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年度推介】人文關懷主導溫柔革命

2015/12/31 — 13:51

揀選 2015 年的大事回顧很難,後雨傘的一年,即使區議會選舉略見青年力量抬頭,但城內種種風雨,仍然格外蒼白。挑一本年度出版也不易,如何以書回應人心惶惑、社會紛亂的時局,獨立書店的書選流露出一份人文關懷……

黃淑琪的《可以居-白沙澳灣》、Chiya的小說《星語者:星星的秘密》、Ko Ko Thett 的英文詩集《The Burden of Being Burmese》,還是鄧恩的《姊妹革命: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啟示錄》……本本都是 2015 年出版的新書。

與其說是立足本土,倒不如話是從人文出發,以人情通感推動溫柔革命。時代變改,從來不是一踘即就的事,唯有滴水穿石,才是最強大的力量。2016 年,改變之前,我們需要的是繼續堅持!

廣告

艺鵠:黃淑琪《可以居-白沙澳灣》

廣告

這本書精巧得猶如一份藝術品,由資料搜集、圖片、文字、排版、印刷,每項工序都花了比平常更多的專汪,使它的質感厚實得如一塊歷經打磨的石頭,隱隱透著白光。

白沙澳灣是一條仍有人居住的客家村落,如何紀錄一條仍在編織著的歷史文化河溪,《可以居》團隊選擇以其簡約克制的呈現風格包容了最大的解讀性,圖片和文宇的呈現方法著重於素材本身,創作者有意識地把自己的身份隱於「選取什麼素材」和「如何重現素材」上,不在刻意渲染某種浪漫色彩。建基於真實之上,面對「村落」這個複雜的有機體,團隊中不同的創作人以其獨特的觀點切入,不同的線在時空和人事物關係中穿插,實虛交錯,為他們作為外來的研究者和我們作為一個遙距的窺探者建立一個高於真實的平台,引起對居住和生活方式的不同想像。

 

序言書室:張馨儀《殘疾資歷:香港精神障礙者文集》

殘疾資歷是一本奇書。書名已夠是離奇,原來殘疾可以成為「資歷」。對,它的意思正是殘疾是一個人有價值的經歷。這一次過挑戰了兩個概念。我們以為資歷一定是亮麗的,是增加市場價值的。作者卻提出,這是一種對個人歷史以至價值的否定。如果我的經歷是創傷、是負面,那就是對人生沒有價值的,也沒有意義,甚至要努力遺忘。但那些確實是我人生的一部份,要用「資歷」去衡量人生的經驗,少不免就是要衡量哪些經驗才有意義,然後要抹去其他部份。這是一種人生的支離和二度創傷。另外是對「殘疾」的顛覆。我們以為精神病都是殘疾,於是世人一分為二:有殘疾的一群,學著與污名周旋,在被排斥的同時換取生活的空間;也有死命堅持自己是正常的一群,在生活崩潰之中仍然戲仿日常,迴避標籤。但事實是殘疾不是個人的徵候,而是社會的情狀。活在大都會中,沒有截然二分的殘疾與正常。讀過本書,我們知道,殘疾不只是個人或負面,也可以是所有人,也可以從中找到力量。

 

綠野仙蹤書店:Chiya《星語者:星星的秘密》

Chiya是當紅的香港插畫師,她最喜歡畫女孩子,微溫的紅茶與肥貓。《星語者.星星的秘密》以唯美夢幻的筆觸,描繪「聆魂士」的故事。所謂「聆魂士」,就是聆聽靈魂心聲的意思。「聆魂士」傾聽,然後幫助他人完成未償心願。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在安靜的小鎮上,有一家能夠看得到星星的店,店主就是這麼一位聆魂士;每一天,當門鈴響起,就會有迷途的訪客踏進這裏……

 

田園書屋:羅宇《告別總參謀部》(第四版)

這次田園年度新書十月出版,現已第四版了,值得推薦。

本書是中共大將羅瑞卿次子羅宇獨立個性的心靈記錄,也是中共第一代子女最有反叛精神的寫照,生動地復活了中國20世紀最震撼的一段紅色歷史現場:有鮮為人知的大內秘聞,包括鄧小平楊尚昆頂級家族的貪污腐敗、權力核心的陰謀狡詐、總參人事的烏煙瘴氣和江青葉劍英楊尚昆等人的私生活,也不乏對黨國命運的深刻反思。1990年與香港影視明星狄娜(梁幗馨)結婚,夫妻恩愛,他視此來自不同世界的姻緣是上天的眷顧。2010年狄娜病逝香港後移居美國。

 

樂文書店:《他們的文學時代:新世代創作者眼中的大師》

以七位作家──劉以鬯、洛夫、瘂弦、林文月、白先勇、西西、也斯──七部文學電影,穿越台灣與香港,試圖在島嶼間構築出一個文學時代的風貌,那時代文學家被迫面對的動盪遷移、與世界文學接軌的新奇衝擊等等,都能在這些偉大的文學生命裡感受體會。經由時代,理解不朽。

       

MCCM Creations:Ko Ko Thett《The Burden of Being Burmese》

緬甸詩人Ko Ko Thett第一本全英文詩歌結集,輯錄了19年間的48首詩作,表現他對緬甸政治、文化、殖民歷史、語言、種族和社會發展的態度與情感。詩集之中,除了部分曾刊於地下刊物的早期詩作以緬甸文書寫,後來作英文翻譯之外,其他的詩均以緬甸文構想,再用英文書之,當中牽涉了一種無形的翻譯過程。文字與文化的翻譯,都為閱讀帶來更多層次的體驗。

 

樂活書緣:鄧恩《姊妹革命: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啟示錄》

二十一世紀在整理上一世紀動蕩的遺產時,他們發展了艾國及法國革命,不單是經驗主義及理性主義之別,還是革命的人如何習慣看這世界的不同,是文人救贖的具理想卻虛無的主張,還是延續生活方式,修正自治體系,及以制度來限制人性,免於扭曲了民主的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