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的名字。》(錯重點的)觀後感

2016/11/30 — 12:32

《你的名字。》劇照

《你的名字。》劇照

好久沒有,為了看一部電影,提早兩周買戲飛。因為新海誠,因為《你的名字。》,很早就買了。跟兩個朋友進場看,兩小時的光影之後。我說:

「最有感覺的一段,是瀧和三葉竭力阻止彗星摧毀糸守町...」

很奇怪吧?

廣告

新海誠的畫風,固之然細膩動人;瀧和三葉之間,從未遇見的愛情,也當然浪漫。但偏偏,最牽扯著我的,卻是預知未來的細路,無法說服大人,避免災難的發生。無可避免的災難,無可掌控的人生,所謂的無常之中,我們到底還有甚麼可以執著?

* * *

廣告

《你的名字。》給我的感覺很奇怪,既是好新海誠,也是不很新海誠。

電影畫面上看得出很多前作的影子,例如:電車來去猶如《秒速五厘米》;瀧的手繪能力,就像《言葉之庭》中的中學男生;而彗星劃破長空和草地上放置御神體的墳頭,又有點似《追逐繁星的孩子》。這些構圖都很唯美,但似曾相識的感覺,消磨驚訝式的讚嘆,成為一種「好新海誠」的符號。

男女主角限制於的城鄉和時空,距離帶來的悵然,也流露出新海誠式愛情故事的主旋律。然而,《你的名字。》摻入災難和傳統文化的元素,反而叫今次的愛情線反而不是重點,而是藉此反思人際關係。

* 劇透慎入 *

簡單來說,故事講述一個 2013 年居於鄉間的少女三葉,與 2016 年居於東京的少年瀧交換了身體。因著彗星殞落、滅村而死的三葉,通過瀧的交換身體,得以改變命運,最終避過一劫。存活下來的三葉,在 2016 年的某天,在電車上偶然遇到瀧,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災難把他們拉在一起。

來自未來的瀧,固然知道彗星殞落的結局,最終造成糸守町全村覆沒。他進入三葉的身體之後,試圖說服作為町長的父親做好防護措施,卻反被認為神經有問題。唯有身邊的同學相信三葉,並與她一起進行「救村大作戰」,騎劫災難廣播系統,建議居民疏散到高地。

掌有權力,能夠改變命運的大人,卻沒有一個相信彗星可能帶來的災難。沉溺於節慶典禮中的他們,到底是無知地快樂,還是自大得失去危機感?反而,三葉的同學,不過是幾個高中生,他們尚能跳出理性邏輯的包袱,寧可相信朋友的一席話,慎防災難於未然。

* * *

新海誠曾經明言,《你的名字。》深受311大地震影響。如此看來,彗星滅村的災難,與當年地震引發核事故,造成福島地區居民大規模撤退的事實,不謀而合。現實中,日本人當然沒有一個來自未來的瀧,介入阻止核災發生。然而,就算有這麼一個先知,也不代表掌權者聽得入耳,更不用說怎樣阻止悲劇發生。

人面對災難之所以渺小,一方面我們無法預測天災何時發生,災情會有多大;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在安逸時,總是自視過高,覺得災難距離自己很遠,一笑置之,道:「講笑咩,邊有可能?」災難偏偏就在我們最沒有準備的時候直襲,叫我們都束手無策。

此故事置於日本,一個天災頻繁的國度,特別有一種警世的意味。人們努力建立許多,還不如一場災難的威力,瞬間將人類百年功業擊破。那麼渺小的人類,還剩下甚麼?

--新海誠的答案,也在《你的名字。》裡。

* * *

身為宮水神社傳人的三葉,與祖母分擔神社巫女的工作。祭典時,她與妹妹製作「口嚼酒」酬神,平日又編織結繩與神靈連結。七彩的繩,左右前後交疊,編織出獨特的花紋。看似簡單的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結成,而是要編織者日積月累的功夫才能成就,故祖母說:「結繩,是時間,也是關係」。

人與人的相遇,大概就如這些結繩不同的色帶。我們用時間,建立關係,編織成一張網。線與線穿梭之際,我們或許不知道得出來的甚麼樣式,但到最後回望時,我們就會見到數十年的人生,成就了怎麼樣的人際。

就像瀧和三葉,他們隔著時空的距離,仍能渺渺地交織出相知相遇的故事。劇情固然並非寫實,但我們生活中總是有一些無法解釋的人際糾結。無論彼此此後成為家人,還是朋友,抑或只是匆匆一別,一個人在另一個人生命中留下的痕跡,是災難衝擊不了、時間阻隔不來的。

電影的名稱--《你的名字。》,很多時是見面第一句的說話,也是最老套的一種。然而,就是因為知道了名字,才能呼喚對方;也是因為名字被呼召,一個人才會停下腳步。關係的網,如是得以展開。

無常而短暫的生命裡,能夠穿越生死的就只有關係。迎拒災難之間,《你的名字。》提醒我們抓住每一次相遇,珍惜每一段相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