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15 - 14:14

人生董事會

大道理其實沒有很大,而且總是矛盾。典型例子是「君子不記舊仇」和「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到底報仇好還是不報仇是君子,很難說。更常見但更令人困擾的就是「擇善固執」與「從善如流」。兩句話聽上去看似沒有衝突,但善惡本難分,誰憑甚麼去判斷擇些甚麼善而固執,從些甚麼善而如流,又難判斷。聽從他人意見是「知變通」抑或「牆頭草」;不聽他人意見是「堅守原則」還是「古板固執」?說不準。

這矛盾最近在香港更加激化。

一家人,父母與孩子因佔領問題鬧翻。新一代覺得聽父母話,不佔領,就是屈服;當父母的則把孩子不聽話理解為頑固。這就是社會撕裂。本來這是政治立場的撕裂,又像癌細胞那樣擴展為親情的撕裂(孩子是否佔領被上綱為孝順問題)、愛情的撕裂(情人埋怨只顧佔領不陪他/她)、友情的撕裂(警察被示威者老朋友 unfriend),甚至個人自身價值觀的撕裂(怎樣才算夠激進?)。整個香港社會莫不在撕裂。意見立場觀點舖天蓋地,人不知如何選取。變,是變通還是動搖?一直變下去又會否變成墮落?不變,又是堅持抑或固執?一直不變其實是否等於原地踏步?

廣告

怎麼辦?

「你,能夠當我的人生董事會成員嗎?」幾個晚上前,朋友 P 如此問。這是他面對「變與不變」此一疑惑的辦法。他是幹演藝事業的,雖不是大紅大紫,但一舉一動難免被評頭品足。支持還是反對佔中?面對不公義發不發聲?或者,接不接一齣戲?要不要試試參演舞台劇?他自己雖有主見,但不難想像,外界干涉的聲音也不少。聽,還是不聽,他也有不知所措的時候。

「人生,」想法一直離奇古怪的 P 說,「就好似一家公司。」他的「人生董事會」由六人組成。這些人都是 P 精挑細選的 role model ,裡面有教過他的舊老師、父母、老朋友、行業的老前輩,不一而足。他們來自各行各業,但都是 P 敬重的人。「如果我的人生是他們所認可的,那這人生不會行差踏錯到哪裡。」P 說。這些人成為他的「人生董事」後,會與 P 定期見面,為他的人生大小事,待人接物的性格態度,提供意見,每遇上重大決定,P 則會「召開董事會」,向這些人仔細請教、討論。雖然最終下決定的還是 P ,但他必須對董事會的聲音作最大尊重。除非特殊或無可避免的情況,否則「董事會」成員不變。

而做一個人的人生董事,則責任重大。這就好比結婚,是一份無私的付出、為對方著想的承諾,同時也是一份愛。畢竟一個人不會有幾千幾百個董事,如果他只選了六個人,而你是其中之一,這意味著他對你的絕對信任。做董事的一旦答應,即意味對方的人生一部份在你手中。你不可以因為甚麼原因而把它毀掉。如果心裡有鬼不踏實,怕有利益衝突,或純粹因為很忙而沒有信心擔任董事一職,就寧願最初就不要答應。

「董事會」成立以後,P 把外面紛紛擾擾的聲音都過濾掉了。只有董事會的意見是他重視的。董事會的成立,讓 P 能夠最大限度地在擇善固執的同時,從善如流。董事們一致通過在雨傘運動中發聲是有骨氣的事,P 放膽去做,即便被人斥為上位、抽水,他也可以一笑置之,因為他知道,這是董事會認同的事。董事們反對他跳入舞台劇世界,他也按著辦。儘管他自己其實希望一試做舞台劇的滋味,但正如董事們所說,不久前他才剛開始踩入跳舞領域,如果同時開闢多條戰線,最終會有全部打敗仗的危機。不如先跳好舞再說,這是董事們的共識。他對董事局的決定心服口服,畢竟這些都是最熟悉他、最為他好,也是他最敬重的人。

你的董事會,由誰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