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在島嶼寫作

2016/1/9 — 16:21

【文:舒曼】

可不可以這樣,給我一個寂寥的夜晚,一場文學的輕輕呢喃,重返我們失落已久的心靈的原鄉。

早已決定要出席「他們在島嶼寫作2:電影文學節」的發佈典禮,當晚龍應台做主持,與洛夫、白先勇和林文月四人細談文學之於他們生命的重量與溫柔。活動結束前,嘉賓三人各自說了幾句對下一代人的寄語。其中,文化的傳承與延續,很值得島嶼上的我們,深深反思。

廣告

如果文學是文化的一種載體,那作家寫作就是在巨大的河流裡取一瓢,洋洋灑灑在不同的土地上散落開來。

也斯在2012年獲香港年度作家獎時說過一番話:「文學很重要,一個成熟的城市應該重視文學,因為沒有文學,就是失去了同其他文化對話的能力,沒有了尊嚴。我們的社會要找自己的身份、角色,必須不卑不亢,面對外面的人,不要自卑。當人家不理解我們時,也不必憤怒。」

廣告

香港,理所當然是一個成熟的城市,可是我們沒有重視文學,我們沒有重視這個與其他文化對話的能力,我們沒有了尊嚴。我們太缺乏精神的營養,我們城市的文學氛圍太少,我們缺乏某種心靈的力量與文化視野,我們對書籍的熱愛,遠遠不及對金錢的追求。

我並不是說要放棄賺錢,但至少,我們也不該放棄文學。因為至少,至少在我們人生的某一個階段、某一個剎那,你會切切實實體會到它所給你帶來的好處。時代與時代之間,總是有許多想像。而透過文學了解我們的文化,使我們能跨越時間的海峽,不僅僅活在當下,還活在過去以及未來,知道自己的源由以及方向。這是一種心靈的力量,而這需要我們從內部打開,去懷抱這個文學世界。

島嶼上的我們,很需要這樣的一個小小衝擊,幾部文學電影、幾場文學對話、幾本文學作品,讓我們茫然若失在謠言紛飛的洪流時,能偶爾抓住某個機緣,然後從生活的混沌中徐徐走出,開展沾滿文化感的生活。

那個晚上,在台上的、不在台上的作家們,以及天上的也斯,謝謝你們曾在島嶼寫作。

現在,請打開你的心靈,讓文學牽引我們,讓我們懷著血脈裡亙古流傳的文化,重返那曾經悄然遠去的心靈的原鄉。

*   *   *

發佈會後有感,寫了《在島嶼寫作》一詩:

《在島嶼寫作》

可不可以這樣 —
給我一片蒼穹
一片大地
一副皮囊
從此遊走世上
細數人間種種

可不可以這樣 —
給我一個寂寥的夜晚
一場文學的輕輕呢喃
重返我們失落已久
的心靈的原鄉

可不可以這樣 —
給我一張白紙
一支鉛筆
讓思泉匯流紙上
讓我在島嶼 自由寫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