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傷痕故事》: 踏上傷痕累累的記憶大道

2018/7/16 — 14:38

《傷痕故事》(The Tale) 電影海報

《傷痕故事》(The Tale) 電影海報

# MeToo 運動由2017年十月開始至今,令很多性侵為題,或女性作主導的電影作品得到更多注意力。老實說,作為女性,看到女權被重視,當然是很安慰。但藝術歸藝術,也要評心而論,宣揚女權電影的質素好壞參半。不過,年頭在Sundance Film Festival首影的《傷痕故事》(The Tale) 卻是一部非常有力的作品。不論是否在這火紅運動之中,《傷》是文明社會不應錯過的電影。

電影取材於導演Jennifer Fox的自身經歷,故事主人翁Jenny (Laura Dern飾) 是一位成功的紀錄片導演,事業愛情兩得意。可是,她十二歲時與一位成年男子的「愛情故事」突然被翻了出來。原本已被忘卻的過去又從新浮面。Jenny起初已經忘記了「故事」的細節,還認定那是她浪漫的初戀。那應該是人類的自我保護意識機制。面對不愉快的事情,往往都會選擇逃避。而為了生存,人們甚至可以將真相扭曲去麻醉自己。

近年有不少差不多題材的電影。有改編自舞台劇的《再一次禁戀》(Una),也是講述一個戀童的故事,焦點就放在女主角成年後牢牢放不下的心態。而上年富爭議性的Netflix電視劇《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則講述女高中生被性侵後的後遺症,其中一位女主角更間接因此而了斷自己的生命。以上兩個故事的主角都是以悲劇人物出現。對比之下,《傷》選材落點較特別,立場沒那麼悲慘。Jenny在電影裏的對白 “I am not a victim” 「我不是受害者」,道出了故事的方向。《傷》並不是只集中一面倒向另一方的控訴,或事件對主角有多大的影響。反而是關於生存,一個人究竟在一件創傷事件下,如何自處自救。

廣告

感受是一些觸不到的東西,尤其是被性侵的情緒是相當覆雜的。就算演員如何好演技,始終有點難以令第三者理解。那電影如何透過影像去將虛無的感覺表達出來?像以上提過的電視劇,其主角透過多場「哭戲」去表達所承受的痛苦,場面慘淡但卻有點流於表面。《傷》在這方面做得比較貼地。電影加入不少紀錄片元素,在Jenny尋找記憶的過程當中,導演加插了一些模彷訪問的片段。有些反映主角與自己內心的對話,另外一些卻是主角反問當時侵犯她的成年人,試圖尋找缺失的那一塊。這些片段增添客觀性,同時也令故事變得有實在感。

而電影的張力不止於劇情上,反而在每個訪問的鏡頭上而層遞向上。在這些「訪問」上,Jenny最初只是戰戰兢兢地踏進自己的記憶世界,主角的保護機制依舊戒備著。以訪問者的身分,都不會出現在畫面上。到中段,在小Jenny被奪去初夜前的那次「訪問」,成年版的Jenny開始意識到當年事件的破壞力,那是她首次出現在畫面上站在小Jenny的身後。這幕的無力感很沉重,主角好像嘗試想改變過去,但郤無能為力。直到片尾,Jenny終於願意與過去對質。赤裸的真相雖然勾起痛苦的記憶,但同一時間,那是Jenny最釋放的一刻。那是全片的高潮,畫面上充斥又悲又喜的情緒。Jenny與小時的自己並列坐在地上,說明Jenny終於尋回自己,不用再瑟縮在自己壓抑的記憶𥚃。

廣告

(原文刊於 Film Lover.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