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裔歌手能否在西方流行樂壇出人頭地?

2015/10/16 — 14:38

2004 年,曾有兩名港人歌手,因為不同的緣故在美國樂壇一時走紅。那年一月,William Hung 孔慶翔在真人騷 American Idol 上唱了一首走音得令人難以置信的 Ricky Martin – She Bangs,成為了網絡笑話,開闢了短暫的演藝事業。同年,饒舌歌手 MC Jin 歐陽靖推出了首張大碟,他因連續七星期在直播的 rap battle 比賽中奪冠而聲名大噪,但是後來也難免回港發展,協助曾蔭權宣傳「起錨」。兩人在音樂界的經歷,不能被形容為成功。

在西方流行樂壇中,能夠成名的亞裔(東亞裔)歌手或音樂家,實在是屈指可數。主流媒體亦較少會嘗試解釋這個現象。樂評人 Oliver Wang 曾指出,西方國家亞裔人口太少,當中又有中港台日韓等之分,所以市場份額不足。但是亞裔歌手為何不能吸引到其他種族的聽眾?也許,某些人會將矛頭直指向種族歧視:「你看看吧,到了英美也只能做二等公民」。但這種過份簡化的邏輯也顯然不恰當,亞裔人士在西方社會已是無處不在。若樂壇真的充滿歧視的話,那具體地歧視什麼?被誰歧視?探討的角度不單只有一個。

 

廣告

刻版印象?

無可否認,孔慶翔和歐陽靖兩人的經歷,處處圍繞著種族問題。正因為「笨拙」、「欠缺歌舞才華」符合美國媒體傳統上對亞裔移民的刻板印象,美國人才明白孔慶翔這個笑話的笑處所在。同時,歐陽靖因為單獨一人(沒有其他亞裔饒舌歌手的先例下)強行撕破了刻板,而成為了一次性的文化異象,大眾對他的成長故事比他的樂曲更有興趣。說到底,走紅的條件之一,就是要得到社會(或起碼某社群)的共鳴,明星的表現和大眾的想像力或價值觀必需有共通點。

廣告

若孔慶翔代表著刻板亞裔男士的話,那美國媒體對亞裔女士的想像力就要豐富得很多。比方說,荷里活電影傳統上會把她們界定為賢良淑德的 China Doll 或狡滑奸詐的 Dragon Lady,影星 Lucy Liu 劉玉玲所扮演的角色正代表著後者。要利用這兩類刻板印象打造出一名女星,比起打造男星來說,較為容易。Taylor Swift 優雅的形象、總是服侍著白馬王子的歌詞,不就具有 China Doll 的潛能嗎?可是,今天的西方流行樂壇同像缺乏成功的亞裔女歌手模範。

可想而知,與其他行業一樣,音樂人不但講究自己的能力和形象,人際關係也十分重要。很多歌手在樂壇中成名,是因為得到了同行的相助。英國教授 Chris Rojek 曾將名人廣泛地分為三類:Ascribed Celebrity(作為一名明星的關聯人物而「被賦予」名望的名人)、Achieved Celebrity(靠本身成就而成名的名人)和Attributed Celebrity(故意製造出嘩眾形象吸引注意的名人)。

John Lennon & Yoko Ono (Nationaal Archief, Den Haag)

John Lennon & Yoko Ono (Nationaal Archief, Den Haag)

 

成名毋需單人匹馬?

西方流行樂中,亞裔女性的頭號代表人物可能是 Yoko Ono 小野洋子。她作為披頭四 John Lennon 的妻子,在六十年代尾受到矚目,無疑是一名「被賦予」的明星。當時,她在媒體眼中是「Dragon Lady」的刻板人物,大眾將披頭四的解散歸咎於她。她極度「前衛」,以刺耳難受的尖叫代替歌唱,也令披頭四的歌迷反感。

雖然她的音樂與流行風格背道而馳,但是她的價值觀卻與當時年輕人的政治觀點處處相符,不少人在她的反戰理念和敢於嘗試的態度中找到了很大的共鳴。因此久而久之,小野洋子在 John Lennon 的框架以外,成為了一名擁有獨立形象的明星,受到她啟發的樂隊據說包括著名 New Wave 組合 The B-52s

2010 年十月,饒舌/電子音樂組合 Far East Movement 以單曲「Like a G6」成為了首隊登上美國 Billboard Hot 100 排行榜的亞裔樂隊。所有在那段時間去過蘭桂坊的人,都會認識這首歌。如果亞裔人士在樂壇難以獨自一人成為偶像的話,那 Far East Movement 的形象就是個人主義的相反。

 

論成員的形象,這隊組合可說是天衣無縫地團結。在宣傳照和音樂短片裡,Kev Nish、Prohgress、J-Splif 和 DJ Virman 四人必定戴上太陽眼鏡,穿著統一的服裝,(除了 J-Splif 一人外)亦會剪上一模一樣的短髮,不是忠實歌迷也很難把四人逐一識別。顯然,樂隊整體的形象比起每名成員個人的形象重要得多。反而,與他們合作的歌手(如單曲「Rocketeer」中的 Ryan Tedder)、或在短片中扮演主角的模特兒,曝光率更高。他們販賣個人形象的同時,Far East Movement 販賣的卻是一種生活方式。

 

模仿大師

對於亞裔歌手所面對的屏障,除了刻板印象和媒體效應外,還存在其他看法。美國很多少數或弱勢的民族、社群都發展了屬於自己的流行音樂風格(例如饒舌),或把自己的傳統風格成功地大眾化(如拉丁舞、鄉村音樂)。亞裔移民卻沒有把自己的歌舞民謠帶到海外,亦沒有在美國竭力創作新的風格。找不到樂壇定位的亞裔歌手因此只能演奏「源自別人」的風格,經常被評為「抄襲者」。幸好,西方聽眾大多沒有接觸過粵語流行音樂的填詞改篇歌曲,如葉蒨文的「200度」等,否則耳朵會爆炸。

東亞傳統音樂為何沒有被帶到西洋,沒有被西方音樂家改造而納入流行樂?我們很難找到清晰的答案,但是起碼能肯定,三、四十年代以上海為中心的早期華語流行樂(周璇、李香蘭等),證明了中樂音調和西方爵士樂並不一定會互相抵觸。

雖然西方流行樂壇至今還是缺乏亞裔巨星,但是這並不代表亞裔人士被樂壇拒於門外。無論是單人匹馬或是作為樂隊成員,不少實力派音樂家已在英美樂壇中取得一定的成就,並得到同行的尊敬,包括DJ Steve Aoki、Linkin Park 的饒舌歌手 Mike Shinoda、Bloc Party 的鼓手 Matt Tong 等。畢竟,娛樂界並不是光明正大的行業,內裡潛規則多。亞裔歌手的前景雖不一定是死路一條,但必定是峰廻路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