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格保證不了票房

2015/4/28 — 13:34

林超賢(左二)接受年度藝術家獎。

林超賢(左二)接受年度藝術家獎。

林超賢接受藝發局頒獎,到底有何問題?

作為建制派橡皮印章的藝發局,近年頻頻涉及黑箱作業、高層凌駕專業、自我審查等不公不義之事,已達至無法無天、民間義憤的地步。這種差劣的現象,甚至有在社會上漫延的趨勢──藝發局與 M+ 合作參展威尼斯視藝雙年展涉及黑箱作業;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涉及自我審查與高層凌駕策展專業;M+ 購藏委員會涉及利益輸送──今次「香港藝術發展獎」,高層凌駕專業評審小組的評選結果,是同類事件的再一次升溫。

電影界評審小組所有成員全體辭任,呼籲林超賢拒絕接受該獎,認為接受這個獎項,是藝發局對他人格的污蔑,陷他於不義。

廣告

藝發局回應事件,批評評審小組發出的聲明傷害及打擊了獲獎的藝術家。

雙方各執一詞,但至少有一點是達成共識的:就是林超賢會受到「傷害」。既然接受與拒絕都會受傷。或者在兩種傷害中選一個「冇咁傷」的,就是林超賢的選擇了。

廣告

碰巧在讀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動物農莊》。他那一篇經典著名的題為〈新聞自由〉的序,相信可以為這種「傷害」定性。我嘗試把該文的意思斷章取義地代入是次事件,改寫如下──

在香港,知識懦弱是藝術家與新聞工作員所需面對的最大敵人。至於香港的藝術作品審查制度,其悲慘之處在於大部分是自願受審。不受歡迎的意見找不到發聲管道,令人困擾的事實遭到掩飾,這一切都不勞政府發布禁命,在報紙上找不到相關報導,這不是因為政府干涉,而是因為大家有默契,知道報導那件事很「不妥」。此態度並非由外來壓力所形塑,而是自發性行為。只要不牽涉到那些很「不妥」的事情和一些禁忌議題,言論自由這個原則大抵是存在的。但香港大部分知識分子奴性十足,不斷替政府宣傳。而藝術界及科學界知識分子原本該是自由捍衛者,卻大多成了此一精神的鄙視者,不管在學術理論上或在實際行為中都將之棄如敝屣。作為既得利益者,他們依附著權貴,以搬龍門的方式把標準從一個換到另一個,為當權者辯解護航。我們真正的敵人就是這些隨波逐流、不管對當下思想認不認同都隨之起舞的應聲蟲。

把歐威爾的觀點切入香港目前的現況,解析言論與思想自由受到自發性「政治審查」的現象,有其明顯可取之處。他的觀點,也能讓我們了解評審小組全體辭任所捍衛的專業精神、價值與尊嚴;同時理解,為何說林超賢若接受獎項,是藝發局對他人格的污蔑,陷他於不義。

但顯然林超賢對於捍衛自由與道德、人格與公義、價值與尊嚴的感受不大,對「拯救香港文化藝術圈廉正氣節(Integrity)」也不感興趣。因為他的電影還要面向神州大陸市場。拒絕接受藝發局的獎項,當然是「不妥」的行為,可能會引起與內地關係密切的建制派的不滿,等於是掟自己飯碗,影響仕途。尊嚴值幾多錢?藝術圈廉正氣節關他屁事?人格可保證電影票房嗎?看看杜文澤被內地同胞杯葛就知道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