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倚天改編,是好是壞?

2019/6/2 — 17:56

2019 年版《倚天屠龍記》宣傳照

2019 年版《倚天屠龍記》宣傳照

【文:小姓陳】

每次金庸小說拍成電視劇,話題總是離不開兩個:女演員美不美?改編改得多或少?美不美,是很主觀的問題,而且純文字也沒甚麼好討論。在此想談的,是改編。

小說拍劇集,改編本平常。有時因為電視劇的性質不同,劇情要將就一下;有時因為編劇和導演的風格,情節亦會改動。正所謂人物性格發展劇情,只要角色性格猶在,故事情節的改編就像人物在平行時空發生別的事情那樣,通常都無傷大雅。然而,一旦劇情的改動足以影響人物原本的性格,那既會失卻原本神髓,亦令故事格局容易出現破綻,牽一髮可以動全身。

廣告

故此,討論改編,得看它改的是情節,還是根本地改了人物個性。

倚天2019的改動,主要由靈蛇島開始,相當於小說的第29回。舉例說,第29回「四女同舟何所望」,說的是張無忌、謝遜、趙敏、周芷若、小昭、殷離六人同船,聽殷離在夢中表白心迹。劇集將場景改了在靈蛇島的一個天坑,意景雖然有別,但相信問題不大。

廣告

這套劇最明顯的改動,莫過於放大了趙敏作為蒙古郡主,與張無忌身為明教教主的矛盾。這份張力在小說中是有的,但沒有2019版那麼重筆強調。在靈蛇島的天坑,謝遜已經針對趙敏的郡主身份,還着張無忌要以反元的大局為重,斷不可與她在一起。然而,明教是在蝴蝶谷大會後始高舉反元抗胡的旗幟,加上謝遜隱居冰火島和靈蛇島多時,不問塵世事,何以對蒙古郡主有如斯敵意,只怕未必成理。

趙敏和張無忌的漢蒙矛盾,成為了劇集後半部的主軸。在靈蛇島,就多了一段趙敏的慘情戲,哭着推船出海,嚷着「不回中土」,不想面對二人身份的矛盾。當時趙敏跟張無忌打完了波斯明教那伙人,算是出入過生死,但堂堂郡主會否以這種姿態求愛,還是有疑問的。

值得留意的是,趙敏和張無忌來靈蛇島,源於在萬安寺失火前,二人在酒家約定去借刀。那時趙敏雖已喜歡上張無忌,但在小說中,她仍然沒有宣之於口,只道:「有時候我自個兒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甚麼郡主,只不過是像周姑娘那樣,是個平民家的漢人姑娘,那你或許會對我好些。」而在劇中趙敏的性情更敢愛,向張無忌直說:「假若有一天我願意拋棄郡主之位,離開王府,做一個平民百姓,而你也不再是明教教主,只是尋常百姓⋯⋯我要你帶我去遨遊四海,遊遍大江南北,賞盡名山大川,好山好水,過一些逍遙自在的日子。」既然趙敏早在那時已有此念頭,她在靈蛇島不希望返回中土,而只想跟張無忌一直留在那裏,也算合情合理。

電視劇中,趙敏另一次自貶身段、向張無忌求愛,是在第39集。那時張無忌相信趙敏清白,不再認為她是殺害表妹殷離的兇手,但因為漢蒙不兩立,仍然狠心地說「我和你根本不可能」。對着他,趙敏哭着說「我可以為了你拋棄一切,你為什麼不可以為了我拋棄一切?」她的意思相當清楚,就是希望張無忌也放下明教教主之位,那就不用怕與趙敏的父親在沙場上刀戈相見,二人亦因而可以走在一起。

這些都是原著中沒有的情節。隨劇情改編,趙敏的性格也顯得不同,予人一種更加淡薄名利之感,似乎一心只想跟張無忌開花結果。這個改動雖然不算小,但也非毫無根據。須知道在大都酒家,趙敏提出要去找謝遜借屠龍刀,原意很可能就是想藉此多親近張無忌,製造機會待在一起。根據小說,趙敏借刀前,張無忌說「在這兒不能多耽,過不幾天,便要南下」;在電視劇中,則是張無忌說趙敏「想太多了」,而她卻回答道「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所以由最初提出借刀,到跟他在靈蛇島共患難,趙敏或許一直有意放棄原本的生活,而跟張無忌待在一起。

為甚麼劇情要放大漢蒙矛盾呢?可能是想營造他們排除萬難,最後才能修成正果的效果。畢竟張無忌後來相信了趙敏是清白的,而殷離亦在第40集已經「復活」,以至身份衝突是唯一能夠阻礙他們在一起的因素。可是,劇情中的張無忌因而極其固執,將反元責任扛在肩上。無論趙敏如何勸他,他也如郭靖再世那樣,只知為國為民。「元室未滅,何以為家」八個字,更是經常掛在口邊。如此勉強地放大漢元矛盾,並一直拖了十幾集,到結局最後方許他倆方在蒙古草原上真正走在一起,只怕令劇情不必要地婆媽,甚至叫人失去耐性。

更重要的是,張無忌本來就不想做明教教主。在電視劇中,他曾向趙敏表示,願做個布衣大夫;而他覺得跟周芷若成親不安,也是因為自己想過簡單生活,而對方卻一心要光大峨嵋。若然如此,張無忌在相信趙敏清白,而且明教有人才領軍抗元後,仍然堅持要當教主,甚至不惜放棄那為他犧牲一切、背家叛國的趙敏,其實說不過去。這樣的改動,難免把張無忌的性格都改得令人費解。

另一個被明顯改動的角色是范遙。在電視劇的中後段,他三番四次出謀獻策,一時要趙敏跟張無忌刺殺元帝,一時又找謝遜勸趙敏離開,最後還瞞着張無忌,用計殺害趙敏之父。問題是范遙既與趙敏有十年師徒之情,何以對她如此予取予攜,甚至有利用之嫌?而他既為明教右使,且對張無忌在公在私都萬二分敬佩,又何以明知張無忌必定反對,也要暗算汝陽王,陷教主於不義?隨劇情改動,范遙的性格可謂破綻處處,不合情理。

相比之下,另一個主角周芷若的改動,或許算少。周芷若雖然「走火入魔」,成為奸角,但她可謂一直都於心有愧,受良心責備。做回好人,也算是預期之內。在小說中,她因為遇上「死而復生」的殷離而驚慌,而悔過。但在電視劇中,殷離早在周芷若與張無忌拜堂前已經跑了回來,以至後來被搶親的周芷若要大徹大悟,就不可能因為她。最後劇情選擇了要謝遜的捨身拯救,藉此點醒周芷若。但是謝遜既已武功盡失,並且頓入空門,竟拿着一根木棍說要捍衛少林,難免令人摸不着頭腦。而周芷若那時武功遠在謝遜之上,若連幾枚箭也頂擋不了,亦是怪哉。即使要給周芷若一個契機悔悟,也犯不着要用此橋段。

無論如何,倚天再次拍成劇集,怎也是金庸迷之福。即使劇集改編,也是大好機會再次比對小說文本,分析角色的心理和性格。改得是好是壞,不能一概而論,終須以小說和電視劇的文本為討論基礎。而金庸筆下的大世界情節豐富,人物立體,本來就很值得一再探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