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信喇!真係信你好打喇

2017/12/8 — 22:06

作者形容,「吳生之武藝高強…….」

作者形容,「吳生之武藝高強…….」

沒法不羨慕馬雲,唱歌演戲跳舞瓣瓣掂,而且又好打,在《功守道》把李連杰、吳京、鄒市明打到落花流水,教天下英雄競折腰。想當年,如果我有他一半身家,可能就不會給戰狼拗傷手指公,傷足五年。

大概十年前吧,我還有負責娛樂報道的時代,還要出席英皇娛樂的春茗活動。對於各位大明星們,向來對他們認識不深。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會知道我喜歡考驗自己眼光準繩度,選這個那個做封面會賣書,也預計誰將會是新人王,卻沒有能力跟眾大明星打交道,不是不稀罕,是真的沒能力,以致幹了這行二十年,人人以為我識好多人,查實好多人唔識我,這麼多年因為採訪而成為朋友的,一隻手數完,係幾悲哀。關於這件事,我已經原諒了自己,生來是如此孤僻怪格,沒可以怨誰。

說回當年英皇春茗,承蒙Mani姐姐十年前仲會叫我出席,我又跟公司大伙兒前去。在灣仔君悅開幾十席,食到半路我又慣例走出去大堂一個人靜下,誰知道,給我遇上同途寂寞人,那不是吳京?我識佢呀,佢啱啱拍完齣《殺破狼》好好睇,他飾演個啞仔又狠又毒,好搶甄子丹鏡呀。咁你大件事了,誰敢搶丹爺鏡,怪不得後來不少娛樂新聞爆料,話丹爺要cut佢戲同對白,即是原來他不是啞的,只是沒機會唸對白,卻無損他跟宇宙最強打得激烈燦爛。有認識當年有份拍《殺破狼》的工作人員,話當日拍兩人的打鬥場合,因兩位都是超打得亦唔衰得之人,隱隱然有幾分真實比併的成分,在場工作人員都感到兩人劍拔弩張,現場氣氛非常肅殺,連無謂說話亦不敢多說一句。

廣告

但必須坦白,吳京一直欠主角格,係好好打,演戲時有點魯莽笨拙滯後,即是可以演保鑣或黑社會爛仔,卻未可以演一代宗師或007,所以如果甄子丹不讓他在《殺破狼》說太多話的傳聞是真實,結果是幫了他大忙。之後他拍了齣該沒有很多人留意的《黑拳》,再次顯露真功夫和悅目的實戰力,可是演文戲仍然懵懵地,直至《殺破狼2》,他的主角格調開始提升,演戲也開始有看頭。

又要說回英皇春茗,遠遠見到他,獨個兒倚在一條大柱,樣子相當落寞,可能早兩日又不知給誰欺壓或刪減戲份吧。見他一個人拿著小酒瓶飲悶酒,剛好有行家識佢,便跟他上前罕有搭訕。事實我又比較關心懂功夫的人,知道他早陣子沒再學吳家太極轉學陳式太極,便問問他最近點呀食飯未呀?剛剛春茗塊鮑魚爽唔爽口呀之類,再入正題問他點解吳式轉陳式,他帶點酒氣說:「我覺得炮捶勁啲囉!」我又懶識嘢又略帶懷疑咁:「但吳家太極小架子陰陰濕濕咁都好殺人於無形!」他忽然看看我,可能我在言語間頂撞了一位武者,但都是基於對功夫的熱誠和好奇,絕無惡意,鬼知他當年俾人打壓冇對白冇主角做又事事不如意咁落寞淒涼咩。其實出來行走江湖,又有邊個沒吃過苦瓜!

廣告

我明白一位意志消沉的人特別敏感,加上他當日略帶三分醉意,又竟然無礙他出手奇快,忽然出其不意捉住我手指公問道:「你究竟信唔信我啲功夫真係好勁!」當日我神功未成又西裝畢挺,亦相信他功夫好只是時辰未到,於是好客氣咁話:「信!梗係信!陳家太極炮捶當然冇得頂。」誰知他眼光閃過一陣懷疑和鋒利:「你唔信嘅!」失驚無神就把我的手指公倒後一拗,極急勁,我整個人抽一抽,沒跪下來已算自己真的漢子。嘩大俠,你捉住人咁脆弱的手指公咁屈法仲有冇奸謀啲?沒想到這一屈做成筋傷,如是者,手指公痛足五年,任我遍尋名醫,捽光幾支鐵打酒,不用等翻風落雨,隻指公平日稍微拗前拗後一樣冤痛異常,最後向好友Kenneth請教局部針技法,手指公至手腕部分不時插著五六支針,前後經過足足五年,才叫做褪除九成痛楚。

說認真,以吳生之武藝高強,為逞一時之快或發洩一時不如意,對一介文弱編輯下了分筋錯骨之手,是相當魯莽之行徑,不是性侵也是武侵,本來今天可以趁勢ME 2佢的,尤其我明明都話信你好打咯,佢又其實唔信,唔信你又要問。不過他今時今日幾乎貴為全球票房冠軍,我真的不敢隨便惹事生非了,只有從此,千萬不要向失意武者問候,或走近,或請教。尤其你不像馬雲有錢,可以開部戲俾佢,然後監生叫佢打輸俾你,低端窮人關心人都要小心謹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