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來自星星的PK》:誰說商業電影可以無腦

2015/9/19 — 14:28

《來自星星的PK》劇照

《來自星星的PK》劇照

Aamir Khan 舊作《作死不離三兄弟》大賣,因為它成功結合爆笑以及對填鴨教育的批判。新作《來自星星的PK》襲港,贏的仍是笑料加批判精神。要強調,讚的不是它的「笑料」,也不是「批判」,而是「笑料加批判」這個整體。再講白一點,電影的「笑料」與「批判」都屬中上水平,未有予人驚豔之感,只是兩者的調和以至平衡實在出色,稱得上商業電影的模範。

電影的歡樂氣氛,主要依靠外星人男主角不諳地球規矩,誤打誤撞而引發的鬧劇推動。諸如他男穿女裝﹑把印有甘地的相片當作貨幣﹑貼街招尋神等等,觀眾看起來都挺有趣味,影院也不時傳出笑聲。只是說要像當年周星馳某幾部作品一樣,單靠笑聲就可以吸引觀眾至完場嗎?似乎不至於。

批判的部份亦不算完美。電影敢於挑戰宗教權威,質疑神職人員偽造神旨,欺騙信徒錢財,固然有值得稱許的部份。上映後有印度教組織要求禁播,也側面映照電影團隊所面對的壓力。只是想深一層,電影大奸角 Tapasvi Maharaj  與他的教派惡形惡狀,行騙手法低劣,用以比作世所公認的惡徒,諸如祈福黨﹑賣藥黨之類尚可,但對比真正具影響力的宗教,比方說佛教﹑基督教又如何呢?打倒 Tapasvi Maharaj 等於打倒本篤十六世嗎?若然如此,這個稻草人未免豎得太誇張,對教宗等知名宗教領袖弱化得太過份。但若說電影打從開始就將批評對象限於俗稱的神棍,不涉及一般宗教,那麼,電影的批判意味未免大減,而片中以近似諷刺的手法描繪外星人參加祈禱和拜佛等正當宗教儀式的鏡頭,亦顯得有點無甚意義。

廣告

再講,外星人最初的困惑似乎是,「為什麼我按照宗教儀式去幹,但神依然沒有幫助我呢?」這個問題發展下去,應該可以延伸至無神論者對有神論者的質疑。只是《來自星星的PK》將責任都放在擔當中間人的神職人員身上,沒有進一步發揮,略為簡單地以一大團圓結局完結整件事件,這是有點可惜的。

娛樂與深度思維都未盡完美,可《來自星星的PK》的優點在於它讓兩者互補取短,讓觀眾於笑聲中反思嚴謹的議題,諧中有莊,莊中有諧。隨便拿電影中一個笑料,比方說外星人把印有神的貼紙貼在臉上當護身符避免遭狂熱宗教人士毆打為例,未必足以觀眾笑得前仰後合,亦未必令觀眾有極深刻的體會。只是「哈哈哈」的同時,觀眾透過這個情節可以知道印度信徒對於神祇何等尊重,再反思這種尊重是否合理。娛樂﹑知識與思考三者結合為一。當中的平衡,《來自星星的PK》實在拿捏得不錯。

廣告

這也是一般商業片應該追求的事情。很多人錯覺商業片就是一味動作爆笑,總之娛樂效果足夠就能成功,實質這樣的電影根本不可能為人留下印象。觀眾也追求一定的思想和內容,他們入場,也是期望可以帶走什麼出戲院。至於這個「什麼」是什麼,其實也不用太深奥,稍為有點啟發,用麥兜的術語,在你心中「攪吓攪吓」﹑「浪吓浪吓」,這樣就 perfect 池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