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謙遜的姿態回應環境 劉舜仁談西薩細膩的建築思維

2017/3/15 — 16:51

西薩以幾何方式處理周圍的坡地環境。(攝影/Fernando Guerra-ÚLTIMAS REPORTAGENS│FG+SG,台豐高爾夫球俱樂部提供)

西薩以幾何方式處理周圍的坡地環境。(攝影/Fernando Guerra-ÚLTIMAS REPORTAGENS│FG+SG,台豐高爾夫球俱樂部提供)

【採訪、整理:游雅筑】

當建築師能有遠見,不受限於當下各種難題,並能看到更好的可能性時,仍會創造出優秀的作品。(…)這些困難(阻礙、批評)確實存在,但在這之外,在我們的傳統中,仍有數不盡的優秀建築,在幾世紀來被人們保存著,做為研究取法的對象。(…)當眼前的事物進行得不順利時,我們隨時可以將目光轉向過去,從中尋找一些或許暗示著解決之道的線索。

──西薩(Álvaro Siza),〈阿爾瓦羅.西薩談遠東行旅〉[1]

位於彰化八卦山上的台豐高爾夫球會館(以下簡稱台豐),為葡萄牙建築師西薩首件在台的建築作品,其中於2014年完工的西薩會館,目前做為臨時招待會館,待正式的招待會館「玉嘉會館」完工後,將回歸西薩草圖構想與立體模型展示空間的規畫。透過幾何形體展開的倉儲、清潔與停放、管理樓層、餐廳與休息室、人車道出入口等空間規畫,乃至空間細節、家具設計、材質使用與序列韻律等,均彰顯出西薩在解決地域特質、文化差異、建築工法與個人特質上的技巧與態度。

廣告

融合光影、自然地景的幾何空間體驗

灰白色的清水混凝土建造的西薩會館(The Siza House)座落於綠蔭的八卦山中,簡潔素樸的入口階梯隨著地勢綿延而上,猶如建築整體嵌入地形的構築法,與地形構成自然、和諧的一體。

廣告

「從樓梯就可以看到他在處理平面、立面的原則是相似、貫串的。比方說扶手碰到一個樓梯它必須要有一個折角,可是碰到水平線又要再折回去。他都一直在呼應這種微小的線條變化。」站在西薩會館入口前,成功大學建築所教授劉舜仁以樓梯扶手中的正V與倒V結構,說明西薩如何透過60年的經驗,能以直線、曲線、轉折,透過拉高、拉平的手法,以地下三層、地上一層之規畫回應地形特色。

然而,幾何應用不僅反映出西薩處理地形變化的熟練,同時也在量體碰撞的處理,再次展現他對空間的詮釋角度──相較於「化解」形體的碰撞,西薩偏向「留下」碰撞後的虛體空間,將折縫轉換成空間結構中的必要元素。兩個線性量體碰撞後所留下的三角「折縫」空間,首次在1993年西班牙Galicia現代美術館(Galici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出現後,此次在台豐的空間布局則成了其折縫使用最多的建築作品,例如地下室便是透過折縫產生導光,以滿足空間機能需求。

尊重環境歷史的建築涵構

「現代主義者相信,跨越到最簡單的形式時,可以提供更多想像力。」劉舜仁說明,現代主義常透過簡單的抽象元素、幾何形式、素樸的材料,與地方產生連結,這樣的特質同時也反映在西薩空間的布局上。另一方面,西薩對工匠技藝與家具設計的重視,則如同1940至1950年代美國建築師萊特(Frank Lloyd Wright),整合小至家具、大至建築布局等所有與環境相關的設計,表現出建築的一體設計(Total Design),而非今日分離的設計分工。

