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 建構關係的責任

2019/7/4 — 18:55

電影《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劇照

電影《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劇照

《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沒有甚麼大卡士、大製作或是甚麼特技,但它卻深深的吸引著我,也許這與它的本土味濃有著一定程度的關係,特別在這個瘋狂的六月,這部電影所引伸的命題就更為值得我們思考。

這部電影由一個女人由高空墮樓為開始,然後作出倒敘,再以順敘的敘事作結,主要是描述一個深得少女心,以描寫愛情的「暖男」作家的出軌事件為主軸,當中除了花極重的功夫來刻畫「情婦」的驚豔及吸引,更重要的是導演特意顯示「暖男」作家的妻子性格上及精神上的問題,這無疑使到觀眾比較上會從「暖男」作家的角度出發來看整件事,致使他的罪名沒那麼重。在刻畫人物的性格及關係上,導演所作的是有著其心意,而這也是能夠推動著觀眾的投入程度。整部電影吊詭的地方在於,「暖男」作家除了是一位作家外,他更是一個會殺害不斷勒索自己的情婦的殺人兇手,而正正因為其作家的身分而所擁有的「作故仔」能力,他也是因著此而逃過法律的制裁,甚至如片尾他自己所言,在廣大的讀者心中,他依然是一個「顧家愛妻」的「暖男」作家。

由此,整部電影的命題毫無疑問就是「作故仔」(亦即謊言)的震撼力。但是筆者想討論的卻非如此,因為這只是其中一個命題。筆者反思更深的卻是人際間關係的建構。

廣告

由此至終,「暖男」作家認定自己的出軌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他的太太完全沒有盡過做太太的責任,相反他自己努力賺錢,即使是要由媽媽填的評估表,他也代勞,他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自己作為老公及父親的責任;同樣,太太的想法是他如斯逼迫「暖男」作家是因為他太好色,她是曾經愛過他的,只是他不再愛自己。從二人在密室中作出在這個關係建立的課題上交換意見的對話,導演想刻畫的是,當問題出現了,作主動提出問題的大有人在,但嘗試在中間承擔責任的卻沒有一人。不但不會承擔當中的責任,相反更會更多的想到自己是如何的已經負上責任。從他們各人的角度,他們也是說實話,都不是謊言。必須承認的是,人的角度影響他們的判斷,而他們的判斷也影響他們接收信息的準確程度,更影響他們如何的處理關係,當中包括還應保存愛在關係中嗎。

一般的情況下,也許在維護及維持關係上,責任的比重不一定是均等的,當一方退後,另外的一方就自然的要承擔起更多,以免問題惡化及出現,這樣才是愛。只是沒有愛才有謊言的出現,因為人要保護自己認為自己應有的權益,所以第一個謊言必定是即使只盡了 50% 的責任也認為自己盡了 120% 的責任,「暖男」作家便是如此。沒錯,如上所言,他看似已做得很好,但他又帶盡上一個老公為老婆「包底」的責任嗎?而片中的太太又帶以行動來愛她的老公嗎?雙方也沒有。

廣告

吊詭的是,謊言卻又為解決問題帶來盼望,就如「暖男」作家可以逃過法律制裁。只是謊言卻必定為關係帶來惡性影響,「暖男」作家與太太的關係便是一個明證。由此,一個認定自己盡上責任但又並非如此的人,就是以謊言來保護自己的人,他也必定是個崇常個人主義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