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倒煤」=「倒楣」,有無問題?

2017/3/6 — 10:30

近日,從台灣友人的 facebook ,看到一篇舊新聞。話說,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辭典修訂重編的 41 個字詞,並將「倒煤」跟「倒楣」通假。事件引起坊間的爭議,更惹來作家張大春的炮轟,批評台灣教育部:「編出這樣不學無術的字典來,還敢假與時俱進四字以為名義,那我還是退化到底得好!」作為訓詁愛好者,忍不住說兩句。

鄙人曾在《錯字?別字?白字?》一文指出,中文在演變過程中,有着「通假」和「譌變」的現象。所謂「通假」,簡單來說,就是古人寫了別字,至於「譌變」,則是古人寫了錯字。坊間很喜歡將「別字」和「錯字」統稱為「錯別字」,其實兩者是分別的,「別字」是指你寫了另一個同音字,「錯字」則是你把該字的字形部首寫錯。

古人跟現代人一樣,也會執筆忘字,也會寫「錯別字」。可是有些時候,那位古人太有名,或者他的著作成了經典,因而廣泛流傳。後世的字典詞典,便會把那種「別字」寫法,標上「通」以示通假,又會把那種「錯字」寫法,標上「譌」、「俗」乃至「同」,以示該字由譌變而來。有時甚至出現一個情況,因為通假或譌變的寫法太流行,使到本來的本字寫法,被世人遺忘。

廣告

舉個例子,中文有一個詞語叫「蚤起」,現代人甚少讀經典,或者未必聽過。「蚤起」的意思,其實就是「早起」。很明顯,這是古人寫了別字,因為「早」、「蚤」二字同音,可是,其中一個寫別字的古人,正是儒家亞聖的孟子,或者是編纂《孟子》的人。鑒於《孟子•離婁下》,有着「蚤起,施從良人之所之,遍國中無與立談者」 一句,「蚤起」在詞典中,便一直保留着,並列明跟「早起」通假。

又例如,有些人很喜歡強調「正音」、「正字」,並把通假、譌變取代本字的現象,稱為「習非成是」或「積非成是」。可是,若論這個成語的最初講法,其實應該是「習非勝是」,語出自揚雄的《法言‧學行》:「一哄之市政,必立之平;一卷之書,必立之師,習乎習,以習非之勝是,況習是之勝非乎?」只是到了現在,相信已沒什麼人在意,「習非成是」的「成」,是否跟「勝」近音演變而來。

廣告

說回「倒煤」通「倒楣」,究竟是否真的那麼「不學無術」呢?愚見認為,若「倒煤」真是已經「約定俗成」,即是該詞已普及到一個地步,大家都覺得二字意思一樣,甚至忘記了該詞的本來寫法。教育部把這詞寫進詞典,指兩者通用,其實是很正常的。否則,把「蚤起」通「早起」寫進字典,或者以「居」代「凥」,是否又不學無術呢?

惹來爭議的原因,是將「倒楣」寫成「倒煤」,是否真是約定俗成?是否跟「倒楣」通假成「倒霉」一樣的普及?大眾會否覺得將「倒楣」寫成「倒煤」,容易產生歧義?如果大眾不能接受,那便代表尚未約定俗成,便應剔除出去反之,若大家已普遍接受,便可寫進去。

在這裡,我用「倒楣」另一個通假寫法「倒霉」作例。在香港,「倒霉」比「倒楣」更普及,甚至不知「倒楣」才是本來寫法。因為「倒楣」最初源自江浙一帶的俚語,「楣」、「霉」同音,因而出現通假。後來傳到廣東,粵語「楣」、「霉」二字並不同音,加上「倒霉」在字義上,反而更能表達「當黑」的意思。其他地方,鄙人沒詳細調查,但是在香港,「倒霉」肯定已是約定俗成。

因此,鄙人認為,今次的問題不在於教育部不學無術,而是編撰者太過離地,根本沒考慮「倒楣」寫成「倒煤」的普及度,純粹見到晚清學者孫錦標(1856年—1927年)的《通俗常言疏證》的記載,便將「倒煤」列為「倒楣」的通假寫法,並沒考據「約定俗成」的因素,僅此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