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的名字。》失落的愛情

2016/12/6 — 13:45

《你的名字。》劇照

《你的名字。》劇照

電影播完、音樂繼續、字幕升起,觀眾似乎沒有離席的念頭。是在等待片尾?是想聽完整首歌曲?還是想撫平剛受觸動的心靈與不經意落下的眼淚?要等到音樂結束、燈光亮起、確定沒有片尾之後,大家才緩緩離席。這是對一部電影最好的讚賞。

是什麼感動了觀眾呢?是愛情;浪漫的愛情;是每個人都夢想擁有的,卻也永遠不會去追尋的愛情。

電影院是發夢的地方。107分鐘,觀眾被動人美麗快樂又夾帶傷感的情節牽帶著,就像那一條在無形中連繫著瀧與三葉的紅繩。觀眾時而以瀧的視角看世界,時而以三葉的視角感受周圍,一幕一幕地讓自己逐漸代入主角的世界。想像自己成為電影中的主角,並且以他或她的方式去追尋夢想中的愛情。追尋那一種單純、動人、並且願意為對方廝守終生的美麗愛情。

廣告

或者這就是電影落幕,大家還不願早早離席的原因。為了讓自己對愛情的憧憬與想像、為了讓自己的白日夢可以盡量的拖延。因為大家都知道,一離開昏黑的影院,大家都將重新回到現實的世界──

在這裡,人們以理性的分析計算愛情;人們談論合適與不合適卻避開愛與不愛;人們不再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單純的愛情。或者說,人們即使相信世界上存在著這一種電影般的童話愛情,也不相信會輪到自己;又或者是,人們明白到追尋愛情的人總是痛苦的、容易受傷害的。於是大家習慣將對愛情的渴望與想像封鎖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理性成熟冷漠又不相信愛情的面貌。

廣告

曾經喜歡的女孩奧寺也結婚了,瀧卻還在孤獨地等待。等待自己也不知道要等待的什麼東西。直到很多年後,在列車的一瞬間與三葉相遇,相方才第一次在忘卻的記憶中記起自己要等待的是一個人。

「你是誰?」這是電影開始時交換了身體的瀧與三葉問對方的第一個問題;也是歷來所以哲學家最感興趣的一個問題;又其實是導演新海誠問所有觀眾的一個問題。

只是,電影院始終是供人發夢的地方。人們來到這裡並非想思考「我是誰?我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等困擾人生的哲理問題。觀眾更多的是想發一個白日夢,慰藉一下自己渴望擁有卻永遠不會去追尋的浪漫愛情。發完夢,大家都還是要回到現實的世界,過著普普通通千篇一律又沉悶無聊的日子。

原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