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時代共同體,我們在追求一個怎樣的香港? 由九十後訪談與書寫至跨代共同價值的啓示

2019/9/23 — 16:35

【如果將未來交給青年人《海浪裏的鹽──香港90後世代訪談故事》(再版)分享會】講者及嘉賓(左起):梁柏堅、蔡寶賢、許寶強及連安洋

【如果將未來交給青年人《海浪裏的鹽──香港90後世代訪談故事》(再版)分享會】講者及嘉賓(左起):梁柏堅、蔡寶賢、許寶強及連安洋

早年,香港開始觸及世代矛盾的社會現象。

從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及至這年初夏開始的反《逃犯》修例示威運動,有不少社會回響指示威衝突沿於年輕人與年長一輩之間的價值矛盾;而隨反修例運動推展,「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作為持續運動的共識原則下, 不同專業、年齡和身份背景的人士站在抗爭的現場,呈現出一幅超越世代和社會階級的共同抗爭圖畫。

「跨代矛盾」不能簡單作為解釋社會出現抗爭的理由;另一方面,運動開始塑造出一群以對抗強權與暴政為信念的共同體。由跨代衡突到共同體的建立,當中展現出的世代分野,及後來世代間可重新連結與融和的關鍵是甚麼?成為一個共同體後,香港現實追求的又可以是甚麼?

廣告

編按: 以下內容節錄自2019年7月6日【如果將未來交給青年人《海浪裏的鹽——香港90後世代訪談故事》(再版)分享會】的內容,對話方式盡可能呈現講者最直接和原本的意思。《海浪裏的鹽》是一本嘗試勾勒香港九十後與社會關係的紀實文本,於今年2月出版後曾在香港及台灣進行多場分享會﹑真人圖書館﹑與金齡薈合作活動等。

許寶強:「流動共學課室」創辦人之一、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
梁柏堅: 前《Breakazine》總編緝
蔡寶賢:《海浪裏的鹽——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作者

廣告

連安洋:艺鵠 ACO 店長,是次分享會主持

— — — — 

《海浪裏的鹽》:一個關於無力和混沌世代的人物訪談書寫計劃

連:首先多謝大家出席這次《海浪裏的鹽》再版分享會。我是一個八十後,一直沒有太多機會接觸九十後,當作者蔡寶賢帶着初稿來找我們時,我看完後覺得這本書能給我一個有關香港九十後的概括面貌。此外,從我過往觀察和參與社會運動中,看到當中的九十後都很有魄力,他們好似吸收了前人參加社運的經驗,能更靈活、更有經驗判斷可以做甚麼。但我同時感受到這股爆炸力背後,他們有種絕望情緒,一股很灰的力量。九十後作為當前這時代的年輕人,我覺得能夠出版這本書,讓更多人知道他們如何思考,如何成長是很重要的。

蔡:對,你說的也是我最初想寫本書的原因。2013年一天,我跟一位初入職場的朋友食飯,他籲我把握自己大學生的身份,盡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出來工作後就要賣身了。我覺得蠻唏噓,想做些事鼓勵他,但又不想只拍拍肩叫他加油。既然自己是讀新聞傳播,我邀請他接受訪問,在「青春的末期」寫下他的故事,送他作為一份鼓勵吧。後來自己也出來社會工作了,走進雨傘運動,及後來學生領袖一一被清算,覺得一定要寫下自己這代人,即九十後的故事。直至2017年,我倒數這一代人即使1999年出生都已18歲。如果要用歲數去定義一代人,這代人已經完全成年了,但這代人跟其他成年相似嗎?就是會安份守己打份工,再拍拖結婚生仔買樓?不,而且他們還有很多可貴特質,想寫大家的故事出來。我請教前輩柏堅的意見,他好像我的「醫生」,教我如何「調理好身體」,希望可以「生」一本書出來。

梁:寶賢做這本書的方法,是希望透過一對一埋身傾偈,讓對方認識自己同時認識自己一代人的故事,如果能夠成書,有助流通是好事。我工作的機構具基督教背景,教會有一種好流行的說故事方法叫「講見證」,但我感到這方法忽略了人生轉向與時代脈絡的關係。所以我跟寶賢說,會否把這些九十後故事放置於一個時代脈絡下講述,建議她找出一些這時代的客觀結構,例如人口結構、社會事件等等。把人放置時代脈絡下,會呈現出甚麼呢?

