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詞人品味

2019/1/9 — 13:40

圖:陳詠謙 facebook

圖:陳詠謙 facebook

【​文:鳥人】「我現時自己肯做飯,悶極時自己可浪漫......」一唱起這句,大家立即想要痛罵陳詠謙的詞:既不押韻、又欠意境、內容毫不連貫。香港人這麼執著廣東話,而且這麼有品味,實在令人篤定本土文化發展會出現曙光。

我們都很深情,但是痛過之後,人總需要勇敢生存,還是重新許願吧,明年今日就不要再失眠。但是看看大陸,爆紅歌手薛之謙卻說:「愛不愛都可以,我怎樣都依你。」林宥嘉又說:「沒關係妳也不用給我機會,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睇到眼都凸,這些還是男人說的話嗎。

即使是我們的女人,也是很堅強的。連詩雅說,還要生活,別再三失眠;贏了經驗,沒有輸尊嚴。儘管傷過痛過,但隊半打啤酒、一切就吞進肚子;但到街上淋一身雨、就可以悄悄流淚......不力數了,張學友、Beyond、陳百強那種麻甩佬乜都收收埋埋、自甘頹廢嘅境況,骨氣猶存。

廣告

除了堅強這點之外,香港人是比較含蓄。想念一個女人,就在富士山下慨嘆。想念一個男人,就去二丁目尋歡。如果他是個人渣,就數清半年時間慢慢的心淡、叫他付清帳單。我們不是故作「很有意境」,只是如果每句都是我愛你這樣,覺得太肉麻。我們習慣含蓄、不愛告白。

陳詠謙是新入行的,我也不在此多說話,不過,港人的批評與責罵似乎反映大家都好無安全感、常常憂心中港最終真的會「融合」、害怕自己的生活會被抖音、淘寶、有毒食品所佔據。所以,稍稍見到不是慣常的東西(不押韻也好、沒意境也好),就馬上起晒鋼。這是非常alert及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廣告

喜茶入侵本港、高鐵和大橋落成、買貴得離譜的東江水。對此,我們很不舒服很不安,於是也狠狠批評、狠狠罵一頓。雖然香港人很市儈勢利,但我們對於歌詞和政治也有原則,在緊急關頭不會沉默。

不過,在大部分情況下,香港人都很含蓄,不如我也用歌詞寄意。外面橫風橫雨、這裡像個浮城,但我們卻習慣了船隻、和海洋。就送首:「既決意留在這條船,就齊齊令它不遭破損。」慘了,說到這些老套的歌,不能不唱:「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願我們憑著一點點強裝的堅強,迎難而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