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仲諗?做啦!想像到實踐的苦與甘 MaD 年會 2016

2016/1/11 — 11:51

Granby Four Streets

Granby Four Streets

「大城埋沒我的聲線 得你豎了你耳朵…」近月,坤哥那充滿淚水和霧氣的眼鏡成為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

大家如此高興坤哥獲獎,那大抵是因為,他象徵了香港無數個有理想、無希望的年青人,終於獲得成功與認同的故事。

「在香港,有理想已經不容易。而要實踐理想,更重要的是怎樣去克服現實困難。」MaD 創不同的策劃人張慧婷 (Stephanie) 說起今年 MaD 年會主題時如此說。MaD 年會是 MaD 的年度項目,每年集合藝術、建築、設計、媒體及社會創新等跨界別的領袖,和過千位來自不同亞洲城市的參加者,在兩日半內以不同活動進行創意撞盪,思考如何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

廣告

今年年會主題《立村時間》,是上年《立村有時》的延續。MaD 團隊在完成《立村有時》後,思考下一步可以怎樣做的時候,覺得事情還有更進步的空間和需要,便決定把今年主題定為是《立村時間》。從兩者的中文名字,你可能看不出有甚麼分別,但英文或許更易理解── 由去年的 "Village Reimagined" 變成今年的 "Village Reinvented",由「想像」變成「創造」。"Village reimagined" 是我們對建立一條理想村落的想像。今年,我們想再多走一步,思考如何實踐。」Stephanie 說。

上屆 MaD 年會《立村有時》

上屆 MaD 年會《立村有時》

廣告

想像總是甜美像棉花糖,實踐卻如泥漿摔角,使人滿身泥濘。我們會遇上種種難關和失敗。如何面對這些失敗、解決難題,是實踐的重要課題。而這亦是今年 MaD 年會探討的主題。Stephanie  表示,今年刻意沒請太多新講者,反而邀請一些過往的講者和中、港、台三地組織合作,在地進行實踐項目。除了實踐項目外,這些團體亦將在村民大會分享他們面對現實時的挑戰和困難。 「每個項目都有理想,但做的時候總會遇到很多困難,這個是我們今年特別想提出的一點。」

其中一個實踐項目就是創綠中心聯乘 Public Lab。來自美國的 Public Lab 是公民科學的平台,開放科技和科學知識,教大家以價錢相宜的物料自己動手做工具,監察環境問題。它的創辦人之一 Liz Barry 就是兩年前 MaD 年會的講者。當年Liz遇到一位來自廣州的參加者何珊,她任職的中國內地環保團體創綠中心也發起了「我測我水」行動,教大家動手做水質測試工具包,趁回鄉時檢測家鄉水質問題並把數據上載,開始了一個公開透明的民間監察水質網上地圖。今年 Liz Barry 將與何珊和創綠中心合作在中國大陸做公民科學的推廣。他們亦會將測水技術帶到村民大會,用來自亞洲各國的參加者帶來的「家鄉水」做一張水質地圖。

今次年會除了「落地」外,亦特別切身。開幕及閉幕日邀請的單位,均積極回應現今社會問題。

第一個出場講者的是英國的 Assemble Studio。它是一個由 15 位來自建築、設計及藝術等不同領域成員組成的跨界團隊,最擅長庶民建築項目,與地區的市民重用廢物,打造建築和空間。他們的社區項目 “Granby Four Streets“連結當地居民,活化利物浦破落社區。這個項目讓他們成為英國藝術界大獎 Turner Prize 的最年輕得主。Stephanie 認為,Assemble Studio得獎一事改變了更多人對藝術的想像,肯定了藝術與社會息息相關。他們特別欣賞 Assemble Studio 的模式 ── 公民自主地去建構生活空間。

另一位開幕嘉賓 Dawn Weleski 是一位藝術家,同時亦是美國 Pittsburg 的 Conflict Kitchen 餐廳創立人之一。Conflict Kitchen 宗旨是只會賣與美國有外交衝突的國家特色菜。他們做過朝鮮菜、伊朗菜、阿富汗菜……每三四個月就換一次菜單和整個店面內的民族圖案。Dawn Weleski 原本並不是打算開餐廳,而是搞公共藝術,但眼見普羅大眾常被媒體過份簡化的觀點左右,形成偏見。因此她以 Conflict Kitchen 去帶出更多角度的觀點,並開展一些沒有前設的對話,例如與德黑蘭人 Skype 晚餐、脫北者 Skype 烹飪教室、與阿富汗電影工作者 Skype 晚餐及紀錄片放映等等。

談到這家餐廳,Stephanie 認為,現在是個充滿衝突的年代,「今年在國際上的衝突很多……近一點看香港和中國內地,甚至我們自己城市裏面,我們應該怎樣去處理衝突呢?」她覺得 Conflict Kitchen 是個好例子,透過理解和聆聽,跳出片面立場。大家明白對方是要面對日常生活、有血有肉的個體,從而去了解並重新思考衝突的源頭。

最後一個開幕嘉賓,台灣好基金會,則以文創弘揚台灣偏遠鄉村的文化和幫助它們發展。「在亞洲,譬如中國大陸或其他地區的發展都偏重於城市,就算香港亦有同一個問題。」Stephanie 表示,邀請台灣好基金會參與,是希望參加者可以反思社會發展中生態平衡和城鄉平衡的問題。

李應平

李應平

閉幕禮請來的,是兩位資深傳媒人──來自台灣的張鐵志和內地記者范銘。Stephanie 認為,傳媒的角色是加深公民對自己社會的認識。所以,談媒體,其實正是談我們對社會的理解。

作為香港人的我,對公民參與、社會撕裂和媒體角色這些近日切身議題,感受極深。或許聆聽這些講者,也是我們深思的機會。你們準備好一起去建立屬於我們的「香港村」沒有?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