擅於聆聽業主需求、尊重環境與在地工匠技藝的態度,也使西薩備受推崇,並連續獲得國際各項建築大獎肯定,其中包含於1992年獲得的普立茲克建築獎。雖然獲獎無數,西薩在台灣的知名度卻不及於哈蒂(Zaha Hadid)、伊東豐雄(Toyo Ito)等建築師;劉舜仁分析,除了國內相關論述較少,西薩的作品在圖象表現也相對較不顯眼,然其建築空間的真實體驗卻叫人印象深刻。也因此,台豐董事長林伯實於2009年期間委請劉舜仁力邀西薩來台,透過葡萄牙與台灣「遠西與遠東」相似的邊陲關係,以及台灣在地移民歷史背景、地方風土與特色工法、山坡地形等資料,引起西薩的興趣,進而展開設計。

西薩建築的配置關係,則反映其對環境特色與空間使用者的尊重與傾聽。過去他曾在韓國愛茉莉太平洋研究中心(Amore Pacific Research & Design Center)以材質呼應環境,亦曾將既有建築的天際線納入設計西班牙嘉利西亞現代美術館(Galici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考量中。此次則因應坡地地形、球道位置與視野以及業主喜好,於最初規畫以「碎形」分布圍繞出具家庭休憩功能的非典型球場的理想空間。

以線條、量體交織出的新場域關係

在劉舜仁及其研究團隊對於西薩在亞洲及各國的作品分析中指出,於西薩於現場素描勾勒場域、發想創作的手稿中通常便能窺見最終建築的線索,同時他也偏好透過大比例模型研究光影流動;另外,其在歐洲採取在地工匠技藝之「因地制宜」手法,則尚未明顯應用於2005年韓國「安養閣」(AnYang Pavilion)等七件亞洲建築設計。舉例來說,雖西薩讚賞鹿港龍山寺的石匠技藝,卻未計畫用於台豐建築中。然而,劉舜仁也從西薩為自然地景、業主需求重新規畫的建築布局,說明其因應不同文化、地域特質為空間重新交織出新場域:「當初他想的是整個場域(Field),透過整體的布局,他其實把地形與房子拉成一個新的結構。」

西薩透過周圍地形與日照的精準掌握,以大面積的玻璃帷幕,引導訪客欣賞四周最美的景色與球道,也呼應了球場賽事需求。另一方面則以坐北朝南的整體布局回應西曬的場域特色,同時以整體架構俯瞰彰化平原、台灣海峽。或許因生長於陽光充沛的葡萄牙北部,西薩在空間中的導光手法極其豐富,更有論者稱西薩是最擅長把大西洋光線導入建築的建築師,他透過非常精微的設計、多次的轉折,於素雅的空間中展現柔美的光線、帶來溫暖的感受。未來的玉嘉會館延續西薩會館中的側光、直接導光手法外,也將加入「借水採光」。

西薩會館面南的落地窗與彰化平原間的環境關係。(攝影/Fernando Guerra-ÚLTIMAS REPORTAGENS│FG+SG,台豐高爾夫球俱樂部提供)

西薩會館面南的落地窗與彰化平原間的環境關係。(攝影/Fernando Guerra-ÚLTIMAS REPORTAGENS│FG+SG,台豐高爾夫球俱樂部提供)

空間中的「水」不僅提供實際的泡澡使用,也為空間導入折射與反射波紋的效果,劉舜仁解釋:「這幾乎是這個作品最特殊的部分,(…)在廊道很深的地下室,由於水會反射外面的天光、產生波紋,倒影到天花板。同時面對這邊的是台灣南邊,所以東、西陽光都會直接滲透到陰暗的地下室。」透過跨內外的借水導光,使得空間中的光影變化也能回應空間的機能需求。

於建築空間中呈現藝術創作,則是西薩近年常見的空間裝置,也表現出西薩持續投入的藝術創作。如在韓國的建築中便加入了個人的雕塑創作;在西薩會館入口前的休憩空間,則透過瓷磚裝置藝術描繪出場域的性質並與大廳的拋物線座椅相互呼應。因應餐廳及休息室環境而調整扶手的C2椅,則受建築史學家法蘭普頓(Kennth Frampton)讚揚,指出西薩的家具給人一種「原即存在」的融入感,而非建築師刻意設計的物件。

