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存心欺騙觀眾 — 給莊文強先生的公開信

2018/10/5 — 13:11

圖片素材來源:《無雙》、《英雄本色》

圖片素材來源:《無雙》、《英雄本色》

(留意:文章涉及電影《無雙》劇透)

莊文強先生:

讓我告訴你一件真人真事。

廣告

上星期,我與一班朋友去看電影《黃金兄弟》。開場前,銀幕播出《無雙》電影預告,主演的是周潤發與郭富城。

對周潤發與郭富城演戲,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 周潤發近年多次夥拍王晶,泡製一套又一套「杰作」,令人卻步;至於郭富城,他在《殺人犯》的表現,在腦海總揮之不去。

廣告

不過,《無雙》電影預告最後一幕,是周潤發拿起一張正在燃燒的美金點煙。

在戲院看到這幕,呆了。真的呆了,周潤發的造型、表情、動作,與港產片《英雄本色》最經典的一幕,一模一樣。這個「燒銀紙食煙」動作,經典度等同莎朗史東在《本能》那個坐姿、米高佐敦射出勝利一球後振臂的動作。這是港產片其中一個經典畫面。

看《黃金兄弟》,不外乎因為《古惑仔》、陳浩南、集體回憶;《無雙》電影預告「燒銀紙食煙」這幕,又何嘗不是英雄片、周潤發、港產片最美好時代的象徵?這幕直達心坎深深處。即使是周潤發與郭富城主演、即使未知電影大綱、就算當時未知導演編劇是何許人,我已決定入場觀看。

我以性命、還有與女友八年感情作擔保,

我當時向身邊的女朋友說:

「嘩,痴線嫁,周潤發燒銀紙食煙。
入場淨係睇呢幕都值。」

✽ ✽ ✽

多麼的諷刺。

電影院播放的《無雙》,偏偏沒有「燒銀紙食煙」這幕。

《無雙》電影完結,字幕緩緩向上升時,我有半刻懷疑,是否看漏了眼。然而,自己為免看漏這幕,兩個多小時,沒有上過廁所,沒有小睡片刻(儘管《無雙》中途有點悶),所以不可能看漏了。

問女友,她說好像沒有這幕戲;
問女友弟弟的女友,她說沒有這幕戲;
我懷疑過,是否播放的戲院把它剪掉了;
我也有懷疑「燒銀紙食煙」這幕,是否如 Marvel電影的 post-credit scene 般,要等字幕完結才會出現。

結果,一行五人,都沒有在《無雙》看到「燒銀紙食煙」這幕。

更令我震驚的真相是,根本沒有人能在《無雙》中,看到「燒銀紙食煙」這幕。

因為,這幕只是宣傳片中才出現的片段。

看畢電影乘地鐵時,我找到以下一段《東方日報》的新聞

問到電影宣傳片中,周潤發重現《英雄本色》經典一幕,導演說:「食煙燒銀紙一幕只會喺宣傳片內出現,初初發哥都有啲抗拒,連發嫂都走過嚟問我哋搞乜,我覺得可能係信任,發哥見我呢個四眼仔應該唔會呃佢,所以最後同我哋重演咗呢一幕。」

這段新聞令我非常震驚,因為你,莊文強先生,一開始就知道電影中不會有「燒銀紙食煙」這幕;這幕是特意拍出來,只放進電影宣傳片。

以上的事,不是巧合,而是有計劃、意圖、刻意,由導演及製作團隊精心策劃,並非因為電影橋段不合適而被迫剪掉。

目的是利用這不存在的一幕,去欺騙所有對《英雄本色》-特別「燒銀紙食煙」-有感情的人,入場觀看《無雙》。

從這觀點出發,宣傳片是成功的。

最起碼,我被騙了入場。

✽ ✽ ✽

我沒有修讀過電影課程,亦不知電影業有沒有準則,講解/規定有甚麼可以或不可以放進宣傳片段。我只能憑常識去判斷:

電影宣傳片可以誤導,但不能虛構。

你不單將一幕在電影沒有出現的片段加入宣傳片,更是有預謀及計劃,存心虛構造假。

這是非常危險,極為不道德的行為。若然可以放一段虛構的片段,還有甚麼不可以?倒不如直接剪些張國榮及狄龍的戲好了。

我替你想過,會否是版權問題 — 我想像不到為何能放進宣傳片又不能放進電影中;

我替你辯解,外國電影亦有類似情況 — 不過,全世界都是賊,並不代表做賊是正確。

我想過,自己是否太過敏感 — 可能是。可是,我的而且確是為了這幕戲而入場。甚至乎,我在入場前半小時才知道電影大綱。

唯一的事實是,你存心欺騙觀眾。

《無雙》電影本身好不好看,對我來說已變得次要。憑這種手段誘騙觀眾入場,即使電影再好看、票房再好,也是建基於欺詐與缺德。

無獨有偶,《無雙》電影投資者之一,阿里巴巴(阿里影業的母公司),也是透過類似手段取得空前成功;觀乎整個中國現時的所謂經濟成功,亦是透過一樣的手段。

與內地公司合作,要的不過是資金,不等於要將他們行事的一套也搬過來。

✽ ✽ ✽

看電影是我的興趣之一,寫電影爛片也是我興趣。

對於寫電影,我有一個堅持,就是從來不寫正在上映的港產片。哪怕是戲再爛,人家的戲也還在戲院上影呀 —「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自己不寫、當沒有看過就好了。

我今天居然洋洋千字寫《無雙》,還是一套不錯的電影。多麼的諷刺。

再差、再爛的電影,我也能接受 — 經典爛片《天機:富春山居圖》,我前後看了四次、《刺陵》、《神龍賭聖之旗開得勝》也看了三次,但,

我不能接受你欺騙我。

✽ ✽ ✽

我絕對不是甚麼網絡打手、也絕非要求甚麼補償 — 我痴呆呆的坐在戲院兩小時等一幕不存在的戲,如何補償?

說穿了,我只是痛恨自己對《英雄本色》的情意結,給一些不知所謂的電影製作人利用了。

我只是一個傻仔。

 

史兄
2018 年 10 月 5 日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