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8/12/31 - 20:09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梅艷芳、張國榮(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梅艷芳、張國榮(圖片來源:電影《胭脂扣》截圖)

2018 年轉眼到尾聲,或許是年紀漸大,年關將至感覺不大,反倒是昨日看到有關梅艷芳的文章,才想起梅艷芳離世已經整整 15 年。

小時候對梅艷芳認識不多,相信不少人和我同世代的人,對她的印象都始於《東方三俠》,至今都會想起「誰自願獨立於天地」的歌聲,人的記憶還真可怕。

講到《東方三俠》,現在長大了想,其實真算套古怪的電影,將近未來末世、武俠、清朝秘術和科技元素共治一爐,這種有炒雜錦意味的片子,其實是很典型香港電影黃金期的「樣板戲」:卡士強勁、編導動作都是一時之選,劇情雜七碎八帶點胡鬧但又不失觀賞性;而說到「卡士」更不得了,同片的楊紫瓊和張曼玉早已成為國際級,而在片中她們都不過是梅艷芳的下擺。

廣告

而原來,《東方三俠》上映已經 25 年了,今天莫說梅艷芳已不在,楊紫瓊和張曼玉不會拍港產片;就是要在香港市場找三個如此份量的女演員,找得著嗎?

說多了,還是回到梅艷芳。

常說演藝人要色、聲、藝俱全,梅艷芳就是最佳範例。

她或許算不上漂亮、也沒有豐乳肥臀,隨便在 IG 找個人工美女都比她標緻,不過,她偏向陽剛的面相、滄桑的眼波和標誌性的紅唇,總令人一見難忘。她略帶低沉的歌聲,同樣獨特,不是專家實在無法點評她的歌藝,只能說她的歌一開口,就會知道是歌者是梅艷芳;至於她的演戲,只能說我想不出來,誰會比她更能當如花。

也不去多說政治、人品,單論才藝,香港還找得出這樣一個表演者嗎?

或許只能數上張國榮吧。

不多用言語描述,只舉兩個例子。

2000 年張國榮推出《大熱》,那時候輿論認為他一定瘋了,不男不女、核突等質疑雪片飛至,事隔十多年,大眾才醒覺張國榮那頭在風中飄逸的長髮,是多麼驚艷;早前斷斷逐逐看了部韓劇:《請回答 1988》,劇中主角一家貼著的大頭海報,正是張國榮。

一個表演者能超前他的世代十多年,死後仍然作為文化象徵超過一個年代,要形容梅艷芳和張國榮,只能用四個字:芳華絕代。

《芳華絕代》,兩人 2002 年合唱的歌曲。

歌本身不怎麼樣,只不過由這兩人來唱,天衣無縫,又或者反過來,捨此二人,誰又有資格唱一曲《芳華絕代》?

只可惜,斯人已逝。

時代已改變,正如荔園亦計劃北上開業,那就不會再有 6 歲在荔園賣唱養家的梅艷芳,新秀歌唱大賽亦已成歷史。無謂講太多今非昔比,只是有些好日子一去不返,傳播方式和娛樂生態轉變,香港市場傾頹,恐怕已經不會再孕育出這種絕代巨星。

也不說吳亦帆和 Baby 們有多不好,也不敢完全否定韓國娛樂生產線倒模出來的產品,或許,只不過是口味不同吧;正如《胭脂扣》,如花走了、十二少走了,留下的是一度想將《胭脂扣》拍成《回魂夜》的成龍;而真的拍《回魂夜》的劉鎮偉只能繼續在大陸拍《大話西遊》搵人仔;黃霑過身後 14 年,慈祥李鵬還未得到應有報應;林振強也仙遊 15 載了,阿叻還活得好好的。

世事往往是如此,似水流年,多少風光也總是留不住,光輝歲月或許早已告終,正如到今天才想相起,梅艷芳已離開 15 年,2018 年已走到盡頭,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遠纏。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