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8/12/27 - 13:38

做好香港電影 —《淪落人》的童話世界

電影《淪落人》劇照

電影《淪落人》劇照

「一定要做好香港電影」

2018 年 4 月,古天樂先生於第 37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憑電影《殺破狼》獲頒最佳男主角。他致辭時說:「我想講嘅就係,我哋香港人今日一定要團結,我哋一定要做好香港電影,呢個就係我最想講嘅。」

此前,成龍先生發表了「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的言論,激起千重浪。

廣告

無論如何,2018 年是低成本香港電影盛放的一年 — 由《黃金花》的自閉兒、《非同凡響》的特殊兒童,以至《翠絲》的跨性別、《逆流大叔》的大叔,無一不是「好香港」的題材,無一不令觀眾感觸、感動,眼涙鼻涕流不停。

朋友以上 戀人未滿

來到陳小娟執導的《淪落人》(Still Human),交出一個好好男人昌榮(黃秋生)的童話故事。他對工友好(李燦森)、對兒子(黃定謙)好,對妹妹(葉童)好,連對菲傭 Evelyn(Crisel Consunji)也很好,甚至讓她高飛尋夢。

他自己呢?地盤工傷癱瘓半身、妹妹覺得他拆散與髮型師戀情而懷恨於心、太太另嫁、與兒子分隔兩地,只靠視像隔空對話。沒有傭人,他只是一名困在公屋、甚麼也不是的遼倒老漢。

Evelyn 走進他的生命,雖說他豪花萬元送她單反相機(而且前後買了兩次,原因不劇透),是為讓她擁抱自由,追夢圓夢,但更深層次的,是 Evelyn 讓他看到光、感受到愛,尤其由他讓 Evelyn 叫他昌榮開始,那已超越主僕的關係。

他們的互動是甜蜜的 — 她替他按摩大腿時,他扮給弄痛了嚇她,其實根本腿已沒有知覺;她替他修剪頭髮、她讚他靚仔;他教她感謝時說「多 L 謝」;他送她相機她替他拍照……

最夢幻的一場,是昌榮聽到 Evelyn 在浴室跌倒向他求救呼喚,他幻想自己站起來,英勇地抱起 Evelyn。這一幕,有給觀眾他們「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聯想。

到底,這是不是一齣愛情片?還待導演的解說。

到底,這是不是一齣愛情片?

到底,這是不是一齣愛情片?

感動但不傷感

這齣帶有日劇 feel 的香港電影,把主僕(僱主與菲傭)的關係,舖陳得美麗動人(那種暖和燈光、男女主角都美美的),最後一幕(不劇透,請買票觀賞)雖然夢幻,但你還是會感動得掉下涙來。

電影當然有讓觀眾看到半身癱瘓人士的悲歌,尤其失禁連帶失去自尊的痛苦,換作誰是「大好人」昌榮,也不忍要太太守在身邊早晚照顧吧?然而,亦因為電影寫的是暖男成就他人美夢的故事,也就似乎沒有揭開癱瘓人士生活陰暗面的意圖。

惟亦一如 《黃金花》和《非同凡響》的處理,估計導演 (電影尚未正式公映,暫未獲安排與導演對話 ) 是透過戲劇效果,把燈光聚焦到社會處於弱勢的一群 — 殘疾人士和其長期照顧者 (他們的家人、朋友及傭人),以及外傭社,讓大家看得見他們。

戲劇的感染力,也靠演員的功力。在片中,黃秋生根本就不是在演,他就是昌榮 — 那個愛妻、愛兒子、愛妺妺,愛朋友,甚至對被逼婚的外傭亦由憐生愛的好好男人。他與 Evelyn 的互動,亦令菲籍演員 Crisel Consunji 光芒四射。

黃秋生先生根本就是昌榮

黃秋生先生根本就是昌榮

擁抱屬於這城市的特質

盤點上述幾齣香港電影的製作費 —《黃金花》(340 萬港元)、《逆流大叔》(449 萬港元)及《淪落人》(325萬港元)都是獲得電影發展基金提供部分融資拍攝,而《非同凡響》約 600 萬元的資金則來自德和慈善基金。

電影發展基金自 1999 年成立以來,於 2007 年政府向基金注入 3 億港元,為預算不超過 2,500 萬元的本地中小型電影製作提供部分融資,截至 2018 年 8 月,共 32 部電影獲批准融資額。其中,《黃金花》於 2017 香港亞洲電影節(HKAFF)作優先試映,而《淪落人》不但是第 3 屆電影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得獎作品,亦是 2018 香港亞洲電影節開幕電影。

這幾齣電影另一共通點,是得到多位優秀演員的加持 —《黃金花》的毛舜筠、《逆流大叔》的吳鎮宇和潘燦良、《淪落人》的黃秋生;也帶來奪目的新演員,包括《黃金花》的凌文龍、《逆流大叔》的余香凝,以及上文提到的《淪落人》的 Crisel Consunji。

《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曾在訪問這樣跟我說:「當全世界都在拍本土電影,為甚麼香港人要避拍本土呢?這些是我們的特質,我們應該擁抱著!甚麼是本土電影?我認為把一個地方的特色拍好,就是本土電影。」

 

鳴謝 Golden Scene Co. Ltd.
原文見於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