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個性是奢侈品

2015/1/3 — 22:18

2014年新鮮出爐的「我最喜愛」男歌手張敬軒,獲獎後留影。 (來源:張敬輕 facebook page)

2014年新鮮出爐的「我最喜愛」男歌手張敬軒,獲獎後留影。 (來源:張敬輕 facebook page)

【文:李逸庭】

容祖兒於2003年至2013年期間,曾九次獲得「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卻只於2003年及2004年兩次獲得由全香港樂迷投票而產生的「叱咤樂壇我最喜愛女歌手」獎。別誤會,本文不是要數容祖兒的不是,而其實我當年亦是聽「痛愛」﹑「抱抱」﹑「怯」等容祖兒的情歌長大的。我只想藉本文嘗試探討一下為什麼這一刻在香港拿下「金獎」的未必是我們的「最喜愛」。

陳奕迅和楊千嬅一直蟬聯千禧年後的「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男﹑女歌手」獎。2014年新鮮出爐的「我最喜愛」歌手分別為謝安琪和張敬軒,去年的最喜愛女歌手為何韻詩。「最喜愛」和「金獎」的分別在於,比起容祖兒(或唱片公司打造出來的容祖兒),「我最喜愛」的歌手擁有多點點獨特且鮮明的「個性」。

廣告

從事藝術的人都必須為自己打造出獨一無二的個性,其作品才能於市場脫穎而出,深入民心。我們欣賞音樂和藝術,在實際鑒賞作品前,作品和表演者的名字已經能讓我們大概知道作品的概念和風格。

我記得容祖兒在頒獎禮曾經說過:「我沒有太多的天份,不會彈結他,不會作曲。因此,我每天都會做好自己的本分,唱好自己的歌,做好自己的工作,這樣便已經是我對樂壇最大的付出了。」

廣告

這令我想起呂大樂教授在《四代香港人》中,「對第四代人 (1976至1990年間出生)而言,個性是奢侈品」一句。第四代及第五代(1990打後出生的人)人出生於競爭型社會已經完全成熟的時代——要成功必須具有社會認可的競爭力,而要具備這種競爭力,相信大家都明白,就是做好當前,理想放後(甚至乎埋沒理想)。當今年青人最缺乏,最渴望得到亦是最認同的價值,正正就是一直被成長環境所壓抑的「個性」。

人們常常說現在不及當年好,錯覺逝去的一切永遠比 現在好。以樂壇為例,其實八十年代所謂的好,只是唱片銷量最好的時代。那很可能純屬產業蓬勃的年代,未必等於音樂上很繁盛的年代。當年的作品大多是以外語歌曲填上新詞,原創性欠奉,更遑論獨一無二的「個性」。當下的樂壇,新一代的歌手帶來薘勃的創作,非主流的音樂透過新興媒體展現出來,音樂成為城市的必須品。要說樂壇是「死水」,可能指的是非主流音樂,因利益主導的市場不給予向上游的機會所造成的結果。

無論是樂壇還是香港,我眼前是新一代香港人,嘗試以前所未有的「個性」一步一步打造自己想擁有的未來。不理解他們並已過氣的上一代人,我不奢望你們會明白他們,但我懇求你們給予新一代人應該擁有的空間,正如你們的上一代人給予你們發展的機會一樣。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你們一樣,一切都以利字行頭,講金不講心。

 

個人簡介:九十後,現為見習律師。討厭一切不公義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