蔡: 我希望盡可能勾勒九十後這一代的完整面貌。身為這代人,成長以來一直感受到這代人有種絕望感。這絕望不一定關乎政治,簡單如環境污染、世界安全、個人經濟狀況等。但我同時發現大家可能早已認清絕望,所以才會不斷找方法讓自己可以生活下來,盡可能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我覺得這是很美好的。

連:我收到寶賢初稿時,覺得書的分章蠻有趣。一人一個故事,每個故事有一個關鍵詞來代表這個人。其中有一個關鍵字是「廢」。我很記得有位參加預布會的九十後發言,說大人就是標籤九十後是廢,愈標籤他就愈接受,甚至安然擁抱這個標籤。從書中故事,大家會知道不同年輕人如何重新定義「廢」。因為不想被標籤,所以他們用自身經歷去定義那詞的內容。我想問問許寶強,你是如何看這代年輕人?

許: 當阿洋把送這本書給我,我簡單翻了翻,有個感覺是:久等(它)了。我在大學教書多年,特別在雨傘前後,不少朋友或其他人走來向我查問年輕人是怎樣,他們為何會跑出來示威?是否讀文化研究系、通識教育的就教壞了學生,變得很激進?但我接觸到的九十後,很多都不遊行、不偏激的,大部份跟寶賢本書所指的好相似,關心感情、學業、打機。我現在會說你看這本書吧,不要再問我了!雖然書中有些被訪者都會參與社會運動,但被訪者的聲音是盡可能立體和全面的。所以,社會上某些人如果未聽香港年輕人的聲音前已下定論,這是不能接受的。若然他們真心想聽,難道會如此快有答案嗎?

香港年輕人:在時代的巨浪中等待結成鹽晶

許:我很喜歡這本書。海浪裏的鹽是你看不到的,但它是很重要的成份,沒有了生命會好單薄。鹽好重要,但在海水裏你如何找出來呢?要聽到、看到的話就要讓它可以結晶,由寶賢懷胎十個月(寫書),再有好「醫生」柏堅的協助。這種取態是要跟香港政府或某些長輩公眾人物說清楚:如果你真的有誠意了解年輕人,向年輕人學習,請先放下你固有答案。只要我們不學某些人的態度,我們的視野和世界就可以打開。

梁:我好同意許寶說那個狀態:你看不到,但細味過就知道存在。我有一位九十後朋友說讀完這本書後,反而更不知道九十後是怎樣的。書有一種張力,也是我感受到這代人的張力。這一代人好想知道自己如何,但同時又不想被定形。可能不只是這一代人,我自己都不喜歡別人說我是怎樣的人。別人愈要定義他們,就愈抺殺他們的主體性。所以,回應剛才許寶提到的某些公眾人物,他們很快說年輕人是甚麼的原因,就是想定性他們,然後就可以用某一程序來處理和解決他們帶來的問題。年輕人所作的對抗就是不想被定形。書中有個被訪者的故事,我覺得幾有趣。他叫明皓,是一位視障人士,但很懂得建立自己,做很多運動。當有健全人士好想幫他時,他有時會很反感,因為大家把他視為「殘疾人士」,即是當他為弱者。這本書令我想到近年社會有關「世代論」的討論,它既似在說明一些事,但又似乎愈說愈不清。大家可能好想看完本書會有一些答案,但我覺得看完可能會更有興趣或好奇,去進入那些人的處境。

許:我比較花時間和關注當中談及教育的故事。我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會想知道學生在教育中他們的經歷是如何的,他們喜歡或不喜歡學校嗎?書中不少受訪者對學校的教育都有不同程度的抗拒,會覺得學校是「困住他的」、「無選擇的」、「死板」,要在主流教育外才找到可能性。學校明明應該提供一個地方讓學生可以好好學習,但學生竟然想盡快離開?即使有幾位受訪者投身教育工作,都明言不會想回到學校去。這是對教育界擲下一把很強烈的聲音,好值得反思。但我也有一個安慰是,九十後的聲音似乎都在鼓勵我離開教育體制(笑)。另外,我在書都找到些這代人的共鳴。有很多人情願找一份自由職業,而不是固定工作 ,當然有部份原因是時代變化使然,因為再沒有「鐵飯碗」的工作,也是個人主體的選擇。這是值得我們留意和思考的社會轉變,而且不是單一的現象。香港政府或政客現說,要如何協助年青人買到樓、到大灣區發展,但我覺得又是太快想找個答案。現在年青人不是想這個層次的事。可能他們想要一個自主的生活,是要免於恐懼的自由。這是一個時代中,社會整體價值的提升,但我估對許多人已經習慣了原本的答案,所以沒法子聽到這種聲音。最後,我覺得整本書的故事讓我們看到和學會如何閱讀,承載這29個人故事的社會脈絡。每個故事的關鍵詞都帶我們回看這個時代的問題、局限,同時包括可能性。

