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低迷票房也總會有贏家

2018/1/4 — 17:51

本地演員蔡瀚億、余文樂、導演黃進。(圖片來源:三人Instagram、Facebook page)

本地演員蔡瀚億、余文樂、導演黃進。(圖片來源:三人Instagram、Facebook page)

【文:江澄】

踏入一月,樂壇頒獎禮、票房排名陸續出爐。十二月底,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公佈2017年全國票房559億,國產電影票房301億,佔票房總額接近54%。票房第一位《戰狼2》總票房56.7億,較第二位的《速度與激情8》﹝港譯《狂野時速8》﹞多逾一倍。

反觀香港,從網站看到的資料,2017年,十大最高票房全是荷里活電影,最賣座港產片要數到排18的《春嬌救志明》,總票房僅過三千萬大關,比榜首的《美女與野獸》少一半有多。

廣告

暫且不理《戰狼2》的票房有幾多是水份,單從上述數字,這回合,中國人愛國愛得很誠實,真金白銀掏腰包入場撐國產片;香港人卻口裡說本土,入場看西片,跟港產片漸行漸遠漸無情。

為何中產觀眾唾棄港產片?

廣告

 面對現實,大約十年前,我已聽到不少朋友說「很喜歡看電影,但極少看港產片」。理由?「港產片失望指數太高」、「同樣票價,為何不看荷里活大製作」、「劇本差,製作求其」,演變到今天,連具體理由都不用說了,簡單一句「無入場意欲」就解釋了為何不看港產片。

 為何我會集中寫中產觀眾?因為看電影不算一項廉宜的消閒活動。旺區正場票價動輒過百,龍頭戲院又大多位於商場,在旺區商場吃飯,即使在美食廣場,連飲品七八十。兩個人放工看電影連吃飯,不計交通,三四百是最低消費。

 中產觀眾有什麼特色?英語程度較好﹝政治不正確,但在香港,不計外藉傭工族群,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六七八十年代,票價沒今天貴,中低下階層也不覺得是太大負擔。這些觀眾也懂ABC How do you do,但放工未必想聽英文追字幕,說廣東話的港產片成了他們的首選。現在票價愈來愈貴,全民英語水平又因為九年強迫免費教育提升,港產片失去語言優勢,要跟荷里活電影正面競爭。上個世紀港產電影的黃金盛勢,故然是因為人才勃發,但語言造成的半保護市場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

 然後我們看看全年十大賣座電影有什麼共通點?頭三位《美女與野獸》、《蜘蛛俠:強勢回歸》和《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全是老幼咸宜,適合一家大細欣賞的電影。其餘七位,有兩齣動畫,三齣超級英雄電影。要賣座,合家歡才是王道。

 可恨,港產片近年就是缺少了這種合家歡味道。全年最賣座的港產片《春嬌救志明》,撇開意識形態不說,你叫細路如何明白中女面臨四十大關連陰毛都會變白的憂慮?十大賣座港片中只有《西遊伏妖篇》勉強照顧到兒童口味。一家四口,爸媽拍拖去看《春嬌救志明》,回頭再全家人看《美女與野獸》,即使兩齣電影同樣優質,票房相差一半,絕對合理。

  再看看近兩年表現優異的港產片:《寒戰2》狗屁不通,但至少不會教壞細路;《美人魚》和《五個小孩的校長》更是兒童會比大人看得更開心的電影。﹝沒有看過《葉問3》,不評論。﹞2017港產片過分偏重成人口味,票房自然流失,與人無尤。﹝我知,我知年中有齣戲叫《喵星人》,沒看過,亦只得很少人看過。﹞

從低迷票房看到曙光

「三千萬對五十六億七千幾萬,連人地零頭一半都無呀,香港電影死得啦!」人總有很多即時反應,看到一堆數字就覺得香港電影死咗,我亦是因為朋友這句感言寫了這篇文,希望能提供另一個角度。

首先,一年的表現不能反映大趨勢,要多看幾年的數字。事實上,前兩年港產片的票房表現都不錯,去年單是《寒戰2》和《美人魚》就摘下一億三千萬的票房。再上一年,《葉問3》加《五個小孩的校長》票房也過億。今年失色,可能是一次性調整,未必是插水式江河日下的開始,不用過分悲觀。

 其次,2017特多新導演登場,而且成績不俗。十大賣座中,《一念無明》、《29+1》和《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都是新導演的作品,是很罕有的現象,值得鼓勵。

第三,我在年中也寫過,2017是港產文藝愛情小品的小陽春。果然,年結十大,這類電影佔了四位﹝包括榜首位置﹞。文藝愛情小品為什麼重要?一直以來,香港電影圈陽盛陰衰,合拍片十齣有九齣是一線男港星搭大陸美女明星,香港金像獎影后又往往由大陸女星奪得。文藝愛情小品是孕育女明星的溫床,多拍這類電影,慢慢就能解決香港女星青黃不接的困局。除了女星外,Baby John蔡瀚億在賣座港產片中參演了三套,包括《29+1》《拆彈專家》《小男人周記3之吾家有喜》《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也算新演員中的小奇蹟。

最後一點,跟賣座電影無關,但是香港電影生態值得一談的一環─紀錄片。過往香港紀錄片少人拍也少人看,近兩年,未知是否雨傘後遺症,湧現了不少紀錄片,而且得到關注。2016年,陳梓桓首齣紀錄長片《亂世備忘》獲金馬獎提名。我訪問過陳梓桓,他說雖然最終沒有獲獎,但因為得到提名,不少海外電視台都有購入《亂世備忘》的播映權,首齣電影就錄得盈利,電影事業可持續發展。羅恩惠導演,講述六七暴動的《消失的檔案》,不獲香港國際電影節青睞,轉戰社區放映,海內外做了210場,又一個小奇蹟。到年底,聚焦梁天琦的《地厚天高》,以打游擊方式在藝術中心公映,一票難求。連以往冷門的紀錄片都生機勃勃,香港電影應該未死得。

 

獨角財經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