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年紅白

2017/1/26 — 13:22

在七八十年代成長一輩的集體回憶中,紅白大賽(NHK紅白歌合戰)自有其一定位置,記憶中好像是我們的陳美齡在 1973 年入選紅白,「為港爭光」,TVB 看準商機,購入這個日本每年除夕夜的皇牌綜藝節目,可能收視不俗,自此年年都作轉播,後來甚至落重本用衛星直播,成了當年香港特別是年輕電視觀眾一年一度的盛事。

的確,遠在互聯網仍未誕生,甚至連 DVD、VCD、VHS 都不知為何物的年代,我們的視像選擇全靠電影和本地電視台,佢播乜就睇乜,基本上冇得揀,難得有個雲集日本每年最紅歌星的大型節目,正好為當年港青開始嚮往的日式潮流作啟蒙式現場示範,節目亮相的歌手各種類型都有,但無論屬哪門派哪世代他們造型扮相皆落足心思,悉力以赴,絕對極視聽之娛,亦成為本地娛樂界取經偷師之主要渠道。

現時香港仍有人 care 紅白嗎?起碼 TVB 已多年沒再轉播了,J-Pop 早已被 K-Pop 取代,或許只剩少數死硬派對紅白仍感興趣,我是紅白遺民之一,每年這時候怎都想辦法找紅白來看,剛剛就看完最新的版本,作為 old timer,不免與早年看到的紅白作比較。

廣告

(一)這個節目最成功及吸引人之處是其熱鬧氣氛,老中青歌手共冶一爐,偶像實力派輪流登場,當中那班唱演歌的資深藝人,若少了他們坐陣節目肯定失色不少,我實在不識得欣賞他們的歌種,但看他們在舞台上的功架、排場、氣度及華服,那種壓場氣勢確能給予節目一種「量」和「質」感,以前的三波春夫、村田英雄、北島三郎、都春美、水前寺清子、八代亞紀......俱往矣。

今屆連森進一、細川高志都引退,剩下五木宏撐大局,而多個新進演歌歌手看來皆不成氣候,但喜見「演歌小王子」冰川青志台風日趨成熟,已具大將風範。演歌女歌手也屬買少見少,今年香西薰和坂本冬美演唱時為甚麼要加插個舞蹈員在旁伴舞?怕畫面太單調?其實她們的頭飾和和服已十分可觀,多了個伴舞女士在旁反顯得不倫不類,幸好仍有差不多年年都唱《越過天城》的石川小百合壓陣,這首聽來很熾熱的歌它的歌詞肯定與情夫/負心漢有關,但見她每次都唱到不止聲淚俱下,兼且手震、唇震、音震,大有一種無懼殺人放火同歸於盡的決絕,一年看一次也是一種享受。

廣告

(二)歷年紅白的舞台佈景一直為人津津樂道,近年無可避免轉趨電腦化,今屆尤甚,雖說神乎其技千變萬化,卻始終不及以前實景快速轉換帶來的快感,記得有一年松田聖子在一座精緻的英式娃娃屋唱她那首香港 cover 叫《愛情I Don't Know》,那種童話色彩至今我仍印象深刻,還有不少唱演歌時配上的歌舞伎風格背景或整艘漁船搬上舞台慶豐收都叫人眼睛發亮,今年最精采我肯定首選椎名林檎的片段,她不是在現場而是身處新宿一棟高樓外直播,用整座大廈外牆玩電腦特技,出神入化得令人嘆為觀止,而椎名林檎黑白和服造型妖到盡,型到爆更是今年紅白的亮點,當然大概只有 gay 佬才會欣賞她那種陰冷風格,直男相信是一面倒向AKB48 那邊了。

(三)似乎入選紅白名單已愈來愈少「個體戶」式的偶像歌手,幾年前還有濱崎步、中島美嘉、安室奈美惠等如今都消失了,換入的是一味人多的 AKB48 及其 clones,很多實力派男歌手如平井堅,德永英明也冇得留底,剩下一班尊尼仔,人海戰術的女子組合靠花多眼亂,但總算養眼,Kawaii,那些 boy band 我則不敢恭維,日本近年的男藝人欠靚樣是客觀事實,今屆入選的boy band 如V6、關八、嵐、Kinki Kids,我不敢武斷他們有幾多實力,但樣貌確只能用普通來形容 (除了錦戶亮;以前我相當喜歡的三宅健竟已殘成咁!),而且個個變成大叔了,Tokio 更已去到溫拿的級數,日本人的基因是否有所改變,帥哥都到哪兒去了?

(四)講到醜,以前紅白的高潮是間場時全體歌手來個 cross-over 大匯演,陣容鼎盛,歌舞連場,充滿節日嘉年華氣息,如今或許不夠時間排練,只找來一堆諧星丑角搞 gag 充撑場面,如聽懂日語,這些藝人可能很好笑,但他們騎哩誇張的外觀,實在無法促使我有看下去的意欲。

(五)今屆評審團從以往在觀眾席間搬到舞台側面向住觀眾,見到他們坐在像餐櫈似的椅子上坐足全晚四小時,真是替他們辛苦,而且他們更全程受到台下觀眾「監視」,就算打呵欠也失儀,更遑論有時悶到想閉目養神了。日本真是一個奇怪的國家,一方面它們有十分簡約優雅無可比擬的品味,今次紅白幾個場景的場景足以力證,但另一方面,安置評審團的角落其佈置又怎會俗氣低廉至如斯慘不忍睹!

有時真的不明白日本是怎麼搞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