空間中的細緻表現

除了對建築量體、光線有著高度敏銳之外,西薩也重視著空間中的尺寸與比例的拿捏,如他為貼近人體尺寸不只壓低了空間的高度,也透過縮小圓柱直徑,讓整體空間感更為親人。在壁面與五金的材質銜接上,如在清水混凝土上嵌石板,或是為銜接階梯折面所使用的材質等,則使用灰、黑、白、銀等中性牆面色調打造和諧的韻律感。

另一方面,不像日本在清水混凝土常用的光滑面翻模方式,西薩偏向直接表現清水混凝土翻模的粗糙質感。這些在西薩會館完工的今日,僅能從施工期間探勘的劉舜仁及建築設計師林建帆之分享得以了解,林建帆也提到西薩在材質的收頭上,表現誠實面對材質的態度,絕少出現滾邊或第三種材料的介入。此外,為講究施工的品質與一致性,西薩會館均採用葡萄牙進口的五金原料。

考量環境議題與氣候差異,西薩也特別採以台玻最高等級的玻璃,防止紫外線並節省能源,室內門窗則一律透過原木包鋁皮製作;此外,西薩也首次設計十人座圓桌,以呼應台灣的風俗習慣;而大廳的拋物線木椅,以及地下空間的鋁製扶手也都是首次出現在西薩建築中的作品。

家具的設計上,則因應地面一樓及地下空間分別規畫線性與曲面燈具,反映西薩針對不同空間規畫設計的敏銳度,又或者是餐桌旁木櫃針對開/關手勢,製作簡單卻貼心的幾何凹陷,也表現著他對使用者經驗的重視。因應餐廳及休息室環境而調整扶手的C2椅,則受建築史學家法蘭普頓(Kennth Frampton)讚揚,指出西薩的家具給人一種「原即存在」的融入感,而非建築師刻意設計的物件。

以持續性的創造力回應時代與環境

近年西薩於亞洲的作品中,不論在形體或空間整體的安排上都具有較大的發揮空間,劉舜仁觀察主要來自亞洲業主對施工、作品代表性的重視,因而不論在細節、家具至建築的安排,都得以透過整體一致性呈現。

西薩早期在1963、1965年完成的波諾瓦餐廳(Boa Nova Tea House & Restaurant)以及海濱游泳池(Leça Swimming Pool),便展現出精準掌握海景、坡地等地形的能力;1970年代提供中低收入戶的拜瑞斯Beires集合住宅,等則彰顯出對政治社會的人道關懷;而處理量體與出入口的關鍵作品──柏吉斯和爾貿銀行(Banco Borges & Irmão)、品投銀行(Banco Pinto & Sotto Mayor),則在都市規劃上表現出他對街道、住宅區的處理並具歷史涵構的建築特色;1993年的西班牙Galicia現代美術館則開始出現折角,並以地平線的限制與材質的呼應環境、處理都市軸線與出入口,展現跳躍式的建築變化。

進入21世紀後,西薩開始增加曲面的應用,從2008年在巴西的Iberê Camargo美術館,至2014年在中國的實聯化工水上辦公室,均將曲面發揮到極致。西薩的建築思維值得台灣建築界做為典範,包含西薩對建築誠懇的態度、對環境尊重的意識、對美學的與施工的要求等;不只如此,西薩還具備溝通與統合意見的能力,對所有利害關係者抱持謙和、傾聽的態度。劉舜仁表示,西薩的設計不受建築潮流與時尚流行的影響,長期以來維持作品高度的原創性與獨特性,同時以建築空間體現文化與環境的深刻內涵,為當前紛雜與追求流行的建築界,帶來一股清新素樸的氣息。

--

註:

[1] 參考劉舜仁、孫伯任,〈阿爾瓦羅.西薩談遠東行旅〉,《阿爾瓦羅.西薩在亞洲》。台南:Studio MORPHOLOGY X PROTOTYPE。2014.04。頁161。

(原文刊於《今藝術》2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