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個跨文化智者

2015/5/19 — 10:04

【文:頭文字D @ live norish】

現今社會,不同地區之間的交往越見頻繁。在此大勢下,我們對其他文化認知又有多少?我們又是否已準備好因著文化差異迎來的各種挑戰?丹麥人類學家 Dennis Nørmark正以此為題,編寫了 “Cultural Intelligence for Stone-Age Brains” 一書,啟發讀者開墾自己的「古腦石山」。

此書面向普羅大眾,為助讀者了解人類學為何物,作者先行講了一個故事︰

廣告

在巴拿馬運河於 1914 年啟用以前,如欲從大西洋前往太平洋,只有兩條航道︰一是往南經由合恩角﹔要不就只有從北方穿越冰封的水域。後者較短的航程吸引了一些冒險家前往,英國人 John Franklin 正是其中一人。

John Franklin 與他的艦隊於 1845 年從英國出發,他們受困於冰洋中近兩年,最終 129 名船員全部罹難。多年後,研究人員從這些遇難者的屍首發現,他們的主要死因除了是嚴寒的天氣,還有罐頭食品帶來的鉛毒。

廣告

挪威探險家 Roald Amundsen 在 1903 年亦挑戰這條北方航道,並於三年後成功抵達阿拉斯加。作者認為 Roald Amundsen 成功的關鍵,在於他跟 John Franklin 抱著截然不同的態度。

為了能在受冰雪覆蓋的環境中求存, Roald Amundsen 請教了當地的因紐特人 (Inuit) ,學習如何蓋冰屋﹑保暖﹑打獵,以至靠狗隻拉雪橇。這些地方智慧幫助了 Roald Amundsen 克服了環境。

反之, John Franklin 深信大英帝國高人一等,只有由他們教化他人何謂文明,對當地人的生存技能不屑一顧。諷刺的是,偏偏他們卻遭罐頭所毒——一個當時他們引以為傲的文明產物。

人類學也走過相似的道路。昔日的人類學家有如 John Franklin 般,試圖給文明評高下,以高高在上之勢教化「低下的文明」。現今的人類學家則具有像 Roald Amundsen 的思維。他們知道各地文化自有其背景與脈絡,是以他們更著重理解箇中因由與關係,而非擔當判官。

文化差異的微妙之處,在於我們通常會不自覺把自己習慣的一套視作理所當然,未有意識到同樣的事情放諸別國文化,卻可能有不同意涵。簡單得很多人視作平常不過的「握手」,也可以因不同文化的解讀而造成尷尬︰

丹麥的 Anna 為歡迎新來的巴基斯坦同事,伸手向他示好。怎料對方卻拒絕握手。 Anna 只好把手收回,並氣沖沖的返回座位,心想︰「他怎可這麼無禮?是因為看不起我是女人嗎?」

要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就不得不鍛鍊出應有的文化智能。

Anna 有如此反應,是因為在她的世界中,握手是自然而然的事,從沒預料對方會拒絕。假如進一步了解她的文化背景,會發現在丹麥文化中,「握手」象徵著信任與尊重,還有一種從施與受建立的互動關係。伸出的手得不到回應,自然感到羞辱。

相反,在巴基斯坦同事眼中,他實在不應握手。因為在他的文化中,跟素未謀面的異性有任何肌膚之親都是無禮與不敬之舉。他的拒絕不獨無意冒犯,反而是想表示敬意。

什麼是常態,什麼是古怪,誰又說得清?

當我們願意摒棄石器時代的思維,意識到自己的習俗並非唯一,在文化的外衣下,心底裡大家同樣希望互相尊重,只要將心比己,就會明白這些「古怪」的「外人」,其實也可以是值得信賴的伙伴。

說起古怪,書中亦有提及丹麥人各種「古怪」甚至「野蠻」的行為。比如說很多人認為丹麥人粗魯無禮,因為他們說英語時甚少說 “please” 之類的禮貌用詞,事實是丹麥語中並無相當於 “please” 的字詞。

又例如他們不慎踩著別人會若無其事,彷彿奢望對方察覺不到似的。其實丹麥人彼此間確不會將之視作一回事,也不覺得非道歉不可,那就如家人之間會熟不拘禮一樣。丹麥人會將對方平等看待以示尊重,這跟很多地方以各種禮節給對方面子的做法大異其趣。

為剖析各文化的不同面貌,作者從多角度作比較,包括重平等還是重階級﹑個人主義還是團體主義﹑追求競爭抑或更注重關懷弱小﹑喜怒不形於色或是七情上面等。跟書中所選的其餘十七個國家相比,重視平等 ﹑高度互信﹑生活上崇尚個人自由的同時在公共層面富團體意識,都是丹麥人鮮明的特色。

關於比較,人們亦可能隨之而產生成見。此書正舉了一例,列出了丹麥人一般對外國人的印象︰

德國人︰拘謹、因循、具威嚴

法國人︰勢利、自戀、大法國主義

瑞典人︰沉悶、禁酒主義、高傲

美國人︰膚淺、無知、超磅

但這些印象有多準確呢?可能不少人都有親身經歷,譬如覺得自己認識的德國人並不怎麼拘謹。其實,這些對他者的負面印象,會否並非源於他者,反而是突顯心中自我形象的一個反映?換句話說,丹麥人認為自己︰

丹麥人︰易相處、獨立自主、兼容並蓄

丹麥人︰輕鬆自在、開放、放眼國際

丹麥人︰有趣、自由、樸實

丹麥人︰有深度、聰明、苗條

作者選了德國﹑法國﹑瑞典﹑美國作例子,正是由於這些地方在地理或文化上跟丹麥相近。正因如此,人們就會更在意當中的相異之處,從而為自己的身份作註解。

一如前述,自身經驗不時會跟片面印象有所抵觸,而這正有助釐清一些固有的偏見。作者鼓勵讀者與他人分享交流經驗,尤其是有別於既有看法的經驗。不論那是不是偶然的例外,大家總能在這些例子中得著更多。

透過作者為不同企業當顧問遇到的各種生活例子及一些實用建議,此書旨在協助讀者調整思維,學習在跟不同文化的互動中有更良好的交流。

在同一文化環境下,我們何嘗不是活於一個十人十色的社會?在這個無須是大冒險家也會接觸到不熟悉的文明的世代,或者,我們更應懷著更開放的心態和視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