蔡: 書內有一個故事名為《少數》,被訪者Tom是一個數學系研究生。我訪問他是因為我想找一個高學歷的人,他的故事我好深刻,也很呈現到這代人的某些特質和我的寄望。Tom自認毒男,讀書好叻但跟異性相處有困難,很喜歡打online game。互聯網對九十後是很重要,伴著我們成長。如果有長輩說想了解九十後,我會提議他先進入互聯網的語境,感受那是個怎樣的世界。Tom可以沒日沒夜地打,我問他花這麼多時間有否得著。他說打機是一場戰爭,每個人要在遊戲中找到自己發揮的崗位,同時保住自己的性命;又會在聊天室物色志同道合的人去作戰。這叫我想起反《逃》修例運動,走出來的年輕人從網上動員,在「沒有大台但有平台」的情況下去做,這是互聯網的功能。到運動現場,大家互不相識但各有分工,誰大膽站前一點,怕就站後一點。就算不是投放於運動現場,打機組隊以目標為先,認信念不認人,是很能在這代人中出現。以前父母會叫我們不要上網識人,很危險。以前可能是真的,但九十後跟互聯網一起長大的,我們識玩這個遊戲,或者會知道風險在哪裡。最後,我又問Tom有沒有一個數學原則希望香港人學會,他反而想到一個經濟學原則「八二定律」。簡單來說,80% 的人是人云亦云的,餘下的20%是主導風向的人。他說,如果主導世界運作的人是20%的話,他就想成為這20%,可以帶動那80%的人去。從人口結構去看,九十後是人口中的少數,但被訪者故事加強我一個信念:如果九十後,或者年輕人是世界或者社會的少數時,我們能夠團結起來,能否成為那20%呢?

《海浪裏的鹽》後續:跨代對話短片作品《驚濤 vs. 駭浪》宣傳圖

《海浪裏的鹽》後續:跨代對話短片作品《驚濤 vs. 駭浪》宣傳圖

共同體的未來:一個 "noted with thanks" 的世界

連: 在過往分享會中,一直有人指出如果我們再用世代區分來硏究社會,似乎沒有太多商討價值。寶賢寫完這本書後,她得到一些資助製作一條有關跨代對談短片《驚濤vs. 駭浪》,片中五、六十後和被訪的九十後談談自己如何理解對方和社會。你們又如何看待跨代這議題?

梁: 我在七十年代出生,遇上八十年代的移民潮,那是很實在的,有大一批人移民,各行各業都有一些中層人士走了。這情況有如嬰兒潮一代,他們的前人因為戰亂而離開。前人離開原有崗位,我代人似乎要被迫要去承擔一些位置,所謂「上位」的情況可能是如此出現,但部份可能承擔了一些我們未必能承擔的責任,那是一個迫著大家去學習和很快回應轉變的時代。到自己成為管理層了,會覺得年輕同事將會跟自己走同樣的路,以為可以鋪路比後人接捧,但往往他們會突然在中途離開。這情況不斷重覆,我學會一件事:其實每個世代或每一個人都好,他只是需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讀《海浪裏的鹽》會看到九十後的工作情況好流動,無論是否斜槓族,都有很多不確定的情況。這關乎行業會變動,又例如早年開始有「工作假期簽證」,年輕人在三十歲前會想出去闖。我明白每一個世代都有他們的思考方法,但我們卻是跨世代地面對同一個時代,所以每個世代做任何事,都會影響和回應另一個世代。我們要學習如何一起工作,所以不同世代的人更加要知自己的崗位是甚麼,我正在學習如何很快速地回應和變動。

