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

2018/7/14 — 9:01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電影劇照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電影劇照

小時候愛到海洋公園恐龍館參觀,明明看着那條不時咆哮的暴龍很害怕,但離開以後,下次又忍不住再去找牠,蠻犯賤的。現在人大了,恐龍館也拆了,上個月跟表姪到澳門看恐龍擺設,他膽子比我大,毫無懼色,抱着恐龍拍照拍得很開心。歷史上存在過的生物無千無萬,恐龍就是有種神秘的魅力,總是特別吸引孩子,也正正是這樣,所以《侏羅紀公園》(啊,現在是《侏羅紀世界》了)才會拍完一輯又一輯吧!

由災難片到恐怖片

《迷失國度》繼承上集劇情,講述被安置在「努布拉島」的恐龍面臨火山爆發,人類要決定:要麼任由牠們被自然災害滅絕,要麼將牠們救走——不消多說,自然是得救的,不然戲怎麼演下去,故事就這樣延伸下去。

廣告

綜合而言,《迷失國度》是部不錯的商業電影,劇本比較有意思地分開了兩個主要部分:第一部分是主角一行人上島拯救恐龍「Blue」,這部分在荒山野嶺進行,營造了很多大場景,比方說火山爆發、恐龍版動物大遷徙等,十多米高的一批恐龍向你衝過來,相當震撼,要的就是這種氣勢。

相映成趣的是,下半部氣氛急速轉向,借用影評人陳廣隆的說法,是變成「大宅避凶」。那種千軍萬馬的場景都收起了,反而加入大量鬼片元素。碩大無朋的恐龍充當鬼魅和僵屍那種角色,潛伏在大宅一角準備發動襲擊,某意義下其實有點滑稽,但也着實為電影帶來與前半部不同的刺激。

廣告

所以我們看到,《迷失國度》的劇本經過刻意設計,務求為觀眾帶來層次更豐富的緊張,也許斧鑿痕跡略大,不過一套電影,兩種體驗享受,不是有種很值的感覺嗎?如果前半部與後半部的劇情對調,感情的掌控可能會更起伏有致,現在有點頭比尾重的感覺,從官能刺激的角度來說。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電影劇照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電影劇照

反科技思潮

討論轉至電影的主旨,《迷失國度》另一個亮點在於對科技發展的探討。戲中有句很吸引人的對白:「這些生物(恐龍)不需要人類的保護,牠們需要人類的缺席!」這句話甚麼意思呢?其實就是把恐龍(基因科技)當做原子彈,是種危險得足以摧毀地球的武器,而人類的劣根性,最後總會將這種科技推向毀滅方向的用途,既然如此,一開始就不要發展科技,如果發展了,有機會銷毀就盡量銷毀,這是種「反科技思潮」。

電影結局交由主角一行人決定恐龍的死活,是個頗有趣的設定。因為在這處,決定是否「放」恐龍擾亂世界的不是奸角,而是那些善良勇敢的人。不由得想起愛恩斯坦追憶自己有份促進原子彈誕生時的那句:「早知如此,我寧可當個修錶匠。」這個天才科學家睿智,也熱愛和平,但一切高尚品格,都難以減輕科技失控時所造成的破壞。是個好人,但製造了惡魔,就是這個感覺。

畢竟是商業片,有些討論沒有弄得很細緻,討論沒有立足於道理上,而是為劇情服務,比方說放不放恐龍,怎樣也是要放的,不然第三集怎麼拍。不過瑕不掩瑜,既能提供官能刺激,又可以觸及一定深度的議題,算是合格以上的作品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