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電影《我在黑社會的日子》分析林振強〈飛砂風中轉〉

2015/2/8 — 11:27

【文:徐肖琴】

填詞:林振強

人在風暴中 無奈的打轉
如像風砂 倦也須兜轉
無奈的疾衝 無奈的刁轉
曾熱的面孔 漸缺少溫暖
嘿喲 哼嘿喲 飛砂風中轉
嘿喲 哼嘿喲 飛砂風中轉

* 情(人)在風暴中 難預早打算
人被風浪沖 聚也許苦短
其實風是空 無奈斬不斷
埋沒幾段恩 剩了幾多怨
嘿喲 哼嘿喲 飛砂風中轉
嘿喲 哼嘿喲 飛砂風中轉

# 年月消逝中 才悟風中轉
全為貪順風 沒作主挑選
如今逆風 豪邁的奔遠
重拾心內真 撞碎風千串
嘿喲 哼嘿喲 風吹我吹不斷
嘿喲 哼嘿喲 風吹我吹不斷

Repeat * #

嘿喲 哼嘿喲 風吹我不打轉 風吹我不打轉

〈飛砂風中轉〉為 1989 年電影《我在黑社會的日子》主題曲,獲第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提名。以下會以《我在黑社會的日子》的劇情分析〈飛砂風中轉〉。

廣告

〈飛砂風中轉〉主要描述電影中李萬豪(周潤發飾)成為香港黑幫「坐館」後的經歷及其心路歷程。歌詞開首「人在風暴中/無奈的打轉」中,「風暴」是指命運。電影中李萬豪父親為洪興社「龍頭」,因遇伏擊被殺身亡,李萬豪由美國返港為父親奔喪,被眾人推舉為「坐館」,[1]全為時勢所迫,非李萬豪所願意,因此歌詞中「無奈」指的是李萬豪初為「坐館」的心境。「打轉」有返回之意,亦是指李萬豪從前逃避接觸黑社會而往美國求學工作,但在命運的安排下,又回到原點。

「如像風砂/倦也須兜轉」這句中,「風砂」是指被風捲起的沙土,用以比喻在命運下人只能受其擺佈,可見人之渺小與無力。「兜轉」指繞回來。電影中李萬豪剛成為「坐館」,黑幫則遇上很多麻煩,李萬豪本無意沾染黑社會的鬥爭,原想跟妻兒返回美國,但礙於江湖義氣而留下。其面對眼前的困境之無助就如歌詞中形容的風砂在風中必須隨著轉動的情況。「無奈的疾衝/無奈的刁轉」中,「疾衝」讓人聯想起李萬豪被其他幫派追斬而狂奔的一幕,「刁轉」有奸詐狡猾之意,是指其後李萬豪運用了商業的手段欺瞞對手,用以解決眼前的紛爭。而「無奈」這詞一再出現為反映出李萬豪對一切均有著強烈的無力感。「曾熱的面孔/漸缺少溫暖」形容李萬豪因着忙於處理黑幫的糾紛,與家人關係較以前生疏。「嘿喲哼嘿喲/飛砂風中轉」則表達了李萬豪對人生不由自主的無奈。

廣告

「情(人)在風暴中/難預早打算」帶出的是在命途中人是身不由己,如電影中李萬豪被迫成為黑幫「坐館」,又如幫派成員謝勝欲金盤洗手與妻兒到美國定居,卻在出發前一天全家被對立幫派斬殺,可見人受命途所制,一切都只能聽天由命。「人被風浪沖/聚也許苦短」指的是李萬豪自小到美國留學工作,與父親聚少離多。「其實風是空/無奈斬不斷/埋沒幾段恩/剩了幾多怨」前二句指的或許是人生的虛無如風一般,當中發生的很多事情也不能理清、斬斷。後二句指涉電影中幫派內兄弟不理以往的恩情,彼此間互鬥,各個幫派之間的暗算等。「嘿喲哼嘿喲/飛砂風中轉」則反映出李萬豪的心境仍舊跟以前般,帶出自己無法抗衡命運的無奈。

「年月消逝中/才悟風中轉/全為貪順風/沒作主挑選」指的是李萬豪經歷這一段在黑社會的日子後,才明白到自己一直被命運牽著走。當初被人推舉成為「坐館」,為黑幫解決紛爭,只是順應時勢,從沒有主動地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如今逆風/豪邁的奔遠/重拾心內真/撞碎風千串」是講述他後來的覺醒。「逆風」是指不利於前進的困況,電影尾聲洪興社面臨瓦解,其中的幫員或是被警方捉拿或是已在互鬥中死去。面對這樣的困況,李萬豪毅然選擇回到美國,過回自己一直嚮往的平靜生活,因此他最後把幫派解散,這些也象徵他待命運和人生的態度跟以前已截然不同。「嘿喲哼嘿喲/風吹我吹不斷/嘿喲哼嘿喲/風吹我不打轉」指的都是李萬豪後期的心境轉換,由開初的「飛砂風中轉」至現在的「風吹我吹不斷」、「風吹我不打轉」可見他不再自喻為飛砂,而是以「我」這個身份向命運抗衡,儘管命運的勢力仍在,但他不再被動地受制於命運,而是將自己的心堅定,選擇自己人生的道路。

總括而言,林振強的〈飛砂風中轉〉與電影主題相互配合,當中的歌詞融合了電影的劇情於其中,讓人從中可聯想起電影裡的一幕幕畫面。詞人一向善於運用天然現象作詞,於〈飛砂風中轉〉中亦有使用風、風砂等作為感情表達的工具,[2]用以突出電影中人物李萬豪由滄桑、無力至豁然開朗灑脫的心路歷程,這使得觀眾更能投入於電影的氛圍中,為電影生色不少。

--

註:

﹝1﹞百度百科:〈我在黑社會的日子〉,http://baike.baidu.com/view/1190011.htm,2014 年 4 月 30 日瀏覽。
﹝2﹞朱耀偉:《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I 》(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年),頁 119。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