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場分享會

2015/6/23 — 16:25

【文:朝雲】

週日(21日)在牛棚書院,有一生一書分享會;序言書室則有《港英時代 英國殖民管治術》新書分享會。

廖偉棠說,里爾克《給青年詩人的十封信》,對他一生影響至深。作者戀上有夫之婦莎樂美,故對戀愛和婚姻抱開放之心。他抄下書中內容贈予首任女友,想結婚的女友遂與他分手。

廣告

廖深知以寫詩為志業,前路迷漫,曾為此流淚輾轉,終向母親坦誠心志。自他辭去電視台工作,至今再未上班十年,靠寫稿足以自給。他回憶年輕時曾閱讀大量哲學、文學經典,至今依然滋養其筆。

觀眾問到三位講者,適逢傘革,有什麼本土作家值得重視。廖偉棠提到從前的散文家淮遠;李歐梵提到也斯、西西、黃碧雲,從比較文學的角度,張愛玲也算一份;至於吳靄儀則提到小思《香港的抑鬱》。

廣告

最後吳回首,年輕時老師說要看什麼書,自己偏偏不看,要看其他人作品。年輕人不愛看書,吳建議釜底抽薪,政府別提倡閱讀,還要大力抵制,年輕人自會反其道而行。

***

在《港英時代 英國殖民管治術》新書分享會上,作者鄺健銘談到好多精彩之處,值得參詳。僅憑記憶點列:

一)中國一直批評列強的侵略是帝國主義,卻使我們忽略中國也屬帝國的本質。內地網文《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關鍵評論網《大一統的「中華民族」史觀,造就走不出世界的中國「少數民族」》,都點出中國一樣實行帝國的擴張與霸凌,不過集中於陸地而非海外。內蒙、圖博、維吾爾,乃至滿州,原本都有國家的地位,不過在壓迫下俱淪為「中華民族」下的「少數民族」,失去自身的語言,文化和自治。

二)王賡武等其他學者,都提出華語的譜系,和類似中華文化圈的概念,中國可以是一個很闊的光譜,所謂中國實是晚近的構建。南洋等海外華人,對於中國、中華的理解,便大異於天朝中國。亦有學者提出香港與新加坡並非競爭對手,反而有著兄弟般的歷史淵源。

三)現時香港面對的矛盾,類似回歸中華民國的威海衛,和二二八前的台灣。威海衛回歸「母親」懷抱後,因新政府處處以中央為先,犧牲地方利益,第二日即上街示威;台灣在殖民時期汲取日治文明,接受其文明同化,而不接受其種族同化,構建出屬於自己的命運共同體,抗拒國民政府廢日語、更加閉塞落後的統治。

香港回歸前,英國政府因其海洋國家的性格,管治比較開明,願意吸納和順應民情;較諸英國亦有強大自治地位,素有「香港共和國」之譏。但回歸後兩方面都每況愈下,矛盾愈演愈烈。

四)親共者常批評港人在回歸前一樣沒有民主。但事實是56年雙十暴動情況嚴峻,英方曾認真考慮放棄香港。中國的威脅,一直是英方不敢在港推動自治的原因,致令新加坡與香港走上不同道路。無論回歸前後,香港的民主受壓抑,一直包含中國因素。

五)社會一直有謂香港大學是殖民地大學,而中文大學則是反殖大學,實質港英政府力主成立中大,就是擔心中共政府以民族主義招攬年輕人回大陸報效;受共產中國薰陶的年輕人,回到香港亦威脅港英。港英是處心積慮,建立一所以中文為主的大學,特意起用遺老,標榜傳統中國,與另一個中國抗衡,藉此吸引年輕人留港,受其教育的年輕人亦能為港英所用。

六)回歸後新加坡因有主權地位,能夠繼續發揮其舢舨功能,反觀香港則淪為中國的插蘇(被人插。。。),鄺提倡香港自救之途,包括重新發揚其海洋性格,抗拒赤化;二來亦可試行「自己香港自己救」,秉承傘革的自發精神,以民間力量,解決政府處理不到的問題,構建一個自外於政府的命運共同體。

(因相機自星期日殉職,沒有錄音和筆記,僅憑記憶,記錄便雜駁不清。暫不能再自發報道,請見諒。)

發表意見