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肉搜尋》:電影讓觀眾有「參與」的感覺

2018/10/23 — 10:37

早前在辛丹斯電影節上看過《人肉搜尋》(Searching),現場觀眾反應非常熱烈,大家都對電影破格的呈現手法感到驚喜。再加上懸疑曲折的劇情,無疑電影會在主流觀眾群裡非常受歡迎。這部用了十三天拍攝、一年半時間去後期製作,在美國上映後已累積超過五千萬美元票房。

故事講述David (John Cho飾) 是一位單親爸爸,他的十六歲女兒Margot (Michelle La飾) 有天突然離奇失蹤。David於是從她的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媒體上展開抽絲剝繭的調查,最後還發現原來女兒一直隱瞞着的秘密。

《人》最大賣點是它用了一種新興的Screenlife電影語言 ,即是整部電影主要以電腦螢幕上發生的事作骨幹 ,中間有少量實景拍攝的錄影片段作支撐。電影的開頭非常有創意,先來一個大家都熟悉的電腦登入畫面,預告即將看到的都是發生在電腦屏幕上。之後再利用電腦上的日曆表去描繪David一家的角色背景。只是短短十多分鐘,就將觀眾的心理狀態調較好,非常巧妙。

廣告

Screenlife能給予一種跨文本的體驗,讓觀眾有「參與」的感覺,相信年輕觀眾會份外親切。到電影的下半部份,電影用了不少社交平台上的互動去揭示尋找Margot的過程,將大家熟悉的社交平台共冶一爐。當觀眾一邊看着「手機屏幕」上的滾動時,會自然成為這社交媒體的用戶而立即代入電影角色的一部份,令觀眾全程投入。當中,編導亦不忘借故事諷刺現代網絡新聞泛濫,網民會借機「抽水」來博取曝光的情況。

其實此Screenlife手法早在2014年的B-grade電影<Unfriended>及今年在柏林影展放映的<Profile>已經採用過。而兩部電影的共通點就是Timur Bekmambetov,他為前者的監製及後者的導演。今次,他亦是《人》的監製及投資者。我看他是真的為此手法而着迷。

廣告

其實電影語言一直隨着時代逐漸蛻變,智能電話、平面電腦畢竟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份,電影也應該反映這樣的時代變遷。今後可能還會有更多不同的拍攝/處理手法出現去表達故事。不過,有時細心想一想,電影最基本的元素「影像語言」,會否因此而慢慢失去它的重量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