蔡:我其實一直很懷疑年輕人是否將會順理成章接管未來,或者真的掌握未來,所以這次分享會我建議落題用「如果」。姑且不談政治環境,但無論自然環境、住屋、資源和財力方面,我看到自己和年輕一代的未來,都似乎處於很貧乏的狀態。同時,世界有好多危險發生,似乎會有很多大衝擊來臨,但我們都是雞蛋啊,怎麼辦呢?寫這本書最初想記錄九十後聲音,做下去發覺我是在問香港到底是怎樣和可以怎樣,到最後問身處紛擾和亂局之下,一個人如何自處呢?

回歸書名,我覺得每個人都是一粒等待結晶的鹽,當中有好多人生過程要走過,而我覺得九十後就是在時代的翻滾中。但當我從九十後的經歷投放至不同年代的人來看時,其實每個年代的人都有他們要面對的困難,而我們最重要是思考當下自己,如何身體力行去衝破障礙,一步步走向一個理想未來,至少是自己想擁有的未來。然而,如果「未來是由年輕人掌管」是大家都相信的真理,當中有一個矛盾:年輕人和長輩理解的未來是不同。具體來說,年長的人理解年輕人的未來可能是想安居樂業、安享晚年,但年輕人看的未來不只是這樣子。可是大家的未來是重疊的,真理就出現矛盾,加上人口老化,重疊的時間只會更多。

但還要花氣力解決這個必然存在矛盾嗎?我們是否可以轉而尋找跨代的共同價值呢?我跟我父母講民主、自由、平等、博愛,他們未必明白,不要緊,那只是一個個關鍵詞。正如書中故事,他們都是透過自身經歷去定義何為「少數」、「開心」和「幸褔」。我再拉鬆「民主」、「自由」 這些概念,回歸現實生活,即是有得揀。何為有得揀?即你喜歡食麥記就麥記,想食半島就半島,喜歡食雲吞麵就雲吞麵啊。但無論我想食甚麼,我都可以食得飽。這些是一些很簡單的生活例子,但我覺得作為跨代共同體,任何人皆可丟低概念,思考一下:我們的香港正在走向一個愈來愈多的選擇的狀態嗎?如果大家都認同,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時,我們的共同目標會否就是如何令香港繼續有更多的選擇呢?

許:但我想補充一點。除了吃得飽,我們都會想吃得自在;想有得選擇是為了自在。如果我想食麥當勞,但未來外母外父會買問我買不買到樓;但如果我食半島,通常無人會問你。儘管吃兩者都能飽肚,但食半島的人,明顯比食麥記的人要自在一點。書中有位被訪者想做山洞人,如果她跟父母說志願是做山洞人,而父母只會是「哦」(按:類似"noted with thanks"的意思 )一聲的反應的話,這遠較回答如「你是否有問題?」、「你不開心嗎?」可能更自在。類似的事例,書中有好多故事都提到,又如讀完會計一不定要做會計師。食麥當勞與買樓有何關係?又到底關你甚麼事呢?但被問的人就會不自在;不自在的話,即是選擇少。一個社會要多選擇,不是要很多錢才可以,而是去到一個地步,當任何人有一種意慾,都不會受到太多批評,或只是得到「哦」的回應時,我想這個世界的可能性就會出現。社會發展應該朝著更多元化的方向走,所以我不覺得有世代問題。我成長得比較自在,因為自己選的人生路在現實世界是較平坦的,很少被人質問,會自在的一點;但如果有人想去非洲做義工的人,就可能會追問是否有任何鬱結或對生活不滿,很多人就是不理解走在主流以外的人。時代脈絡真的在轉變,我們發現了不同就要去認識,例如:現在大學生畢業際遇已大不如前。而同一個時代,有不同人處於人生不同階段,差異是一定存在,但不代表會矛盾。去除弱強、多少的理解,我們能否再開闊少少眼界?只要大家習慣差異,當有異物來到自己前面,不會再質問它,而是可以簡單說一句「哦」來回應,我們會過得自在一些吧。

(完)

文:蔡寶賢

攝:Matthew Tong
------------------------
《海浪裏的鹽──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

作者:蔡寶賢

出版社:艺鵠 ACO

支持:香港藝術中心

資助:香港藝術發展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