼念、療傷、救贖、研討、預防的作用於一身。紀念碑是一個民族標記,能集體悼念受害者,帶領民族走出傷痛;博物館則是讓世人認識這段悲痛歷史,更以20世紀第一批大屠殺受害者的身分,負起防止種族滅絶的國際道德責任,譴責否認歷史的人,只會令同類悲劇重臨。

爛尾的葉里溫大階梯

葉里溫階梯讓城市人可在不同位置欣賞亞拉臘山

葉里溫階梯讓城市人可在不同位置欣賞亞拉臘山

七十年代,當時城市的首席建築師Jim Torosyan細心研究塔馬尼揚的設計後,把部份未實踐的構思重新包裝,沿北端山崖設計了巨大的葉里溫大階梯(Yeveran Cascade),連接上下兩區。

這項建造工程可謂一波三折,1980年開始建造,後來於1991年因共產倒台,缺乏資金而停工。原設計是打算連接山頂,結果整個計劃只完成下半部份。濶50米的大台階,只建造了572級,上半部份統統放棄,成為新國家的爛尾大白象。2002年政府決定翻新工程,並於2009年重新開放為美術館,注入很多藝術元素,令它起死回生,成為今日城市的標記。

葉里溫大階梯首層的噴水池。

葉里溫大階梯首層的噴水池。

米白色的石造大階梯是一個五層的建築物,分為戶外花園及室內畫廊兩部份。戶外花園最吸引之處是可從階級或平台上,在不同高度去觀賞亞拉臘山下的葉里溫,完美地演繹塔馬尼揚的概念,強化了這條視覺軸線。

今日的葉里溫──塔馬尼揚設計開始走樣?

市中心仍有火山石所建成的公寓大樓

市中心仍有火山石所建成的公寓大樓

隨着蘇聯解體,亞美尼亞於1991年宣佈獨立。進入二十一世紀,這首都城市經濟開始起飛,大家卻似乎忘記了葉里溫本身的價值。她是20世紀第一個以現代主義概念設計的首都,也是亞美尼亞的民族象徵。可惜政府為求利益,帶頭把舊城的特色刪走,把許多亞美尼亞新古典式建築拆掉,換上毫無本地特色的玻璃幕牆大廈。

今日的亞美尼亞人並不是一個悲情民族,而是一個會抗爭的民族。自獨立以來,葉里溫便成為示威之都,曾出現很多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市民齊心向貪腐說不,並以他們「快樂抗爭」文化聞名於世。

示威也來載歌載舞

示威也來載歌載舞

我2015年到葉里溫旅行時,正好見證亞美尼亞式的快樂抗爭。當時我被音樂及歡呼聲吸引,還以為附近正舉行嘉年華會,不知不覺進入了一段被封鎖的巴格拉米揚大道(Bagramyan Avenue)。場內有攤檔分享小食,舞台上有樂隊表演,男女老少在大街上或站或坐,間中載歌載舞,開心時一起叫「Cheer」。也有很多人高舉標語,有人揮動國旗,氣氛非常平和。後來,有幾個青年人前來搭訕,努力向我解釋這裡如何變成一個佔據馬路的反政府集會,原來,政府不久前宣佈加電費,兩年內累積升幅達三成以上,引起公眾不滿。本來和平的集會在示威勝地自由廣場舉行,青少年都是叫口號或靜坐,但政府完全漠視。三天後,他們遊行到巴格拉米揚大道坐下阻塞交通。這條大道就是當年的史太林大街,六線行車,是市中心最重要的交通幹道,只要佔據一小段,即可令交通癱瘓。


集會人士都滿面笑容,沒有人來拆大台

集會人士都滿面笑容,沒有人來拆大台

我目測現場大約只有1000人,力量似乎很弱,如何能迫使政府撤回方案?那群年青人說,亞美尼亞式的抗爭,包容程度很大,如果沒時間參與集會,可以配合其他行動,只要大目標一致,什麼抗爭路線都可以試,亦不會阻止其他人去做。以這次示威為例,年青人及老人家日間守馬路,上班人士夜晚前來支援補給,全城集氣,反抗貪腐的政府。

不要少看這種和理非示威的力量。2018年,葉里溫市民就是用這種快樂抗爭,把修改憲法永續權力的前總統薩爾基相推下台。這種抗爭的血已流入亞美尼亞民族內,成為他們的一種性格。今日葉里溫市民不斷要求國家民主化,因為他們明白只有在公義的制度下,城市才不會受貪瀆者影響,民族利益才可發展。我相信在他們監察下,城市規劃會走回塔馬尼揚的路線,讓溫暖的粉紅城市再次把亞美尼亞的傳統價值流芳百世。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